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 513:来,吹瓶吧

    一行人吃饱喝足以后,就直奔了就近的一家ktv,要了一个大包厢。

    电梯来了,伊墨秋的手机恰巧响了,她朝周围人摆摆手,自己走到走廊另一头接电话去了。

    “喂,你到哪里了?”

    “快了,你们房间号多少?”

    “唔,我想想啊……2304,在五楼。”

    “昂行吧,我知道了。”说完,权绍煦就把电话挂了。

    晚饭他有事就没去,现在事情办完了,正好来凑一凑热闹。

    至于那群人看到他会不会不爽、倒胃口,就不管他的事了。

    “反正老子开心了就行,我管他们的死活?”

    真?无所畏惧的权绍煦搭车来到了目的地,直奔2304房间而去。

    出了电梯后,他低头看了眼手机,突然,脑袋就猛地磕上了一个硬邦邦的物体。

    “嘶……你有病吧,走路不睁开眼睛看路的么?”

    权绍煦觉得额头都要被撞烂了,疼得他呲牙咧嘴,怒瞪着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男人,不满道:

    “赶着去投胎也得小心点吧?”

    说完,他冷哼了一声,直直越过了那个青年,扬长而去。

    叶智光则在原地,捂着被磕痛的脑门,脸都疼扭曲了:“哎呦我去……哥们儿你的脑门是金刚钻做的啊,这么硬么?”

    仔细摸了摸,脑门上似乎鼓起一个包,一碰就疼。

    玛德,早知道这条走廊有人他就好好走路,不使用超能力了。这一下撞的,脑壳都要飞了。

    “怎么了,一副吞了排泄物的表情?”身后倏然响起熟悉的声音,叶智光一边轻抚着脑门上的蘑菇,一边委屈巴巴道:

    “刚才以为走廊没人就高速移动了,结果没想到撞到了人……哇,那人的脑门多半是金刚钻做的,贼硬!”

    鹿染之白了他一眼,面无表情道:“还不是因为你太蠢。”

    叶智光:??

    我大概有一个假搭档吧qaq

    权绍煦推开包厢门,受到了除伊墨秋之外所有人抛来的白眼。

    “呵呵哒,我就说墨秋一分钟有八次往门口方向看肯定有问题,果不其然,你来了啊?”米雪莱默默朝门口的少年竖起中指,强烈鄙视:

    “你小子现在厉害了啊,吃饭都不跟团队行动了啊,还学会单独行动了?”

    “我这不怕饭点的时候我去了,你们几个没心情吃饭了么?”权绍煦一副老子就这样了你们随便怼的大度,耸耸肩:

    “等你们吃饱喝足了,再看到我就不会倒胃口了。我这是为了你们好啊,良苦用心,知道么?”

    郑宰允一脸受不了的大呼:

    “哇,我从未见过像你这么不要脸的人!还有啊,你凭什么认为饭后见到你就不会倒胃口了?我告诉你,我现在看到你,胃里的饭都在滚动,我要吐了!”

    “那你吐吧。”权绍煦不慌不忙的怼了回去:“让你产生孕吐反应,还真是不好意思了昂!”

    郑宰允:……孕你个mmp!

    一看怼不过,米雪莱默默开了一瓶香槟放在桌上,语气幽幽道:

    “不管怎么说,你迟到了是事实吧?大家好不容易聚一次,你竟然迟到了,太不应该了。什么都别说了,都在酒里了,干了吧!”

    权绍煦扫了一眼香槟,笑了:“你tm让我吹瓶啊?”

    “不吹怎么对得起你的身份啊?你可是大名鼎鼎的权少啊,放心吧,下次如果是郑宰允或者李桓珉他们迟到了,他们也得吹瓶。”

    米雪莱比了个“请”的手势,眯眼笑道:“来吧,别客气。”

    说完,包厢内的人齐刷刷掏出手机,镜头对着权绍煦,准备开始录像。

    权绍煦:我tm都避开饭局了,这怎么还是一场鸿门宴啊?

    啤酒就算了,香槟都要我吹瓶啊?

    下次是不是得换成白的了?

    心里这么吐槽着,可权绍煦还是拿起了香槟,仰头咕咚咕咚开始往嘴里灌。

    气势凶猛又惊人,看得伊墨秋一颗心都揪起来了——哇,不会喝着喝着突然就喷了吧,哇,不会喝完突然猝死了吧?

    “那个,权绍煦差不多行了,别吹了!”她忍不住开了口:“我记得你酒量不太好,今晚别玩嗨了,我可不想送你回家啊!”

    闻言,李桓珉把头转了过来,直勾勾盯着她,说道:“他喝多了,我们会负责送他回去,保证安全。墨秋,这种事轮不到你来的,不要担心了。”

    “呃……”伊墨秋被金发少年过于炙热的目光盯得心里发毛,她干笑了两声:“啊,那个我当然知道了,我就是这么劝他……酒喝太急了对身体不太好的。”

    “你很关心他?”昏暗灯光下,李桓珉的脸色晦暗不明:“我发现自从那次事件之后,你好像对他格外照顾。”

    “……嗯?也不算格外照顾吧,就……就你们都在排斥他,我作为中间人不应该调解一二的嘛?这能算是格外照顾吗?”

    李桓珉的眼神凌厉如芒,尤其是他面无表情注视着一个人的时候,锐利如隼仿佛可以看穿对方内心的真正想法。

    他这样默默凝视了伊墨秋很久,久到她脸上的笑容都快要挂不住的时候,金发少年才收回了目光,语气颇为冷淡道:

    “希望吧。”

    “啊?希望啥?”

    “希望你真的只是在其中调解,希望你真的没有对他格外照顾。”李桓珉的薄唇抿起,这使得他面部线条过于紧绷,坚毅俊冷,看起来更加难以接近。

    伊墨秋觉得今晚的李桓珉……话里有话,怎么说呢,难道是她想太多,太敏感了?

    她觉得对方像是在提醒她什么一样,但具体是在提醒什么,她又形容不出来。

    如果李桓珉的语气再过强硬一些,简直就是警告了,噫,有点怕怕的。

    “包厢里有点闷,我去个洗手间,顺便透透气。”伊墨秋给自己找了个借口,溜了。

    独自站在走廊上,她深深吐出一口浊气,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累。

    解决完生理问题,伊墨秋洗了手,缓步走出了女洗手间。

    经过一条三岔路口,伊墨秋不由得停了下来,开始发愣:

    刚才我的包厢是往哪条路走来着?

    等一下,我们的包厢房号是多少来着?

    ……哇擦尴尬了,手机没拿,包厢房号又给忘得一干二净,这怎么回去啊?难不成挨个房间推门进去确认吗?

    然后每进错一个就说,抱歉我进错房间了?

    ……救命,她这样要挨揍的吧?会被当成搞事的混蛋或者爱偷窥的变?态,被人吊起来毒打的那种吧?

    恰巧这时候有个工作人员路过,伊墨秋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i need your help!”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商战教父  烈火青春  梦色璃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绯色婚恋:爱你在对的时光  我的老婆是偶像  恶魔校草强势入住:丫头,躺好  韩娱之咖啡恋人  重生女棋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