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放开学长让我约 第561章 我在原地踏步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561章 我在原地踏步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第561章 559:我在原地踏步

    房里两箱酒被喝了出来,还有一箱酒,只剩下一半。

    一群人喝嗨了,喝酒像是在喝水一样,看的伊墨秋是心惊胆颤,生怕出什么意外。

    “我说……你们要不然别比了,都慢点喝行么?”她想站出来劝一劝,却被苏斐一把拽了回去。

    “难得凑一起,你就别扫兴了。你看不出来么,这群人的酒量本来就很好,一群喝干红白酒的在这儿喝啤酒,可不是当水一样在喝么?你别瞎操心了!”

    伊墨秋被噎了个正着,与苏斐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她才无奈道:“成成成,反正这是在我家,今晚就随他们去吧,大不了直接睡我这儿。”

    “你以为他们今晚想回家啊?肯定都打定主意睡你家了,你做好心理准备吧,明天你家肯定乱成狗窝了。”

    伊墨秋一脸无所畏惧:“有一种职业叫钟点工,到时候请她们来打扫清理就行了,用不着我亲自动手。”

    “有钱就是好啊,还可以请钟点工。”

    “我没钱,我特别穷,穷得叮当响,还欠了一屁股债。”伊墨秋想到沈姐在自己身上砸了不少钱了,她就很是焦虑:

    “哎,嘴上说着慢慢来、不着急,可心里还是想早点红起来……”

    红了才有钱啊,不然,欠的钱啥时候才能还上?

    “沈姐又没有催你,哦对,今晚她怎么没来?”

    “她被文睿叫走了,可能后半夜过来吧,我给她留了一间次卧。”

    “哦,那成。”

    趁着周围热闹,伊墨秋偷摸摸地溜了出去,跑下楼去找白弥沢。

    他正窝在车里用平板看视频,像个有家不能归的可怜鬼。

    伊墨秋心中一动,抬手敲了敲车窗玻璃:“阿沢,开门!”

    听到动静,白弥沢转过头来,眼里闪过一抹愕然:“你怎么跑出来了?也不披件外套,外面多冷啊!”

    伊墨秋嘻嘻笑着,上了车后才暖和过来,刚才冻得她直打哆嗦。

    “忘了嘛,出来的时候太急,而且,我要是去拿外套,肯定会被人怀疑的!”

    她搓着两只冰凉的小手,朝白弥沢笑得傻里傻气:“我这不怕你一个人待在这里太孤单寂寞冷,所以才特意下来陪你嘛!”

    白弥沢包裹住她的手,哈着热气揉搓着,很快就让她暖了起来。

    “我今天已经做好在车上睡一觉的准备了,看,后车座上设备齐全,我今天准备充分。”

    听了他的话,伊墨秋回头瞄了一眼,哇擦,好家伙,后座上一大堆,棉被褥子枕头……连牙刷都有!

    她不禁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他,说道:“你是真打算今晚睡在车上了么?不回家么?”

    “不回了,回了家也没有你,不如睡在这儿,离你还近些。”

    “……”伊墨秋有一丢丢的感动,主动环住白弥沢的脖子,凑上来亲了亲他的嘴唇:“那我今晚跟你一起吧,我们一起睡在车上!”

    白弥沢垂下眼帘,一言不发的回吻住她,激烈如火,却又不失一贯的温柔缱绻。

    如果说吻技是一门艺术,那么,白弥沢现在就是艺术大师。

    一番唇舌纠缠,伊墨秋脸上布满绯色红晕,气息微喘,胸口上下起伏着。她一双琥珀色眼眸雾气氤氲,眼睛有些失神,明显还没缓过来。

    “哇……你的吻技,绝了。”

    伊墨秋朝白弥沢竖起了大拇指,由衷地夸赞:“太厉害了!”

    “……不要这么认真地夸赞这种事情。”白弥沢疑似害羞了,偏过头去轻咳了一声:“你快上去吧,等会他们发现你不见了,肯定会跑下来找你的。”

    “那就让他们找呗。”伊墨秋耸耸肩,说:“他们在上面拼酒呢,把酒当水一样喝,看得我吓死了。”

    “他们的酒量都很好,不用太担心了。”白弥沢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温声劝道:“招待朋友们要有耐心,因为我不想跟他们碰面,所以,这个艰巨的任务只能你来做。辛苦了,墨秋。”

    “阿沢,你为什么不想跟他们碰面啊?是不想见他们,还是不想见到某个人?”

    白弥沢的薄唇微抿,缓缓吐出几个字:“我不想见到权绍煦。”

    “事情过去那么久了,还是没办法原谅他么?”伊墨秋歪着头,不理解道:“阿沢,有些事是需要放下的,然后朝前看,不能一直留在原地踏步的呀!”

    “那件事……已经过去了,不想再提了。之所以不想见到他,是因为——”

    白弥沢将目光移向了她,狭长的丹凤眼里闪动着不知名的情绪,低声道:

    “他的存在,让我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危机感?”伊墨秋重复了一遍:“他让你产生了危机感?为什么啊,是因为我有哪里做得不好,让你无法信任了么?”

    白弥沢摇了摇头,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说:“这与你无关。这是男人之间的事,墨秋,不要多问了,好不好?”

    “我真想说一句不好,可我知道,就算我说了,你也不会告诉我的。”

    伊墨秋一脸怨念,无情拍掉了某人伸过来的爪子,转头下了车:“那我上去了,你自己在车上待着吧,再见!”

    砰地一声响,车门被狠狠摔上,险先挤到白弥沢的鼻子。

    他无奈笑了笑,目送着那抹单薄纤细的身影一路跑回了公寓,直到看不见时,他才收回了视线。

    少年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随后,变成了眉间化解不开的忧虑。

    曾经的权绍煦没什么可以在意的,可现在的他,不一样了。

    是什么让白弥沢产生了危机感?

    是权绍煦的改变。

    “他正在一点点慢慢变成墨秋最喜欢的样子,而我,还在原地踏步。”

    伊墨秋没穿外套,一口气冲了回去,冻得直打哆嗦。

    她在楼道里跺了跺脚,决定缓一缓再坐电梯。

    这时,电梯门突然开了,权绍煦拿了一件厚外套走了出来。

    “唉,权绍煦你要出去啊?”

    少年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抬手一扔,外套就盖在了她的头上,完全遮住了视线。

    “哇你干嘛?”

    “下次记得穿外套,冻死你算了。”权绍煦的口吻嫌弃。

    把盖在头上的外套拿了下来,伊墨秋低头看了一眼,说:“你怎么知道我下楼了?”

    “你以为你们掩饰的很好么,当我们都是一群傻子啊?赶紧把外套穿上!”

    被权绍煦凶了一脸,伊墨秋悻悻的穿上了外套。衣服不是她的,尺寸很大,明明是短款的,穿在她身上就变成包臀包腿的了。

    “哇哦,现在暖和多了……”

    “嘁,瞧你那熊样,走了!”权绍煦率先进了电梯,嘴上嫌弃的要命,可他嘴角却扬了起来,眼里是掩不住的欣喜与惬意。

    “权绍煦,你们喝了那么多酒,竟然都不醉的么?”伊墨秋突然凑到少年身边嗅了嗅,嗯,酒味挺大的,但是感觉他一点都没事?

    权绍煦整个人都僵硬了,干巴巴道:“你、你是狗啊,嗅来嗅去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