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放开学长让我约 第657章 于关于他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657章 于关于他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第657章 655:关于他

    说到这个吻戏,伊墨秋不禁有些惆怅,像是冷不丁吞了个青柠檬,酸的眼眶都微微泛热,想要落泪。

    她记得当初拍《公子无双》的时候,白弥沢来片场探班,醋坛子一样的盯着她,说要“看着”她拍吻戏。

    嘴上说着鼓励加油的话,实际上呢,他整个人快要被醋意泛滥了……

    一眨眼,她已经跟白弥沢分手了。

    对方再也不会用委屈巴巴的小奶音控诉她这个,抱怨她那个了。

    因为,他已经不再喜欢她了。

    ……

    看,明明当初说分手的人是她,可是到头来,一直耿耿于怀放不下的人,还是她自己。

    伊墨秋努力挤出笑容,强压下心头的苦涩与酸胀,对眼前人嘻嘻笑道:“好呀,不过你等我一会,我的妆花了,去补个妆!”

    少女的生活演技比戏里的娴熟太多,白纶压根没察觉到她有哪里不对劲,乖乖点头说:“好,我在这里等你回来。”

    “嗯呐。”伊墨秋笑着站了起来,像个没事人一样走了。

    她步伐从一开始的悠哉,慢慢加快,到最后,几乎是在狂奔了。

    伊墨秋甩掉所有人,独自跑到一个僻静的小角落里,终是忍不住,低声啜泣了起来。

    她捂住嘴巴缓缓蹲下身子,将自己蜷缩成一团,泣不成声。

    她就是爱逞强,死犟,愿意跟人唱反调。

    每当周围人跟她说,阿沢怎么怎么优秀,你们如何如何般配时,她总会拿出悲观不抱期望的那一套说辞。

    搞得好像她真的不在乎对方,真的不认为这段感情会继续下去一样。

    可事实上,她心里真的有曾幻想过她和他的未来……

    她想过未来两个人住在一起,房子的装修应该用什么风格,她决定听从他的想法,不再把家里装成冷冰冰的色调,换成他喜欢的那种暖色调,看起来就很温馨,很有家的味道。

    她想过未来婚后,虽然不甘心隐退生子,可如果丈夫是他,孩子的父亲是他,那么,她愿意适当牺牲,为这个家庭牺牲……

    她还想过,未来宝宝的名字,如果可以最好从她和他名字里各选一个字,这样比较有意义。

    她想过很多很多……

    可现在,这些就真的只能“想想”了,阿沢不再喜欢她了,他不要她了。

    最可悲的是,自认为把感情看得很淡的她还傻乎乎地愣在原地,眼睁睁看着对方愈走愈远,不知所措、无所适从。

    也许,她的内心还在期盼对方能够回头,能够回来找她复合。

    也许,她的内心还在盼望着,对方之所以前后变化这么大,是因为有苦衷的,有不得已的苦衷……

    也许……

    伊墨秋不敢哭得太大声,天生泪点低的她,每次哭都是很克制地,不让自己发出太大的声音。

    少女蜷缩成一团,肩膀微微抖动着,她偶尔会发出一两声呜咽,还有鼻子吸气的声音。

    不知哭了多久,压抑的情绪总算得到了宣泄与释放。

    她渐渐停止了哭泣,扶着墙缓缓站了起来。

    妆不用说,肯定全花了。

    伊墨秋从口袋取出小小的化妆镜照了照,打算在原地站一会调整好了状态再回去。

    不然,被工作人员撞见了,还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想呢。

    伊墨秋用纸巾擦去脸上的泪,吸了吸鼻子。

    大约五分钟后,伊墨秋擤了擤鼻子,准备离开。

    刚转过身去,伊墨秋就看见不远处站着一个人,对方正直勾勾盯着她的脸看。

    “啊我的妈耶!”伊墨秋吓得心脏骤缩,浑身一抖!

    她双手护在胸口上,脸色煞白!

    “你、你干嘛啊……想吓死我啊?你走路都没有声音的啊,什么时候来的?”伊墨秋惊魂未定的看着不远处的少年,心脏噗通噗通快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

    人吓人,真的会吓死人的!

    伊墨秋觉得很惊悚,因为,她刚才还照镜子来着,那个位置明明没有人啊……怎么一回头就多了个人啊?

    鹿染之的脸色很沉,眼底萦绕着一种复杂难辨的情绪,让人看了有些不舒服。

    他眉头微蹙着,声音压得极低:“是他么?”

    “……啥?”

    “是他害你伤心难过的么?”

    鹿染之暗暗攥紧了拳头,他的语气咬牙切齿,却又比平常人多了些狠戾的意味,“是那个叫白弥沢的家伙么,就是他,对吧?”

    “……我哭不是因为跟他分手了,而是因为压力太大,哭,只是一种宣泄,懂吗?”

    伊墨秋就是嘴硬,宁死也不想暴露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尤其是,小鹿并非她的知己,也并不是她可以倾吐感情心声的好朋友。

    所以,在鹿染之面前,伊墨秋下意识就想要武装自己。

    她板着脸,态度郑重其事道:“我知道我刚才的行为会给你造成一种误解,但请你不要误会,失恋了的确会让我情绪低落,但不至于让我如此。”

    “所以,你是想告诉我——”鹿染之步步逼近,在距离她一步之遥的位置停了下来,冷着脸道:“白弥沢对你来说,一点影响都没有,是么?你还不至于为他哭泣?”

    “是!”伊墨秋心里赌了一口气,挺直了腰板大声道:“他不配!”

    鹿染之眼底的阴鸷幽暗淡了些,但还是有些戾气与不满。

    他嘴唇抿成一条线,整张脸的线条凝重而冷厉,幽幽道:

    “既然这样,那让我替你出口恶气,怎么样?”

    伊墨秋立马警觉了起来,狐疑道:“你什么意思?”

    “你的前任把你甩了,难道这口气你不想出么?他瞎了眼,不知好歹,害你情绪低落,害你伤心……他该死。”

    不知是不是伊墨秋的错觉,鹿染之在说到最后三个字的时候,周身杀气腾腾,完全不像是在开玩笑。

    她不由得联想到苏斐的警告……

    眼前站着的少年,很可能不是一般人,对方很可能是拥有破坏杀伤力的能力者!

    “不……”

    那句“不要伤害他”险先脱口而出,被伊墨秋强行吞咽了回去。

    她呼吸开始紊乱,额上渗出了薄汗,紧攥着的指尖微微泛凉。

    “不用替我出这口恶气。被人知道了,还以为我一直放不下他呢。”伊墨秋尽可能用语言说服眼前这号危险人物,她知道,也是这种时候越不能引起对方怀疑。

    淡定,淡定一点,墨秋,他是站在你这边的,他并不会伤害你。

    “其实我跟白弥沢交往的时候,我就觉得我们彼此不太合适了。分开了也好,说白了,女孩子嘛都是矫情的,更何况我天生泪点低,屁大的事都会流泪……”

    一开始还会紧张,慢慢地说开了,找到了方向,伊墨秋的语速就开始加快,心中愈发笃定,不再像刚才那么慌张了。

    “如果是你,一定可以理解我的吧?当明星不容易,工作强度大,心理遭受的压力更大。我有时候觉得自己太辛苦了,可有时候又觉得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不能退缩。”

    鹿染之像一头蓄势待发的凶猛野兽,被她的话语渐渐安抚了暴躁狂怒的情绪。

    他眸色终是恢复平常,不再凶恶危险,声音也不自觉柔和下来: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如果累了,不妨休息一段时间,不要把自己累垮。”

    伊墨秋绽露笑容,双手捧住脸颊,不好意思的朝他吐了吐舌头:

    “嗯啊,我也这么觉得……太拼了总是不行啊,今天就被你瞧见了这么丢脸的一幕。”

    鹿染之递给她一包纸巾,声音是罕见地轻和:“把脸擦一擦,回去吧。”

    “嗯!”

    伊墨秋紧绷悬着的一颗心,总算安然落地。

    呼,吓死她了!

    真的是……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姓白的,老娘今天可是救了你一命啊!下辈子给我做牛做马偿还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