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章 603:我不爱吃日料了

    电话打通了,相比起紧张的心脏提到嗓子眼的田孝慧,伊墨秋就表现得很从容了。

    “喂,怎么?”话筒里传来苏斐清冷的声音,似乎比从前的更加漠然了,略微有些沙哑。

    伊墨秋朝身边人使了个安抚的眼色,不急不慢道:“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么?”

    “我以为你跟我绝交了。”苏斐似是轻嘲了一声:“因为我跟你最好的朋友分手了。”

    “……绝交谈不上,最多不怎么想搭理你就是了。”

    “嗯。”苏斐语言简练:“有事?”

    “没事,就是很长时间没见你了,怕你猝死什么的,今晚有时间就给你打个电话问候一下呗。”伊墨秋故意拖长了腔调,语气一如既往地漫不经心:

    “你最近过得还行?没有处在失恋的痛苦中?”

    “所以,你打来电话是想看我笑话的?”苏斐不咸不淡的来了句:“我最近很忙,没时间失恋闹情绪。”

    田孝慧一听到他说这话,眼泪唰地一下就下来了,委屈的不行。

    她有些控制不了情绪,起身离桌快步走向洗手间。

    因为是功放,苏斐听到了椅子摩擦地板发出的突兀声响,他沉默了片刻,才道:

    “她走了?”

    “嗯,被你一句话伤到,跑去洗手间哭了。”伊墨秋叹了口气,无奈道:“你是知道她在我旁边,还是不知道?”

    “大概猜到了。”青年的语气淡淡的,有种说不出的落寞:“既然分手了,就各自安好吧。反反复复,有意思么?”

    “可感情就是这样啊,剪不断理还乱的,你们男生就是这样,说断就断了,一点都不留恋的!我们女生可不是这样的,分手之后,心里多多少少还是会难过、失落,这都是很正常的吧!”

    “我就不留恋了么?可是我留恋又有什么用,不适合的人,勉强在一起了,最后也不会幸福的。冷墨秋,你朋友打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来招惹我的,她从我这儿偷走了我最重要的东西,转头就扔了,现在又跑过来跟你说她留恋过往?”

    苏斐的声音愈来愈低,可言语中的讽刺却愈来愈浓:

    “我知道你向着她,你的心也是偏到西伯利亚去了,就因为她是女生,而我是个男的,就因为你们俩认识时间比我早……就因为这些,我就活该被甩,不能抱怨么?”

    “我没说你不能抱怨,你可以向我吐槽啊,但你也知道我的心向着谁不是么?你通过我也认识了不少朋友,我是个女的没办法理解你,那你可以去找权绍煦他们啊!反正,只要你想,肯定能找的到人陪你!”

    “冷墨秋,你是我可以拿命去护的朋友,不是我要跟田孝慧分手的,是她先招惹了我,又把我给甩了。你连一两句安慰我的话都没有么?”苏斐用微怒的口吻斥责道:

    “我连你一两句安慰的话都不配得到么?”

    “……对不起。”伊墨秋的态度软了下来,真挚道:“我忽略了你的感受,抱歉,你当然值得我的安慰,虽然我是向着孝慧的,但你同样也是我的朋友。”

    你们的感情出现裂痕,甚至是破裂、分手,我是被夹在中间,左右为难的。

    “等我这部戏杀青了,我回去约你吧,请你吃一个月的日料都可以,随便你宰。”

    “我已经不爱吃日料了。”

    苏斐的声音难过又悲哀,像是在寒风中发出痛苦哀鸣的野兽,听得人心都揪了起来。

    “她说常吃日料不好,我已经很久没吃过了。”

    田孝慧去了洗手间就再没回来,她给伊墨秋发了消息说先回酒店了,想一个人静静,改天再约。

    伊墨秋也没挽留,只能象征性的安抚了几句。

    等鹿染之和叶智光走进咖啡厅后,看到的就是少女眉头紧蹙、满脸忧容的模样,让人不禁想伸手替她抚平皱起的眉头,化解她的烦忧。

    “怎么了?”鹿染之在她身边坐了下来,神色微凝:“谁欺负你了?”

    叶智光也坐了下来,大大咧咧的撸起袖子,大声道:“哇谁敢欺负你啊墨秋,我跟小鹿替你把那人打得爹妈都不认识,满地找牙!”

    他这嗓门动静不小,引来周围不少人的关注,见状,鹿染之毫不犹豫地踩了他一下,低声威胁道:

    “你给我把音量降下去!”

    “……嘶,好好好,我小点声说话行了吧,把脚拿开啊,很痛啊!”

    鹿染之冷哼了一声,把脚挪开,继续对忧心忡忡的少女说道:“还记得那人的长相么,说个大概的外貌特征,我就能替你抓到人。”

    “……啊?”伊墨秋这才回过神来,一脸懵逼道:“抓什么人?没没没,我没被人欺负,我就是突然有感而发,发了会呆而已。”

    她招来服务员给两个人点了他们爱喝的咖啡,然后询问道:“你们饿了吧?晚上想吃什么,我知道几家比较地道的饭店,有火锅有炒菜有烧烤,就看你们想吃什么了。”

    “我都行。”鹿染之表示自己没意见,抬眼询问对面的青年,“喂,你想吃什么?”

    叶智光挠了挠后脑勺,支支吾吾道:“我、我也不知道m市什么好吃啊……你们两个做主就行了,我这次来m市就是避难的,哎,投靠我家小鹿来了。”

    “避难?”伊墨秋不解道:“什么意思?”

    叶智光重重叹了口气,用一言难尽的表情说:“还不是被我家那群闲的蛋疼的亲戚们给逼的?天天变着法儿的让我去相亲,相个j……杰瑞啊相!”

    伊墨秋又听出了叶智光急刹车的口头禅,忍不住抿嘴笑出了声。旁边的鹿染之看了她一眼,忍不住问道:

    “傻笑什么?”

    “……什么叫傻笑啊,我笑的很正常好不好?”

    “哭点低,笑点也低。”鹿染之用一种感叹造物主真tm奇妙的口吻,幽幽道:“演员都跟你这样喜怒无常的么?”

    “我这叫自我调节能力强,不然一直情绪低落,不就影响到你们的好心情了么?”伊墨秋自认为很占理,振振有词道:

    “还有啊,我希望你搞清楚,我,是你的老板!麻烦你对我好一点,要知道,像我这么有良心又大方的老板,已经不多见了!”

    听了她的话,叶智光立马笑得呲牙列嘴的:

    “老板老板,你看我怎么样?初来乍到m市,身上盘缠没带够,总不能一直吃我兄弟的,那多坑啊?拜托了,给个上岗就业的机会把,我能文能武,啥活儿都能干!”

    说到激动处,他干脆抱拳作揖,一副古装剧跑龙套的即视感:

    “紫晗阁主,请收留在下吧!”

    伊墨秋:不收,下一个。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商战教父  烈火青春  梦色璃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绯色婚恋:爱你在对的时光  我的老婆是偶像  恶魔校草强势入住:丫头,躺好  韩娱之咖啡恋人  重生女棋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