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4章 592::心真大啊

    伊墨秋快要给楚禾跪了,大哥,你是真的一点都不担心意外发生啊?心真大啊,就这么直接走了?

    把我一个人留在病房里,独自面对你患有精神疾病的女朋友?

    伊墨秋开始庆幸身边还有个鹿染之了,至少,鹿染之的气场很足,像是电影里的反叛boss,一看就不好惹。

    “这位是……墨秋你的朋友吗?”潇潇将注意力投向了鹿染之,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笑着说:“不用这么紧张,我就是想跟墨秋单独聊一会,你也出去等吧。”

    鹿染之连一个眼神都没施舍给她,完全无视了她的话。

    “哎呀现在的年轻人啊就是一个比一个有个性。”潇潇笑着给自己找了台阶下,见劝不动鹿染之,她也就不再纠结这个了:

    “墨秋,你吃过饭了吗?”

    “嗯,来之前吃过了。”

    “我这里还有燕麦和牛奶,我帮你泡一碗热牛奶燕麦吧,可好吃了。”潇潇像是没听到伊墨秋的回答似的,自顾自地下了床开始翻箱倒柜。

    “墨秋你等一下哈,几分钟就好了。”她背对着两个人开始忙活,特别有干劲,那种自说自话的违和感,明显区别于正常人。

    “……那个,不用麻烦了啊,我已经吃过饭了!”

    伊墨秋脸上的笑容快要僵住了,可不管她怎么说,潇潇就是不听,直到泡好一碗热腾腾的牛奶燕麦。

    “来,快点尝尝吧!”潇潇小心翼翼地端着碗走到沙发边,有好几次,热牛奶险先溅洒出来,看得伊墨秋一颗心都揪起来了。

    实在没办法了,她只能站起来把袖子包裹住手,准备去托住碗底。

    然而就在这时,一旁的鹿染之却早她一步,什么都没垫就直接把碗接过来了。

    他旁若无睹的捏着碗口走到桌边,拉开椅子坐下,很快就把一整碗燕麦牛奶喝完了。

    整个过程行如流水,让两个女人目瞪口呆。

    喝完后,鹿染之用手背抹了抹嘴,语气讥嘲道:

    “加了安眠药的牛奶燕麦,真难喝。”

    “什么?”伊墨秋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不敢置信道:“你说啥?安眠药?刚才的牛奶燕麦里加了安眠药?”

    “噗。”潇潇掩嘴笑了:“墨秋,你的朋友真是幽默风趣,噗,安眠药……”

    她咯咯笑了好一会,才道:“如果我真的下了安眠药,他又怎么尝得出来?就算他真的天赋异禀,尝得出安眠药的味道,那他人过一会是不是就要睡过去了?”

    潇潇不着痕迹的将鹿染之从头到尾审视了一遍,用半认真半开玩笑的语气说:

    “你看他啊,现在不是生龙活虎的?”

    鹿染之脸色沉了下来,正欲开口却被身旁的少女给打断了:

    “小鹿经常这样活跃气氛的,潇潇姐,时间不早了,我们先走了。”

    “不再玩一会了吗?”潇潇站了起来,满脸不舍:“明天你还能来看我吗?我一个人在病房里……真的很无聊。”

    伊墨秋朝她笑了笑,说:“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会来看你的。”

    “一定啊,一定要来看我。”潇潇用身子挡住病房门,眼睛直直看着伊墨秋,又重复了一遍:

    “一定要来看我啊,墨秋,不然我会伤心难过的。”

    伊墨秋在心里默默吐槽,不来看你又要拔针闹绝食了么?惹不起!

    “我不能跟你保证一定,因为进了剧组就要听从导演的安排,如果他要通宵工作,那我只能选择配合。”

    说到这里,伊墨秋脸上的笑容已经淡去了,视线从潇潇的脸上移开,转向了她身后的大门,一字一句道:

    “现在,我们要走了,麻烦让一让。”

    这是伊墨秋第一次在潇潇面前露出强势的一面,效果还不错,潇潇面带笑容的腾出地方,目送她和鹿染之走了。

    走廊上并没有见到楚禾的身影,这让伊墨秋心里更加失望与恼火。

    看来这位大哥的心真不是一般大!

    “出来了出来了,怎么样?”

    权绍煦听到开门的声音,第一个冲了上去一把攥住了伊墨秋的手,紧张兮兮地打量了她一遍,确认没有受伤之后,他才松了口气:

    “吓死爹了,玛德,这一晚心脏都快承受不住了。”

    沈雯丽站在他身后,眉头紧皱道:“有什么事等下去了再说。”

    四个人步伐匆匆,用竞走一样的速度,迅速离开了医院。

    “呼,紧绷的弦总算可以缓一缓了,真的,在病房里我快要喘不动气了。”上了车,伊墨秋立马就瘫了,满脸懊恼郁闷:

    “真是气死我了,楚禾被潇潇打发走了之后就再也没回来,我真是服了他!”

    “嗯,我们看到他出来了,结果你猜他说什么?”沈雯丽从鼻子里冷哼一声:“他说肚子饿的受不了了,下楼吃点东西。”

    “……”

    “他还让我跟绍煦放心,什么潇潇正在病房里和你谈心,不会有什么事,让我们别太紧张。”

    沈雯丽当时都快要被楚禾气笑了,真尼玛操蛋,如果有精神病的那个人是墨秋,他能安心的让自己女朋友跟一个精神病共处一室么?

    “你跟那个精神病在病房里聊什么了?她没把你怎么样吧?”权绍煦始终不放心,眼睛紧盯着伊墨秋,生怕一眨眼她就不见了。

    “以后这种事,你不要再去了,真的,不管那个精神病闹自杀还是怎么样,都别管了!万一你出个什么意外,怎么办?”

    权绍煦在等待的过程中,痛苦又煎熬,无数次想要冲进病房里,都被沈雯丽拦了下来。

    冷静别冲动,是,他是不够冷静,太过冲动。

    可一想到病房里墨秋跟一个精神病患者尬聊,对方情绪还有可能不稳定,他一颗心就在嗓子眼里蹦跶,跟吃了跳跳糖一样噼里啪啦的。

    伊墨秋点点头,心有余悸道:“嗯,我也觉得。”

    就当她是在大惊小怪吧,她就是怕死,怎么了?

    就像是一个定时炸弹,谁知道这个炸弹什么时候会boom沙卡拉卡?

    “都已经凌晨了,你订了m市的哪家酒店,先送你回去?”沈雯丽将目光投向了一直沉默不语的鹿染之,态度比先前要客气友好多了:

    “如果没有找好住的地方,不如跟我们一起回酒店吧,今晚真的很太感谢你了。”

    可以说,这个穿兜帽卫衣的少年,刚才跟着墨秋一起“同生共死”了。

    “小鹿跟我一起回酒店。”躺尸的伊墨秋突然坐了起来,回头看了鹿染之一眼,神情坚定又认真:

    “有件事我没有搞懂,小鹿,回去之后耽误你几分钟时间,可以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商战教父  烈火青春  梦色璃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绯色婚恋:爱你在对的时光  我的老婆是偶像  恶魔校草强势入住:丫头,躺好  韩娱之咖啡恋人  重生女棋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