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放开学长让我约 第570章 他昨晚和我在一起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570章 他昨晚和我在一起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第570章 568:他昨晚和我在一起

    伊墨秋走进别墅庭院的时候,隐约好像看到后门有人,但等她走过去的时候,又一个人都没了。

    “……该不会又是能力者吧,大白天的,不要吓唬我。”她抚了抚胸口,回想到那夜在洗手间镜子前看到的惊悚一幕,决定不再细究了。

    算了算了,她什么都没看到,就这样吧。

    伊墨秋进了正厅,一抬头就看到正对着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人,对方浑身上下只穿了一件白色浴衣,领口开得很大,从某种角度可以一览无余。

    浴衣下摆开叉,一双美腿又细又长,伊墨秋都看愣了几秒:

    “那个……抱歉,美女你哪位?”

    “嗯?”安妮露出了一个茫然的表情,上下打量了伊墨秋一番,狐疑道:“你又是谁?你来找阿沢的么,抱歉,他还没醒呢。”

    说完这句话,她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朝伊墨秋抛了个媚眼,说:

    “昨晚啊,他太累了。”

    “……”

    伊墨秋的大脑卡机了十几秒,僵立在原地像个木头人一样。

    在这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十几秒里,她设想了很多很多,无数疑问像碳酸饮料的气泡一样不断涌上来,想要突破寻求一个答案。

    此时此刻,发生在眼前的这堪比偶像剧的狗血剧情,让伊墨秋哭笑不得、无所适从。

    她不敢相信阿沢背叛了自己,又或者说,她压根没往那方面想过。

    “你是谁,我最后再问你一遍。”伊墨秋的脸色完全沉了下来,浑身萦绕着低气压,缓步靠近了安妮,眼睛直勾勾盯着她,逼问道:

    “不要用那种可笑荒诞的谎话来唬我,你是谁,怎么进来的?穿成这样坐在这里等我来是想干什么?”

    “你在说些什么东西啊?”安妮的表情愈发茫然了,可说出来的话却毫不退让:

    “我为什么要骗你?说谎话糊弄你,我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不要选择性逃避现实好么,昨晚阿沢根本没有和你在一起,你知道他在哪里,又做了什么吗?不,你并不知道,你对此一无所知!”

    这番话说到伊墨秋的痛处上了,是了,昨晚她的确跟白弥沢失去了联系,对方不接电话。

    但她知道,当时阿沢正在开会,一个很重要的会议。

    然而,没等她把这件事说出来,就听安妮用理所应当的口气说:

    “昨晚阿沢结束了会议以后,就一直在陪我了,你还给他打过电话是吗?真遗憾,我不让他接,他就只好关机了。”

    模特长相姣好,她用一种得意洋洋的表情斜睨着伊墨秋,语气幽幽道:

    “不管昨晚阿沢是因为什么跟我在一起,哪怕只是419,也足以证明你们之间的感情出现了问题。而你,却还傻乎乎的什么都不知道,丝毫没有察觉到?可见,你有多么的愚蠢。”

    伊墨秋的脸色苍白了起来,垂于身体两侧的手指轻微颤抖着,但她不想在外人面前暴露任何真实情绪,所以,干脆武装起自己,故作不在乎道:

    “就算昨晚你跟他真的发生了什么,你也不过是他的发泄桶,有什么好得意的呢?”

    “你……”

    “还有,我跟阿沢之间的感情,还轮不到你一个发泄桶指三道四的,别人都是在外面有了小三小四,可我第一次见到发泄桶还这么趾高气昂的!”

    安妮哪里受得了这种气,倏地一下站了起来,仗着身高有优势,她扬起手就要掌掴伊墨秋。

    然而,手腕却在半空中被人死死握住了!

    “这位穿着有伤风俗的女士,请问你是谁?”

    白御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用力甩开安妮的手腕,不动声色的将伊墨秋护在身后。

    随后,他像是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竟从西装口袋里取出手帕仔细擦拭着双手。

    “今天没找到家父,倒是让我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白御眉头紧蹙,看向安妮的眼神相当不友善:

    “虽然不懂您为什么穿成这样坐在阿沢少爷的家里,但出于安全考虑,我还是建议您马上离开。”

    说完,白御取出手机,冷声道:“否则,我就要叫保安了。”

    “罢了,反正我本来也是要走的。”安妮故作镇定,缓缓站了起来,风情万种的撩了一下头发,笑看着伊墨秋说:

    “反正我们只是各取所需,希望正宫娘娘不要因为这件小事跟阿沢闹脾气,那我就真成罪人了。”

    安妮拿起挂在衣架上的大衣,披上就往外走。

    伊墨秋双手不自觉攥紧,指甲深深嵌入肉里都没觉得疼。

    她死盯着安妮离去的方向,直到彻底淡出视线,才像是被抽走了所有力气一样,倏然跌坐在地板上。

    眼前事物渐渐模糊,舔了舔唇,是再熟悉不过的眼泪湿咸的味道。

    伊墨秋把脸埋了起来,小声抽噎着,眼泪不受控制地疯狂涌出。

    在昨天她被全网黑的时候,她都没有这样哭过……可今天,此时此刻,她实在忍受不了了。

    不管阿沢是出于什么原因跟那个女人共度春宵的,只要一想到两个人缠绵的画面,她所有的坚强都在弹指间粉碎,幻化成灰。

    伊墨秋跪坐在地板上哭得像个无助绝望的孩子,她刻意压低的声音与隐忍的抽泣,让白御不禁心生怜悯与不忍。

    他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但眼前的这一幕,即便是他,也忍不住对阿沢少爷产生了怀疑与猜忌。

    气氛悲伤且哀凉,伊墨秋不知哭了多久,才扶着沙发勉强站直身子,她声音沙哑得厉害:

    “抱歉……今天失态了,我还有事先走了,再见。”

    说完,少女跌跌撞撞地逃出了门去。

    白御没敢挽留,目送她的离开,他转身上了楼,直奔着白弥沢的卧室而去。

    房门紧闭着,难道阿沢少爷还没有起床?

    白御敲了敲房门,得不到里面人回应,他直接破门而入。

    卧室内相当整洁,床铺没有入睡过的痕迹,显然,白弥沢很早就出门了。

    那么问题来了,他一大早去了哪里?

    “喂,我是白御。爸,你跟阿沢少爷在一起么?”拨通了电话后,白御压着火气问道:

    “你们现在……人在何处?”

    c区商业街有一条较为隐蔽的小巷,里面全是卖早餐和小吃的,其中有一家卖云吞的,更是老字号招牌了,在c城当地特别出名。

    白弥沢和白沐两个人在天还没亮的时候就动身出发了,驾车行驶将近一个小时,终于来到c区商业街斜后方的隐蔽小巷子。

    这时候,云吞摊位上已经有人在排队了。

    两个人排了差不多一刻钟,总算买到了热乎乎、香喷喷的云吞。

    “这一趟门出的,真是不容易啊,幸亏出来的早,不然路上堵车就够要命的了!”白沐上了车,把打包好的两份云吞小心翼翼地放好,回头对车后座的少年说道:

    “少爷,你今儿怎么突然有兴致了,大老远跑这儿来买云吞吃?”

    白弥沢盯着车窗外,清晨的曦光照耀在他的脸上,带着几分唯美的梦幻,愈发衬托出他精致俊美的面容。

    他像是回想起了什么,嘴角微微勾起:

    “某个小懒虫一直嚷嚷着想吃,却总是起不来。”

    “原来如此,我想么,肯定也是墨秋小姐想吃。”白沐毫不意外道:“时间太早了,估计回去之后,墨秋小姐还在睡懒觉呢!昨晚她可受大委屈了,少爷,你忙着忆发影业的事情都没顾得上她,今天可要好好陪陪她啊!”

    “嗯,今天的时间很充裕。”白弥沢去摸口袋的手机,发现昨晚关机了之后就忘了打开。

    开机后,他收到了不少消息,其中有一条是墨秋几分钟前发来的:

    【就算你用这种方式,我也仍希望我们可以见一面,不管是分手还是什么,请当面告诉我,ok?】

    白弥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