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放开学长让我约 第495章 你赔不起的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495章 你赔不起的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第495章 493:你赔不起的

    导演临时添加的原创角色,紫一阁阁主,还是不可避免地爱上了萧寒钧,可她的这份爱压抑得很深,没有让任何人察觉。

    萧寒钧被敌人的冰寒掌打成重伤,滚落悬崖生死未卜,紫晗不顾周围人的拦阻,义无反顾地跟着跳了下去。

    下一幕戏是,在悬崖底下,紫晗替萧寒钧疗伤,两人每天朝夕相处,感情在微妙发酵……

    终有一天,紫晗趁萧寒钧熟睡后,轻轻吻了他的嘴唇。

    本以为萧寒钧并没有察觉,谁料,他却在这时候突然睁开了双眼……

    两人相对无言。

    这条早早就埋下的感情线逐渐清晰明朗,缓缓浮出水面。

    这一幕戏,对于伊墨秋来说难度并不大,没有多么悲怆,也不需要吊着威亚飞来飞去,只需要表现出压抑的感情就好。

    她本来觉得没啥,可被李薇兮这么一提,又看到某个醋坛子的脸色,她才恍惚意识到——

    不好了,好像要出大事了!

    “亲密戏吗?”白弥沢直勾勾盯着少女绮丽的面孔,重复道:“有多亲密?”

    “呃……就大概拥抱一下,完了可能有啵啵。”伊墨秋生怕他吃醋不高兴,连忙又道:“不过我可以向导演申请借位的,也不需要亲吻嘴唇,亲亲脸颊什么的,好像更符合紫一阁阁主的设定!”

    因为,紫晗本来就爱的很压抑嘛,她既然能掩藏的那么深,周围人包括女主角雨幕都没有察觉到,就证明她真的爱的很小心翼翼。

    亲吻嘴唇这么容易被发现的事情……紫晗多半是不会做的。

    本以为拿这个去跟导演商量妥妥儿的,却不想,徐志岩跟她来了这么一句:

    “那你有没有想过,紫晗可能是故意的呢?”

    “……啊?”

    “紫晗那么小心翼翼的一个人,却突然干出了有可能会被发现的事,你不觉得这很矛盾吗?那么换一种说法,她先前爱的太压抑太小心翼翼了,现在她不想那么憋屈,她想正大光明一点,所以,她吻了萧寒钧。”

    徐志岩的耳朵后面夹了一支笔,他把烟熄灭了,说的头头是道:

    “萧寒钧被打成重伤摔落悬崖,所有人都觉得他死定了,就她一个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毫不犹豫地跟着啪叽跳了下去!两个人每天传功疗伤,朝夕相处,紫晗内心的情绪肯定变化很大。她原来为什么爱的憋屈深沉?”

    “呃,因为她知道,萧寒钧和雨幕是一对,她不想当小三啊!”

    “对啊!可现在她为什么又改变主意了?”

    伊墨秋被问懵了,脑子卡机几秒之后,她慢半拍回道:“因为她觉得……萧寒钧和雨幕不合适?”

    “雨幕只凭地上一滩血还有打斗痕迹,就断定萧寒钧死了,放弃了一切希望!可紫晗不信,她跳下去了发现萧寒钧并没有死,她还把他给救活了!如果说先前紫晗没有自信没有把握,那么现在,她有了。”

    听完徐志岩这么一分析,伊墨秋点点头:“我觉得很有道理……”

    这时,某个被晾在一旁的醋坛子用怨念的小奶音道:“我觉得不行。”

    伊墨秋:“……”

    徐志岩:“……”

    李薇兮:“……”

    知道某人又被醋坛子附身了,伊墨秋一把揪住白弥沢的衣袖,把他拽去了小角落里“谈话”:

    “之前怎么说的,不要妨碍我拍戏,你又忘了?”

    “我就是来探班,我没有妨碍。”白弥沢眯着狭长的丹凤眼,一本正经道:“连导演都说我没妨碍打扰,你不能用这个理由赶我走。”

    “……那你想留在这里看我拍戏咯?哪怕接下来是亲密戏份?”

    少年一秒变包子脸,气鼓鼓道:“就算是……亲密戏份,我也要看!”

    万一跟你搭档的男演员,趁机占你便宜怎么办?

    见某人的态度坚定,伊墨秋也不想在片场跟他纠结这个问题,换个立场想想,如果是他要跟女艺人合作拍吻戏,估计她也会吃醋的吧?

    立场调换一下,瞬间就能理解白弥沢的心情了。

    “我会努力一遍过,不ng的,但你要明白,不管我跟谁拍亲密戏份,那都是演戏,都是工作……我喜欢的人是你,我的男朋友是你,这个事实不会因为工作而改变动摇,懂了?”

    一口气给白弥沢塞了颗定心丸,伊墨秋趁周围没人,主动踮起脚尖凑到他面前,吧唧一口亲了上去:

    “说好了啊,如果待会儿拍完吻戏你又跟我闹,我可不哄你!”

    白弥沢眸色一暗,不言不语的顺势搂住了她,低头加深了这个吻……

    片场准备工作就绪,演员各就各位,action!

    紫晗一转头就发现萧寒钧睡着了,轻轻挪步来到床边,低头凝望着熟睡中的男子,她眼神渐渐柔和下来。

    简陋的小木屋内,蜡烛燃烧着,光亮忽明忽暗。

    倏然,紫晗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她的眼神依旧是温柔的,可神情却不知为何坚定了起来。

    她缓缓俯下身子,一点一点凑近了萧寒钧——

    一个似羽毛般的吻,印落在嘴角边,柔软到不可思议。

    本该沉睡的男子突然睁开了眼睛,他直勾勾看着紫晗,表情有些发怔。

    “cut!”徐志岩一脸烦躁地喊了停,大声道:“怎么回事?先前不都跟你讲了么,你被偷亲了睁开眼肯定是错愕、震惊的,你发什么呆啊?真睡着了?”

    阿民坐了起来,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的失误……刚才走神了,抱歉!”

    随后,他又对伊墨秋说道:“咱们再来一遍吧,刚才我脑子抽了,不知道在想什么呢……”

    事实上,他当时闭着眼睛真快睡着了,直到那抹轻如羽毛的触感落了下来,他才恍然意识到,哦,这还在拍戏呢,不能睡!

    下意识睁开眼,可不就是发呆么,他还没缓过来呢!

    “没事没事,咱们再来一遍,正好刚才我的表情也不太到位,我再调整一下。”

    伊墨秋一心想着镜头前的自己,她要表现出最好的一面,刚才稍微侧一侧脸,效果会更好。

    两个演员稍作调整,纷纷表示准备好了,于是又拍了一次。

    这次,阿民终于没有ng,两个人顺顺利利的过了。

    “少爷,我刚才打听过了,整部剧可能就这么一两个亲密戏,不会很过的。”白沐悄悄说道:“而且,刚才两人是借位呢,墨秋小姐并没有真的亲上……”

    “亲上了。”白弥沢面无表情地看着萧寒钧的扮演者,阿民。

    因为他的个人失误ng,墨秋连续亲了他两次!

    “把他的资料给我。”

    白沐一愣:“啊?谁的?”

    问完才反应过来,老人一头黑线:“少爷,不是我说你,你真的是个醋坛子!你占有欲这么强不好,总有一天会把墨秋小姐逼走的!”

    “她是风筝,一旦松了手里的线,就再也飞不回来了。”

    “你就不怕线断了么?”

    白弥沢沉默了一会,才道:“如果线断了,就证明线不够坚固,追回来之后,我会换更加坚固的线。”

    “少爷,你这不叫放风筝,你这叫遛狗。”白沐觉得自家少爷对待感情的事愈来愈偏激了,怎么劝都不听的:

    “墨秋小姐什么脾气你还不了解吗?你管得越严,她越不爽,不如放手给予她足够的信任与包容,她不会舍得离开你的。”

    “如果她被别人抢走了怎么办,你要怎么赔我?”白弥沢转头看向他,俊美的面容出现罕见地冷厉:

    “这个世上除了她,再也没有第二个墨秋了,你赔不起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