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放开学长让我约 第616章 我们单独谈谈吧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616章 我们单独谈谈吧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第616章 614:我们单独谈谈吧

    “他要来,早就来了,这都几点了?”

    “也许是飞机延误了啊……”说到这里,伊墨秋自己都说不下去了。

    白弥沢只告诉了她大约时间,在那个时间段飞往m市的航班都早已经抵达。

    “好吧,我承认你说得对。”她苦笑了一下,慢慢闭上了眼睛。

    “他今天……大概是不会来了。”

    田孝慧叹了口气,替伊墨秋关掉了房内的灯,走廊上的灯透了进来,光感昏暗,适宜睡眠。

    “晚安。”

    “晚安,明早过来看你。”田孝慧拧住门把手,却没有回头:“明早想吃什么呀?”

    “想喝甜粥,再加个培根三明治吧。”

    “ok!”

    田孝慧离开了病房,站在空荡荡的走廊上发了一会呆,揉搓着酸胀不已的眼睛。

    她看到伊墨秋苦苦盼望着白弥沢到来的模样,心里真不是个滋味。

    “姓白的,你就个人渣,王八蛋!”

    把人追到手了就不珍惜了是吧,墨秋溺水发高烧,你玩失踪?

    田孝慧咽不下这口气,但她不知道白弥沢的手机号,想了想,转头打给了权绍煦。

    “这么晚了,有事?”

    “权少,现在是你趁虚而入的大好时机了,你不好好把握么?”田孝慧的双眼里放着寒光,阴森森道:

    “墨秋快跟那个姓白的臭煞笔分手了,你有什么想说的?”

    “她怎么样,是不是被伤透了?”权绍煦似是停顿了一下,语气丝毫没有半分欣喜若狂,反而很焦虑:

    “你现在在哪?能不能去医院陪陪她,现在太晚了,我不是过不去,而是怕被记者拍到……对她影响不好。”

    “哇,权少,你现在真是变了啊!”田孝慧用一种不敢置信的口吻道:“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以前的你,没有这么会替人考虑的!”

    “……”

    “权少,我现在非常看好你,真的!如果墨秋真的跟那个谁分了,那么势必会伤心难过,真正可以快速治愈失恋痛苦的,并不是时间,而是新的恋情!”

    “我倒是不介意替她治愈失恋的痛苦,我只是不明白,白弥沢究竟想干什么。”权绍煦的声音低沉且有磁性,决绝道:

    “如果他又一次伤了墨秋的心,我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不仅不要放过他,还要把墨秋抢回来,知不知道?”田孝慧用怒不可遏的声音,强烈控诉道:

    “如果你不行,那我就让其他人加把劲儿!我的墨秋,只有她嫌弃别人的份儿,没有别人嫌弃她的份儿!她值得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人!”

    “对!”权绍煦也配合起她的话,大声道:“我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最配得上她的男人!”

    “加油吧,我看好你!明早你记得带早餐!”

    “你们想吃什么?”

    “两份甜粥,四份培根三明治!”

    “……你们几个人吃?”

    田孝慧举着手机,理直气壮道:“我和墨秋两个人吃,怎么啦?我一个人吃三个三明治很奇怪么?那个分量本来就很小好吧!”

    “……行行行,知道了,挂了挂了。”

    翌日清早,伊墨秋听到门外有人敲门,第一个反应是:白弥沢来了?

    “进来!”

    结果,推开门走进来的人,却是权绍煦。

    “是你啊,大清早的往这跑什么?”伊墨秋穿着素色的病号服,后背倚着床头,虽然脸色还是苍白,但她的精神头不错。

    权绍煦盯着她看了一会,回道:“怕你早上饿成狗,过来给你送早餐。”

    他将打包好的早餐搁在茶几上,招呼她下床过来吃。

    “还没病到不能下床的地步吧,要不要我扶你啊?”

    “不用,我正好想下来走走。”

    伊墨秋晃晃悠悠地走了过来,在床上躺久了,刚一站立就有点头晕目眩的感觉。

    “好香啊……唉,这些不是昨晚我跟孝慧说的么,她叫你买的?”

    南瓜甜粥+培根三明治,不会巧合到跟权绍煦心有灵犀吧?

    “你昨晚跟她说了么,我不知道。”权绍煦开始装傻,拿起一份三明治张嘴就咬了一大口,他口齿不清道:

    “楼下就有,我看到有卖的就买了,你爱吃不吃!”

    “谁说我不吃了,去去去,往那边挪一挪,你一个人占多大地儿啊?”

    两个人凑在茶几前,各自抱着三明治吃得津津有味。

    过了一会,田孝慧来了,一进门就看到这两个人,她不由得一笑:

    “呦,权少来得够早的啊!都买了什么好吃的我看看……靠,你有毒吧,买这么多三明治,吃不完不都浪费了么?”

    权绍煦:装,你继续装,我就静静看着你装逼。

    田孝慧一个人吃了三个三明治,吃到最后,伊墨秋连粥都不喝了,就这么直勾勾盯着她看,满脸都是惊愕与钦佩。

    “哇,孝慧,你太厉害了……加了蛋和培根的三明治,你竟然能一口气吃三个?”

    “……吃三个怎么啦?墨秋你现在是明星了不能吃那么多,所以你觉得三个很多!你想想你以前的饭量,三个三明治很多么?”

    “也是哈。”伊墨秋讪笑着摸了摸鼻尖,自从入了圈,她的胃已经饿得很小了。

    这不,连半个三明治都没吃上,因为她吃完了,粥就喝不下了。

    “白弥沢还没来么?”权绍煦吃完了三明治,抬手抹了抹嘴角,眼睛直盯着她说:“距离你出事已经过去两天了,他还没过来,是不是有点过了?”

    伊墨秋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移开了目光,不敢与他对视。

    “他最近是真的很忙,昨天太晚了估计怕影响我休息,今天肯定会来的。”

    伊墨秋在心里默默又加了一个字,吧。

    今天……他应该会来的吧?

    再不来,她真的是黔驴技穷,一点办法都没了。

    “我不想在他背后说坏话,我就事论事。”权绍煦似是酝酿了许久,正欲开口,就听门口一道磁性的声音清晰传来:

    “你现在即将说的,不是我的坏话,难道还准备夸我么?”

    白弥沢身穿深色订制西装,布料剪裁恰到好处,简约大气,突显出他修长挺拔的身材,尤其一双大长腿,引人瞩目。

    他沉稳而内敛,张弛有度,走路都带风,有种领袖出巡的即视感。

    一段时间没见,伊墨秋突然觉得白弥沢很陌生。

    明明他的面容、声音,神态与细微动作都是她熟悉的,可不知为什么,眼前的他就是让她觉得,陌生又生疏。

    甜蜜的恋人之间总是有小默契的,而她和他之间的这种默契,显然已经消失不见了。

    “……呵,你终于来了。”权绍煦的话被打断也不恼,缓缓站了起来,像是给来者腾位置似的。

    白弥沢将目光从伊墨秋的身上移开,定格在他的脸上,语气感慨:

    “权绍煦,你真的变了很多。”

    当年那个性格暴躁、易怒的少年,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成长进步了。

    权绍煦扯了扯嘴角,用意味深长的口吻回道:“是么,咱们彼此彼此吧。”

    闻言,白弥沢轻微皱了下眉头,不予回应。

    他从身后拿出了一个精致的礼盒,随手放在了床头柜上,语气自然道:

    “昨晚飞机延误了,我半夜才抵达m市的酒店,太晚了,就没有联系你。”

    “哦。”伊墨秋淡淡应了一声,转头对权绍煦和田孝慧二人说:“你们先回去吧,我想跟他单独谈谈。”

    两个人只好悻悻离开了。

    走廊上,田孝慧朝权绍煦使了个眼色,得到他的点头回应。

    于是,两个人默契十足的呈大字型趴在墙上,开始正大光明的偷听病房里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