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放开学长让我约 第572章 我跟他合适么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572章 我跟他合适么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第572章 570:我跟他合适么

    白弥沢毫不犹豫地低下头,用力吻住了她的唇。

    伊墨秋没有站稳,身子整个向后仰,两个人一起倒在了柔软的床上。

    她由被动化为主动,用罕见的热情回应着他,哪怕动作笨拙又青涩,但在他华丽高超的技巧下,她也慢慢学到了精髓。

    白弥沢将少女压在身下,完全沉浸投入进这场追逐欢愉中,他反复啃咬着她的嘴唇,像是一只遵从原始猎食欲望的小兽,恨不得将她吞噬干净。

    两个人的呼吸渐渐急促,空气升温,暧昧又旖旎。

    就在关键时候,环着少年脖子的伊墨秋突然流下了眼泪。

    她睁开眼视线朦胧的望着近在咫尺的俊美少年,默默哭着问:“昨晚……你也是这么跟她亲吻的么?也是像现在这样,抱着她,将她压在身下……任你采撷的么?”

    白弥沢犹如被人当头一棒,整个人都愣了:

    “我应该怎么做,才能让你相信我?”

    “那个女人,白御也见到了,不是我在扯谎骗你!如果你觉得自己是无辜的,就把白御和那个女人找来,我们当面对质!”

    伊墨秋倏然揪住白弥沢的衣领,强迫他低下头颅,她眼里迸发出无法言喻的怒火,狠狠道:

    “如果,你敢骗我……姓白的,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白弥沢任由她揪扯着自己,他神色坦然无畏:“那就当面对质吧。”

    顿了顿,他忍不住又加了一句:“如果今天的事情反过来,墨秋,我会选择相信你,无条件相信你。”

    “你这是在间接向我表达不满么?呵,因为我不相信你?”

    “我只是觉得比起陌生人,你更应该信任我,而不是拿别人的谎言来质问我。”白弥沢的薄唇抿成一条线,神色不悦道:

    “不管你今早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你都应该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而不是直接把我打入地狱。”

    伊墨秋的眸色渐渐黯了下来,似是轻笑了一声,松开了他的衣领,整个人向后一仰:

    “所以说啊,你根本就不知道我今天早上在你家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你的比喻,你的换位思考在这里根本站不住脚!”

    她笑出了眼泪,笑得自嘲:

    “如果情况反过来,我失踪了一整夜,第二天你来我家看到一个"chi luo"着上身的男人坐在客厅抽烟,他还跟你侃侃而谈昨晚的激情一夜,你会是什么感受?”

    白弥沢眉头微蹙,随即道:

    “如果真有那种情况发生,我优先想到的不是责备,而是担心你的安危。我会担心你是不是遇到了意外,是不是遇到了坏人,而不是想到你背叛了我,你出了轨。”

    “哇,那你很伟大,你很厉害啊,你说这些,我做不到。”伊墨秋在床上站了起来,只有这样,她才能居高临下地看着白弥沢,大声道:

    “我做不到在你家客厅看到一个穿浴衣的女人时,还担心你的安危,担心你是不是出了意外……真是抱歉啊,这种情况真的发生在我身上的时候,我只能想到一个,那就是你出轨了!”

    好不容易逼回去的眼泪又往外涌,伊墨秋又气又委屈:

    “发生这种事情,我难道不是最大的受害者么,为什么还要被你这样指责?哦,就因为我没有选择无脑相信你是么?我没有给你解释的机会么?如果我真是那么不讲道理,直接给你判了死刑,你现在又怎么可能站在我家,站在我面前,一本正经的指责我不相信你?”

    白弥沢心疼她眼泪一直掉,上前一把抱住了她,语气软了下来:“是我的错,别哭了,我没有想要指责你的意思……这件事是我的错,都怪我不好。”

    “不怪你还怪谁?你刚才已经把抱怨指责的话说出来了,现在转头又说你没有那个意思?你没有那个意思,你假设什么?”

    伊墨秋一把将他推开,迅速从床另一边跳下,三步并作两步的冲出了卧室。

    “今天是没办法好好谈话了,你走吧,我不想看见你!”

    白弥沢站在卧室,无力的垂下头去,叹了一声。

    回头看到掉落在地板上的打包云吞,突然觉得很讽刺。

    他弯腰拾了起来,默默将它丢进了垃圾桶。

    是他的错,不应该抱着这份心意起了大早,如果他在家里,或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说到底,全都是他的错。

    “你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了?”沈雯丽在另一个房间看到少女红肿着眼睛走了进来,赶忙站了起来:

    “怎么样,你们谈的如何?他说什么了?”

    “他说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否认与那个女人认识。”伊墨秋吸了吸鼻子,用一种自我讽刺的语气道:

    “他还说,如果事情反过来,他第一个念头是关心担忧我,而不是怀疑我。”

    “……这他妈能一样么?男女不同啊,我要是他看到一个陌生男人出入你家,肯定也担心你是不是被强了,可他是个男人啊!这有可比性么?他怎么能说那种话来呛你?”

    沈雯丽一股火就蹭地窜了上来,气得她额上青筋一突突的:

    “敢情他就不觉得自己有错是么?反倒怪你不信任他?替我问候他大爷一声,发生这种事女孩子没直接分手就算有理智了,他怎么有脸说这种话?”

    伊墨秋缩进了沙发,抱着枕头呆愣愣地看着前方,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根本不受她的控制。

    很快,抱枕上面就湿了一大片。

    “也许,他真的是无辜的。”

    “呵,就算他真的无辜,那个女人是怎么混进他家的,这点能解释的清么?说句不好听的,这种事情发生的次数多了,哪天他真的出了轨你也麻木了!”

    伊墨秋把脸埋进抱枕里,哭得泣不成声: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现在到底该怎么办……脑子里乱成球了,我暂时不想见他,不想对着他那张淡然到波澜不惊的脸,搞得好像这一切是我在无理取闹似的!”

    “喵啊喵啊!”门外传来了爪子挠门的声音,沈雯丽走过去把门打开,两只毛茸茸的不明物体立马蹿了进来。

    皮皮和阿煦一前一后跳上了沙发,两只猫异常和谐,左右各趴在伊墨秋的大腿上,对着她各种奶里奶气的喵喵叫。

    尤其是皮皮,喵啊喵啊个不停,简直像是在跟她说人话,让她别哭了。

    阿煦低头舔了舔伊墨秋的手指,不停拿头蹭着她,叫声又软又酥。

    它抬起头来,那双漂亮得不像话的蓝色眼眸温柔地望着她,仿佛眼里只容得下她一个人。

    “喵~”

    “喵啊喵啊!”

    两只猫扑进了伊墨秋的怀里,强行吸引她的注意力。

    “哇,你们两个黏人的家伙……”少女红着眼眶,把两只圆滚滚毛茸茸的小家伙抱在了怀里,死死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音。

    她一直觉得自己把爱情看得很淡,可感情一旦受挫,低头一看就发现浑身伤痕累累,一点都没有嘴上说的那样潇洒。

    弱爆了。

    【你跟白弥沢不合适】

    这句话,突然在脑海中浮现,毫无预兆。

    从前的她不屑一顾,可现在,她不得不开始正视起这个问题。

    “沈姐,你觉得我和他……真的合适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