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3章 571:做了不少事啊

    “你这个问题问的实在是……”沈雯丽无奈扶额:“如果你俩真的不合适,又怎么会在一起这么久?你扪心自问一下,抛去这件意外,你跟他相处的时候有不愉快么?不开心么?”

    “偶尔有小摩擦,但绝大多数时候……我们还是很默契的。”伊墨秋轻咬了一下嘴唇,努力回忆道:

    “他对我很好,只要是我的事,他就格外有耐心,可以包容我所有的任性和坏脾气。在处理事情方面,他比我成熟稳重,比我想得远。”

    “是啊,他这不是很好么?”

    “可一想到对我这么好的他,可能跟另一个女人滚了床单,我就更加无法忍受了!”

    伊墨秋扔掉抱枕,改抱起两只喵喵不停的小猫,任由它们舔着她的脸颊、手指。

    “越是接近完美的爱情,就越容不得半粒沙子。沈姐,这个道理你懂吗?”

    “我懂。”沈雯丽赶忙点头如捣蒜:“虽然我至今没怎么谈过,但你说的这个问题,我懂!”

    见沈雯丽坐的板正,像是课堂上冷不丁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的小学生,伊墨秋突然破涕为笑:

    “我这是干嘛……感情出现问题,就应该自己想办法调整和解决,为什么要难为身边的人呢?看看你这副苦大仇深的模样,抱歉,我不应该把负面情绪传染给你的。”

    闻言,沈雯丽不禁站了起来走向她,伸手爱怜地摸了摸她的脑袋,说:

    “你啊你,有的时候就是太为别人着想了。我是你什么人啊,我不仅是你的经纪人,还是你半个监护人!你有了不开心的事和委屈,你当然有权利跟我说!不要觉得这是在麻烦影响我,不要有那么多顾虑!”

    明明情绪就濒临崩溃了,这时候竟然还在乎周围人的想法,不愿意把负面情绪传染给他人……

    这得是多么自省自律啊?

    “你这种人,真的,一旦崩溃,很容易患上抑郁症的,知道么?”

    人活着,还是得多为自己考虑,太为别人着想了,会活得很累很累。

    伊墨秋默默点点头,抱起了皮皮,让阿煦趴在她的腿上。

    被两只高颜值的奶喵一眨不眨地盯着,再糟糕的心情也有所缓解,加上沈雯丽的劝慰,伊墨秋终于止住了眼泪。

    “不哭了,再哭下去怕是要瞎了。”

    “哎,泪点低就这点不好,一旦有事就哭起来没完。”沈雯丽拿了抽纸给她,满怀关切但嘴上却嫌弃:

    “你看看你的鼻涕吧……啧啧,脏死了。”

    “他呢,走了么?”伊墨秋一边擤鼻子,一边故作不经意地问:“外面一点动静都没有,看样子是走掉了吧?”

    说完,她自己的眼神就黯淡下来,失落又沮丧:

    “我以为……他会留下来的。”

    没想到,他还是走了。

    “哎,被全网黑这么大的事都没把你打倒,感情上的小挫折就让你溃不成军了。墨秋,以后你再也别说什么把爱情看得淡这种话了,我不信了。”

    沈雯丽调侃了一句,慢慢走出房间出去溜达了一圈。

    过了一会,她神情古怪地回来了:

    “……你家那位没走,吓死我了!刚才瞥了一眼客厅就看到有个人影一动不动地坐在沙发上,我他妈还以为家里进贼了!”

    伊墨秋一愣,身体比大脑率先一步,顾不上怀里的猫了,她直接冲出了房间。

    “喵啊喵啊!”皮皮被留在沙发上,怒吼咆哮,强烈控诉某人过河拆桥的行为。

    阿煦则蜷缩在沙发下的垫子上,它盯着门口方向,软软地喵了一声。

    伊墨秋冲进了客厅,一眼就看到了那抹熟悉的身影。

    空荡荡的心瞬间被填满了大半,她气息微喘,语气算不上太友好:

    “你……为什么还在这里?我不是让你走了么?”

    “我不想走。”

    “那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要跪坐在沙发,背对着我么?”这是一种什么姿势?

    白弥沢用老实巴交又夹杂了丝丝委屈的语气说:“因为你不想见我,所以,我正在面壁思过。”

    “……”伊墨秋板着脸狠瞪他,没好气道:“你以为你卖萌就能解决问题么?”

    “不是卖萌,是真的在反省自己,深刻检讨。”

    “哦?是么,那你反省出什么了么?”

    “昨晚开会把手机关了忘记打开,是酿成今天事件的罪魁祸首。”白弥沢继续背对着她,在说到重点的时候,他突然坐直了身子。

    伊墨秋几乎可以脑补出他一脸郑重的模样,又好气又好笑。

    “昨天你出了事,网上铺天盖地全是你的负面新闻,这是我始料未及的。当白管家告诉我这件事的时候,我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当晚的会议上,没有空出精力去关心安慰你,这是我第一个罪过。”

    “嗯不错,继续。”

    “昨晚开完了会,我拒绝了我爸和我哥的晚宴邀请,独自回了住处。因为没开手机,收不到任何电话或消息,我就把它遗忘了,匆匆洗了个澡就睡了,这是我的第二个罪过。”

    伊墨秋给他鼓了鼓掌,说:“厉害厉害,还有呢?”

    “第三个罪过,是我没有做好防范工作,不管什么阿猫阿狗的都混进我家,假装跟我很熟的样子。”

    “你把身子转过来说话,别对着墙了。”

    听到少女的话,白弥沢乖乖转过身子,把脸正对着她。

    不知道是不是伊墨秋的错觉,她觉得白弥沢的眼眶也有些泛红,难道也偷偷哭过了?

    “你说的第三个罪过,是想撇清你跟那个女人的关系么?”

    “我跟她本来就没关系。”白弥沢加重了语气,解释道:“她叫安妮,是个模特,她是我哥的人。”

    “……你连人家叫什么干什么都知道,还说跟她没关系?”

    “刚才白御给我打电话,说他调出了今早上的监控,后门监控记录的很清楚,那个女人是跟着我哥一起来的!”

    白弥沢的情绪罕见激动了起来,生怕眼前人不信,他又补充了一句:

    “如果你不信,现在就跟我回家看监控!”

    伊墨秋不接他这话,关注的重点偏到了西伯利亚。

    “你不是不认识她么,为什么又知道她是个模特,还知道她的名字?”

    “……这是后来我派白御去查的。”少年露出了“阿沢式委屈”,眼巴巴看着她,说:“只要调查我哥最近接触过哪些异性,很快就能锁定目标。”

    其实,谈判进行到这一步的时候,伊墨秋心里已经原谅了他,并且百分百信任了。

    可她不想那么快放过他,于是,继续板着脸道:

    “看来你在面壁思过的这段时间里,做了不少事啊?”

    本来是一句戏谑的话,谁想到,白弥沢竟然从善如流的接了句:

    “我做得最多的事,就是想你。”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商战教父  烈火青春  梦色璃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绯色婚恋:爱你在对的时光  我的老婆是偶像  恶魔校草强势入住:丫头,躺好  韩娱之咖啡恋人  重生女棋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