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大唐东游记 第97章 小蛮腰让抱抱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97章 小蛮腰让抱抱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这次拜见,北方蝶没有让老头跟来。

    厢月苑,守卫森严,内部女侍不少,只要屋里传出异常动响,她们就会报告给修炼院长老。这些女侍都是嫦厢月向修炼院申请的,其目的是为了防止那个老女人突然现身对她不利。其实,自那天决斗后,嫦厢月就以为唐烧香丹田被毁沦为了废物,所以,她觉得自己基本上已经完成了老女人交派给她的任务。殊不知,唐烧香是申公无极假扮。然而,半年来,一直未有唐烧香的消息,她甚至猜测唐烧香是否已经死去。不仅嫦厢月如此认为,连得那名老女人也有些怀疑,这就是她为什么久久没有现身教训嫦厢月的原因。

    此刻,嫦厢月正在厢房内修炼,但状态一直很差,情绪也不太稳定,偶尔会冲着幽魂一般跟着她的女侍发火,起因便是半年前的那次决斗,她到现在为止都不甚明白,“唐烧香”为什么对她如此仇恨。除此之外,她无数次想起青衣斗僧的那句诗:生肖属盟,十一兄弟;同室操戈,相煎何急。决斗期间,她无数次提及此诗,意思很明了。她并不打算将“唐烧香”置于死地,倒是“唐烧香”朝她发动了一轮又一轮的疯狂攻击。

    这半年来,她几乎未有出门。一是心情太差,二是愈发产生一种危机感。因为她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世,并隐隐意识到,冰盟会对她不利。另外一个原因,跟半年前的那两支传统药师阵营弟子整体覆灭有关。因为半年前,她就已经加入了传统药师阵营,为此,她和神秘少年(唐烧香)还在百丈崖上的洞府内通过神识出窍的方式,访问了其中一个阵营分支。她加入传统药师阵营的目的,是为了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她不打算再回到冰盟,题名盛典过后,无论有没有被题名为大唐东游门准弟子,都会把遍布大陆的传统药师阵营分支营地作为自己的暂居地。

    突然响起了敲门声,紧而传来女侍的通告:“厢月姐,一名新加入外院的师妹说要拜见你。”

    嫦厢月未有怀疑,收敛元气,款款起身,梳妆一番后,步伐轻缓地走出厢房,穿过大厅,沿着回廊来到南侧的一间会客室外。此刻北方蝶早已等待在内,正和一名女侍聊着什么,似乎在不断地打听关于嫦厢月的情况。譬如厢月姐现在的修为有多高?最近半年她都在忙些什么?有没有跟一名叫做狂龙的神秘少年幽会?甚至还故作神秘地打探她是否跟一名叫做唐烧香的人,发生了不正当关系——半年前,北方孓笑假扮嫦厢月被唐烧香一脚踹下河谷时,唐烧香曾亲口说他跟嫦厢月度过了一个**的夜晚。

    总之,自加入大唐东游门直系外院以来,嫦厢月是第一次遇到如此多嘴的师妹。双方未见面,她对这个名叫北方蝶的新师妹的第一印象便大打折扣,加之心情太糟,嫦厢月当即转身,意欲离去。

    “厢月姐,为什么这就走啊,难道……对这位新来的师妹不欢迎?”女侍疑惑道。

    嫦厢月摇头无语。但女侍的话却传入了会客厅,被北方蝶听见。当即走出厢房,见到了背对着她的嫦厢月。此刻嫦厢月身着一袭窄腰窄袖的瘦身型素白雪袍,三千青丝绾转成团,衬显出她那高贵的气质。手执白玉香扇,显得雍容温雅,文静大方。温和迷人的轻甜笑意,透着一股与其年龄不相衬的成熟与稳重,让得人一见便是深深痴迷。

    还是那道曾经让他(北方蝶的前身北方孓笑)无比迷恋的背影,盯着嫦厢月的背影,北方蝶心海剧烈翻腾。她还是忘不了嫦厢月,从前的她,重生前的那个少年,一旦见到这道背影,就会意乱神迷,忍不住想从身后揽住那只小蛮腰。这次得见,竟然还是同一种冲动。不知不觉间,近前至嫦厢月身后,缓缓张开双臂,屏住急促的呼吸,朝着嫦厢月那只小蛮腰,紧张地抱了上去……

    其实,嫦厢月已经感应出了身后有一股异常的元力波动,愈发觉得这位新入院的师妹行为诡异,在她伸手抱来的瞬间,嫦厢月前迈两小步,让北方蝶扑了个空。嫦厢月身边的女侍,见状扑哧笑出了声。嫦厢月由于心情不佳,回头望了一眼,便冲冲离去。

    听到长相一般的女仆的讥笑,北方蝶顿觉自尊严重受到损害,目送嫦厢月消失在视野中后,北方蝶勃然大怒,响亮地给了女侍一个耳光。然后气冲冲而去。

    这一幕,被暗藏在角落的申公狂羽和申公无极瞧见,心中对北方蝶身份的猜忌又加重了几分。

    ……

    从先前与侍女的交谈中,北方蝶已经得知,嫦厢月身体并无大碍,而且,修为已经取得重大突破。这就意味着,半年前的那次决斗,前身的她(北方孓笑)和申公无极彻底落败,而且败得很惨。巨大的心理落差,让得她在返回的路上,精神一阵恍惚。见到等候在院门外的老头及其孙女的霎那,便是一头栽倒在地。

    老头赶紧让孙女将她背往直系外院给她分配的院宅内。她的院宅也在西区,相当于四合院的西厢房。不过,位置偏南距离厢月苑较远。因为按照人族等级制度,大荒域人族的地位是低于租界人族和修真界人族的。

    爷孙俩熬了一壶汤药,让孙女用勺子一口一口地喂给北方蝶喝。不一会儿,北方蝶神志恢复清晰,但面如土色,双目无神,仿佛大势已去,只留下一个悲凉而荒唐的结局。

    嫦厢月是她的仇家,同样也是赢家。她的两大仇家,分别是嫦厢月和唐烧香。她无法接受两大仇家都是赢家。至少,跟前身的她同一性别的低等人族唐烧香,绝不能如此!不然,她会彻底崩溃!她不甘心惨败在二人手中,然而,她的心情却又十分矛盾,按照老爹的安排,她的目光不应该局限于除掉区区一名凡俗界人族,而是将来继承盟主之位,光大北方家族,号令族盟一统北荒域,直至坐拥天地江山。

    所以,她希望唐烧香死,却又希望得到他体内的中古级元气,待得修为达到道天境,就会变会原来的自己,所以,她急于得到中古级元气,急于突破修为,急于实现自己的梦想,急于复仇……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