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放开学长让我约 第472章 厉害了,惹不起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472章 厉害了,惹不起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第472章 470:厉害了,惹不起

    伊墨秋一愣,迅速从男人怀里退了出来,她回过身来看着对方的容颜,干笑了两声:

    “谢谢你啊,要不是你及时相助,我估计已经滚下楼梯脸着地的那种了!”

    “多么可爱的女孩子,我不会让这种可怕的事情发生的。”男人穿着一件宽松的卫衣,上白下黑的经典搭配。

    他看起来二十岁出头,嘴角总是挂着坏痞的笑容:“既然你平安无事,那我就先走喽,拜。”

    挥了挥手,这名青年就继续上楼了。

    “走吧,站在楼梯上挡路不太好。”白弥沢走过来握住了伊墨秋的手,暗暗轻捏了她几下:

    “以后走路我得好好看着你,省得一回头你就摔着了。”

    “……刚才那只是一个意外好吗!”说到这个,伊墨秋歪着头不解道:“好奇怪啊,我刚才虽然注意力不是特别集中,但我明明确定我踩到楼梯了啊,怎么会一脚踩空呢?”

    白弥沢伸手刮了刮她的鼻梁,语气无奈道:“好了,这种问题就不要细想了,肚子不饿了么?”

    “饿啊,快快快,火锅在向我招手!”

    ……

    翌日中午,伊墨秋按照约定来到了医院给苏斐送饭。

    “喏,这是我特意去日料店买的,你最喜欢的三文鱼寿司,还有鳗鱼的……怎么样,丰盛吧?”

    伊墨秋把午餐一一摆在桌上,因为寿司品种很多,看起来五颜六色、琳琅满目,十分华丽。

    “虽然口感不如在店里吃的,但也凑合了。”苏斐边吃边道:“你最近有没有碰到什么奇奇怪怪的人啊,有没有发生一些很玄乎的事?”

    伊墨秋坐了下来,手里捧着一杯温热的奶茶,她喝了几口,回道:“没有啊,我遇到的最奇奇怪怪的人就是你了,除了你之外,大家都很正常。”

    “能力者俱乐部里面可是什么稀奇古怪的能力者都有,我怀疑不仅是我被盯上了,可能连我身边的人也被他们盯上了。”

    苏斐咽下嘴里的食物,似是被呛到了连着咳嗽了好几声:“咳咳!总之,你还是想办法让孝慧离我远点吧,不管用什么方式,直接分手行么?”

    闻言,伊墨秋顿时瞪大了眼睛,语气不敢置信道:“分手?苏斐你tm要是敢甩了孝慧,信不信我拿刀砍死你啊?”

    “可是再继续下去,我怕你们被我连累,最后真的被人砍了。”

    “……那么恐怖的吗?”伊墨秋目露惊愕,慢慢放下了手里的奶茶,诧异问道:“你到底是惹了谁啊,为什么会被盯上,你是不是还隐瞒了我其他的事啊?”

    该不会是抢了能力者俱乐部老大的女朋友之类的吧,然后被对方仇杀?

    苏斐:“敢情孝慧是俱乐部老大的女朋友么?”

    伊墨秋:“……都说了不要窃听我的内心了,混蛋!”

    苏斐提出的想法打算,伊墨秋表示接受不能。

    别说是孝慧了,她连自己这关都过不去啊,太扯了吧?

    “是不是你想太多了,人家那边可能压根就没把你放在心上,那晚只是个意外,就是想吓唬吓唬你?”

    苏斐看了她一眼,语气干巴巴的:“我倒宁可希望他们真的只是想吓唬我了,毕竟,像我这么废柴的人,把我打死也没什么用。”

    “就说啊,你看看你这一副咸鱼的模样,那群人除非脑子秀逗了,不然怎么会跟你过不去呢?”好不容易逮到机会,伊墨秋不忘趁机黑他一把:

    “咸鱼就算是翻身了,那也还是条臭咸鱼啊!你对他们来说没有半点吸引力,别一天天的瞎心思了,好好在医院躺两天,然后该干嘛干嘛去吧!”

    苏斐面无表情的注视着她足足有五分钟之久,就在伊墨秋的表情快要绷不住的时候,他才移开了视线,语气淡淡的:

    “如果将来孝慧因为我的关系出了什么事,我希望你到时候不要杀气腾腾的拿刀质问我。”

    “……”伊墨秋被噎的够呛:“你这人有毒啊,会不会说话啊?什么叫孝慧因为你的关系出事……你能不能别乌鸦嘴啊?”

    伊墨秋有些恼了,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恶狠狠瞪了他一眼,不再言语转身就走了。

    离开病房,她六神无主的在走廊上来来去去,苏斐的话,又何尝不是她内心深处最担心的事情?

    无论如何,伊墨秋都不想拿自己好朋友的生命健康去赌啊!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啊啊啊该死的苏斐……”伊墨秋头疼地撞墙,一下又一下,力道不轻不重,但很快,她的额头还是出现了红印子。

    撞头会扯到后脑勺的伤口,不知是生理还是心理的疼痛。

    咚咚咚,脑门与墙面碰撞发出有节奏的声响,这种举动可以让乱成浆糊的大脑渐渐理智下来。

    “病人家属?”

    身后冷不丁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吓得伊墨秋一抖,下意识回过头去。

    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不知何时站在她的面前,说道:

    “有什么问题可以找值班的护士解决,你的这种行为会影响到其他病人的。”

    “……对、对不起啊!”伊墨秋又羞又窘,弯腰连连道歉,她顾不上医生作何反应,直接扭头就跑了。

    诶呦我去,太tm丢人了!我会被医生当成蛇精病的吧?不行不行,先溜了再说,反正医生也不知道我是谁!

    目送她的离去,医生的嘴角忽然上扬,脸上浮现出一抹诡谲的笑意。

    “瞧瞧,让我发现了什么?一个新奇品种,嘻嘻嘻真是有趣!”他的嗓音很奇特,像是融合了某种电子音一样,嘶拉嘶拉的,听起来特别诡异。

    “赵医生!赵医生你在吗!看到赵医生去哪了吗?”

    “我刚才好像看到他在病房区的走廊上,你去看看?”

    “昂好的!”

    远处传来几个护士的对话声,身穿白大褂的男人向后瞥了一眼,沉着的迈步朝前走。

    前方是个死胡同,然而,他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打算,就这样,在他的身体即将撞墙时,身影突然模糊变成了一道残影,像是穿过了结实的墙壁,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急急忙忙的护士找了过来,寻了一圈也没见到人,不禁大失所望:

    “这儿哪有人啊,赵医生是来了又走了么?”

    “小刘快回来,找到赵医生了!”

    “来了来了!”

    护士一路小跑回了科室,气喘吁吁道:“赵医生啊,你、你下次能不能别、别乱跑了啊,让我这好一通找!”

    赵医生一头问号:“我哪里都没去啊,刚才不是跟你们说去拿报告了么,拿完我就一直在这儿啊,没看到我么?”

    “刚才有护士看到你在病房区的走廊上,还过去跟你说话呢,我们都以为你不在科室里啊!”

    “……什么鬼,我今天就没去过病房区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