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放开学长让我约 第642章 少自欺欺人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642章 少自欺欺人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第642章 640:少自欺欺人

    “成年人的世界就是很复杂啊,我不知道他昨晚有没有自备,反正,我卧室床头柜里的抽屉是有的。怎么了,你想试试?”沈雯丽用开玩笑一样的语气说:

    “有水果味的,还有螺纹的,你想跟谁试哪种啊?”

    “……我下楼去买创可贴了,再见。”少女面无表情的扭头就走,落荒而逃。

    一言不合就飙车,司机,这不是通往幼儿园的车,我要下车!

    权绍煦有点吃撑了,也跟着伊墨秋一起下楼了,正好溜达溜达。

    家里一下子就变得空空荡荡的了,沈雯丽对着空气叹了口气。

    万万没想到,文睿那小子竟然对她……

    什么时候的事情啊,怎么她一点感觉都没有呢?

    看不出来啊,文睿这小子还隐藏的挺好的,不愧是个天生的演员,连她都被骗过去了。

    沈雯丽将一切原因都归结于文睿是个优秀演员上面,丝毫不反省自己有多迟钝。

    对待感情,她向来放得开,这要放在古代,沈雯丽就属于女皇级别的。

    她决定了,不用考虑几天了,现在就可以给文睿一个明确的答复。

    【我想好了,你不是问我要一个答案么,现在就可以给你】

    【这么快?你不会是要拒绝我吧?】通过文字,都能感受到另一头文睿的紧张与慌乱,神经都紧绷了起来。

    沈雯丽很痛快道:【不,我答应你了】

    【真的么?】车上,文睿突然爆发出一阵欢呼声,这堪比驴撒欢的狂笑吓得司机手一抖,差点把车开进了水沟里。

    司机大叔一脸惊恐地回头看着明显精神不正常的文睿,颤悠悠道:

    “那、那个……明星的压力,真的太大了,那个什么,文睿啊,工作不要太拼了,适度放松一下,知道么?”

    文睿抱着手机,一副视它如珍宝的模样,紧闭着眼睛说道:“不,我爱工作,工作使我快乐!我不想休息,我一心只想工作!”

    因为,沈雯丽喜欢认真工作的男人,只要他拼命工作,并且取得了好成绩,对方一定会很开心的。

    虽然他已经不是她带的艺人了,可职业病嘛,她就好这一口。

    “别回家了,直接回公司吧!今年的年假我不要了,通知小刘让他把今年的行程表拿给我看,有没有可以见缝插针的,都给我排满了它!”

    文睿满腔热情与动力,他现在可是有女朋友的人了,不能懈怠,不能偷懒了!

    他要努力赚钱,以后还要养家养老婆呢!

    哦对,小宝宝的奶粉钱也是一大笔开支……他要从现在就开始攥钱了!

    伊墨秋觉得,最近总算有了一件值得开心的事儿。

    沈雯丽终于脱单了。

    至于为什么要用“终于”这两个字,伊墨秋表示,情商低下的人能够脱单,本身就是一件值得开香槟庆祝的大喜事儿!

    休假最后一天,伊墨秋把苏斐叫了出来,两个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去吃烧烤。

    “这么久没见了,你都没怎么变样啊?”伊墨秋看着坐在对面的青年,他还是那一头醒目的赤褐发,只是看起来比之前消瘦了不少。

    他原本的眼神就有些冷淡疏离,现在,整个人的感觉愈发薄情冷漠了。

    伊墨秋觉得,苏斐就像是把自我封闭起来的孩子,他把自我藏了起来,而唯一去寻他,并且最终走进他内心的那个人,最后却主动离开了他,不要他了。

    这对于他而言,又何尝不是一种伤害与打击?

    “不要在心里给我加戏了,我的确挺惨的,但分手是两个人的事情,不能只怪她一个人。”苏斐突然开口道:“在她被家里动摇矛盾不已的时候,我没有安抚她,甚至……”

    他脸上闪过一抹懊恼,眼神倏然暗淡了下去。

    “算了,都已经过去了,各自安好吧。”

    伊墨秋心里很堵,也很涩,她觉得她有一肚子的话要说,可以用更好的言语去安慰眼前人。

    可不知为什么,她开不了口。

    因为,面对眼前的苏斐,她不由得联想到自己——

    她有什么资格去安慰别人呢,明明她自己也是一塌糊涂啊。

    “哎。”伊墨秋长叹一口气,什么都没说,直接招来了老板娘要了一箱啤酒。

    然后,她将菜单推给了对面的青年,用故作轻松的语气说:

    “酒我点了,你来点菜吧,然后,今天不醉不归?”

    青年吐出一口浊气,强压下胸口一阵阵撕裂般的钝痛,强颜欢笑道:

    “好啊,不醉不归。”

    两条单身狗相互取暖,靠什么养好伤口?答:靠酒。

    一桌子的热菜和烧烤几乎没有动过,两个人好像跟酒对上了,一杯杯像是喝水一样往里灌。

    因为是包厢,伊墨秋就把口罩给摘了,刚才进来的时候,老板娘并没有认出她。

    就算觉得她长得眼熟,也不会想到,一个大明星会来这种不起眼的小餐馆吃饭吧?

    太接地气了,一点明星光环都没有。

    “你说,我们两个人单独吃饭喝酒,会不会被记者拍到,然后,第二天就曝出绯闻了?”

    苏斐一个人喝了半箱酒,意识还很清醒,似乎酒精对他来说,能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

    他仰头又干了一杯,用手背抹了抹嘴角,语气嘲弄道:

    “要是被她误会了,那可就太糟糕了……”

    “被谁误会了?”伊墨秋明显没反应过来。

    苏斐轻声笑了,音色很低,也很有磁性:“还能是谁,当然是她了。”

    “你现在连她的名字都不能提起来了么,怕一提起来就忍不住思念如潮水么?”伊墨秋露出胜利者一般的笑容,举着酒杯晃了晃,很是得意道:

    “那你可输给我了,至少,我还是可以在人前提到他的。”

    虽然,每次提到那个人的名字,她的心都像是被针扎过一样,最可悲的是,明明痛的鲜血直流,她表面还要装作若无其事。

    “哇,我们好惨啊……”苏斐趴在桌子上,不知道是在嘲笑伊墨秋,还是在嘲笑自己,“亏我们平时还自认为把感情看的很淡,结果,竟然落了这么个下场……”

    伊墨秋轻咬着嘴唇,终是忍不住垂下头去,悄然落泪。

    她想到阿沢曾经对她的百般好,然后,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到他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冷漠与不耐。

    爱情好脆弱啊,说变就变了……

    伊墨秋真的特别想当面质问他一句,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所以,你不再像以前那样喜欢我了?

    可这句话,她可能永远都没办法说出口。

    最后仅剩的那一丝尊严,在警告她,不许再摆低姿态,再自取屈辱了。

    没有什么为什么,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了。

    “苏斐,如果下次你偶遇到他,请一定帮我听一听他的心声,听听看他有没有后悔,有没有……想过我。”

    青年抬眸直直盯着她,无视少女正哭得梨花带雨、楚楚动人,他冷声道:

    “少在这里自欺欺人了!他若后悔,当初又怎么舍得放你走?”

    伊墨秋的脑门、胸口和膝盖瞬间中了无数箭,分分钟变成了马蜂窝。

    可话糙理不糙,她也觉得刚才那话太矫情了,哭着哭着就笑了:

    “喝了点酒就开始煽情了……你说得没错,好马还不吃回头草呢,我不能连一匹马都不如。我的下一任,绝对要各个方面碾压他才行!”

    苏斐向后一仰,语气幽幽道:

    “从你后宫备胎大军里随便拉出来一个不就完了么?怎么,是不是后备人选太多,一下子挑花眼了?”

    “快闭了吧,就你有嘴一天天叭叭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