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 617:我做错了吗?

    夜深人静,衣橱里突然传出声响,只砰地一声,橱门开了,从里面滚出了一个黑色的身影!

    “该死!”

    那个身影在地板上滚了一圈,最后,撑着地站直了身子。

    他身材挺拔修长,窗帘缝隙透进来一丝月光,隐约可以映照出他的白衬衣与黑西裤。

    房内灯倏然亮了!

    “少爷,少爷你怎么了……”听到动静的白沐匆匆赶了过来,直接推门而入。

    当他看到白弥沢还穿着白天的衣服,赤着脚,站在卧室地板上时,明显一怔:

    “少爷?”白沐有些茫然了:“这么晚了,你还不休息吗?”

    白弥沢转头瞥了一眼,冷冷道:“不敲门就闯进来,你的职业道德呢?”

    “抱、抱歉……”白沐连忙退了出去,重新敲了敲门:“少爷,请问我可以进来吗?”

    白弥沢连看都不看,直接道:“太晚了,我要休息了。”

    “是。”白沐将房门带上,转过身去的时候,他露出了一副难以理解的表情,狐疑又疑惑。

    总觉得……最近少爷的一举一动,怪怪的。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少爷放着好好的床不睡,偏要睡在衣柜里?

    还有,少爷有轻微洁癖,怎么会在睡觉的时候还穿着白天的衣服?

    饮食与休息习惯也有变化。

    从前的少爷饮食口味一向偏淡,怎么健康怎么来,可现在,他的口味越来越重了。

    白沐一开始还觉得少爷在饮食方面的变化,不是一件坏事。

    可现在,他觉得有点大事不妙了……

    因为,变化是一系列的,像是多米诺骨牌一张张倒下,有种全盘皆崩的不祥预感。

    白沐将白弥沢这些变化,归结为工作压力太大导致的。

    “哎,明天上午抽时间给墨秋小姐去个电话吧,有她在少爷身边,应该会有缓解吧?”

    白沐低声念叨着,摇头晃脑地走了。

    ……

    伊墨秋自从“失恋”以后,经常盯着台词本发呆,在没有人跟她讲话的时候,她的注意力就会分散,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拍戏的时候还好,伊墨秋可以集中注意力,可一旦导演说过了,下来之后,她就坐在凳子上开始发愣了……

    楚禾观察了她很久,隐约猜到她可能感情遇到了什么挫折,抱着一种长辈大哥哥开导后辈的责任感,他走过来低声道:

    “人呢,就是一种特别感性的生物,在遇到心爱的人之前呢,他们不受约束,追求自由。可一旦有了心爱的人,他们就宁愿戴上枷锁,走进名为爱情的牢笼里。”

    伊墨秋缓过神来,抬头看了他一眼,说:“嗯,那么换句话说,当这种爱意减退或者消失了,他们就不再愿意带着枷锁,不再甘心被困在牢笼里了,对么?”

    “……你跟你男朋友吵架了?”

    “没吵架。”

    伊墨秋的表情看起来很轻松,不像是说谎的样子,这让楚禾心里微微松了口气。

    然而,还没等他放松多久,就听少女用淡定甚至是冷漠的口吻道:

    “我们只是分手了而已。”

    “……”

    楚禾愣住了,半晌都没缓过来:“分、分了?”

    现在的年轻人啊,说分手就分手,真是够洒脱的。

    “怎么回事啊,怎么好端端的就分手了?你又闹脾气了?”

    “我自认为不是一个爱闹脾气的人,跟其他女生相比起来,我也没有很作,当然,也许这只是我的个人想法。”伊墨秋垂下头去,抬手理了理发型,趁机掩盖住脸上的疲惫与悲伤。

    她这几天一直都在自我反省,是不是她做得不够好,是不是她太自私自利,太不在乎对方的想法,所以,才导致了分手的局面。

    一旦陷入这种死循环,伊墨秋就生出了许多自我厌恶的情绪。

    她觉得自己很渣,很过分,好端端的就把一个那么喜欢她的男生给作没了。

    哭了又哭,不知道背着人偷偷流了多少眼泪。

    到最后,伊墨秋觉得或许她有错,但最大的错还是在白弥沢的身上。

    “在感情这方面,我从未改变过,也希望对方始终如一。可一旦对方悄然发生改变,让我没办法再自我欺骗、自我麻醉的时候,我就忍不了了。我无法忍受他不再像以前那样喜欢我、重视我,所以,我提出了分手。”

    伊墨秋深吸一口气,缓缓把头抬了起来,直勾勾盯着楚禾,问道:

    “我这样做,错了么?”

    “不,你没错。”楚禾摇摇头,神情坚定地看着她,说:“当一个男人没有那么喜欢你了,就证明,他可能喜欢上别的东西了。”

    “是啊,他现在沉迷工作,无心恋爱。”伊墨秋耸耸肩,不想再继续这个沉重的话题,顺口问了句:

    “你那边情况怎么样,潇潇的情绪稳定了吗?”

    “别提了。”楚禾露出一副头疼不已的模样,对着她直摇手:“她一个劲儿在我面前要你的扣扣号,非要把你拉入群里。”

    伊墨秋:……

    “我跟她说了我没有你的扣扣号,她就催着我让我加你好友……哎,可不能加,不然你得被她烦死。”

    “请务必坚持你现在的想法,大恩不言谢!”伊墨秋朝他抱紧了双拳,表情严肃又正经:

    “不告诉她我的扣扣号,咱们还是好哥们儿!”

    “……哎,我都在想,不然告诉她个假的算了,这些天我都快被烦死了。”

    “告诉她假的扣扣号,还不如不告诉呢。”

    “哎,说的也是。”

    ……

    耳机里传来的对话到这里就结束了,紧接着就是周围乱糟糟的声音,似乎又开工了。

    潇潇取下了窃听器,揉了揉有些泛疼的耳朵,脸上带着不知名的情绪。

    忽然,她笑了几声,语气喃喃道:

    “原来,你们在背后都是这样议论我的……”

    原来,我在你们眼里就是一个疯子,一个精神病?

    原来,我在你们眼里是这样的不堪……楚禾如此,你冷墨秋也如此?你们这对狗男女!

    潇潇眼里浮现出怒火,熊熊而燃。

    每当情绪激动时,她的眼前就会出现很多幻觉,那些别人看不到的虚幻不停晃动,像是在鼓励着她让她拿出勇气,又像是在嘲笑唾弃着她的懦弱与胆小。

    “啊啊啊——!”

    精神力就这样被撕扯着,潇潇突然放声尖叫,猛地蹲下身来抱住头,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耳边不断传来叽叽喳喳的声音,吵得她头痛欲裂。

    狗男女!狗男女!

    被小三介入了还在自欺欺人,你真是个窝囊废!

    楚禾都嫌弃你是个精神病,你还活着干嘛呀……

    快跳楼啊,跳楼就能解决一切了!

    活着太痛苦了,不如死了快活……

    “你们这对狗男女,我要跟你们一起下地狱!”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梦色璃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绯色婚恋:爱你在对的时光  我的老婆是偶像  恶魔校草强势入住:丫头,躺好  韩娱之咖啡恋人  重生女棋神  重生之都市狂仙  明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