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7章 455:我情绪不能波动

    白弥沢本来是打算,趁机赖在这里不走的。

    可后来他悲惨地发现,因为墨秋的家里还没有进家电,只有客厅的一条沙发可以睡人且只能容一人。

    他当即表示不介意打地铺,睡在地板上也无怨无悔,但还是被少女一脸无情地赶走了。

    “明天借你车一用,这样我就不用搭出租车了。”伊墨秋站在门口朝少年挥手,一副好走不送的模样。

    白弥沢薄唇微抿成一条线,还在与命运做最后的抗争:“别说是车了,你把我整个人拿走也没关系的,不如今晚……”

    “快走吧,晚安。”

    “……”

    翌日,伊墨秋睡得迷迷糊糊被敲门声吵醒,在沙发上翻滚了好久,最后还是不得不去开门。

    “大哥,现在才几点啊你就跑过来了?”八点刚过啊,我不用睡觉的吗?

    白弥沢给她带了丰盛的早餐,无视了某少女的起床气,直径往里走:

    “书上说了,每天睡大概六七个小时就好,睡多了对身体不好的。”

    “……是哪本书上面说的,你把书给我,我给你全撕了。”伊墨秋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一脸糟心:

    “啊啊啊我睡的正香呢,就听你在外面一遍遍不厌其烦的敲门,你当是在打鼓啊,还带节奏的?”

    白弥沢将早餐放在椅子上,回头眼角含笑地看着她,说道:“你该不会是梦到我了,突然被吵醒才这样生气?说吧,昨晚都梦到我什么了?”

    少年突然凑近,紧贴在她耳边似有意无意的哈着热气:“梦里的内容,是不是19禁的?”

    “是啊是啊,梦到你在大街上跳脱衣舞,我都急眼了跟你说别脱别脱,你偏不听,偏要脱!脱就算了还要扭着小腰哼着小曲儿,要多风骚有多风骚!别提有多19禁了!”

    “……”白弥沢转身就走。

    “看来,你昨晚是做了一个非常可怕的梦。”他把早餐一样样取出来摆好,面无表情的重复道:“嗯,非常可怕的噩梦。”

    两人吃完早餐就匆匆赶去商场大扫荡,买的最主要的还是卧室的床、沙发,地毯,以及家用电器等等物件。

    结账的时候,伊墨秋一个箭步冲上来把正欲掏卡付账的少年挤走,十分壕气的掏出钱包,自己付款。

    整个过程,她动作行如流水,一气呵成,看得周围人目瞪口呆。

    白弥沢一头黑线的站在旁边,手里还拿着卡,神情颇有些无措:“墨秋,你刚才吓我一跳。”

    “就是要这么出其不意,不然的话,你怎么可能会让我掏钱?”

    买这些家具家电花了不少,伊墨秋不想在经济方面占他的便宜:

    “我们现在已经不是未婚夫妻的关系了,最多算得上友情以上,恋人以下的关系,金钱方面的东西,能不沾就不沾了。”

    白弥沢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阻止了她继续往前走:“什么时候单方面解除的婚约,我怎么都不知道?”

    “现在你知道了呀,这东西本来也没有一个书面形式的,解不解除还不全凭当事人的一句话?”伊墨秋回头看着他,有些不解道:

    “你当初在医院里已经答应我了呀!等出了院,我们就解除婚约,按部就班,先从最开始的朋友做起,一步步,如果来电有缘,我们再试着交往。”

    白弥沢俊美如斯的面容绷紧,神枪不悦道:“那是之前,可是现在,我反悔了。”

    “……啊?”

    “就算我们开始的时候是有被迫无奈的成分在里面,可我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现在你突然说要跟我解除婚约,重新回到朋友的关系……我做不到,墨秋,我真的做不到。”

    少年倏然一用力,冷不丁将伊墨秋拉入了怀里:“曾经你一直都是属于我的,至少我自己是这样认为的。可现在,你要我与你保持朋友的界线……这太难为我了。”

    两人曾经是那么亲密的关系,彼此又喜欢,怎么重新做回朋友?

    回不去的,他多看她一眼都还想要拥有,怎么保持朋友的状态?

    “……这里人多,我们回去再说。”伊墨秋反握住少年的手,这时,她才察觉到白弥沢的掌心冰凉,甚至渗出了冷汗。

    “怎么回事,你的手这么凉?”

    “嗯,一心慌就会这样。”白弥沢紧紧握住她的手,眉头微蹙:“墨秋,我们不要解除婚约了,好不好?”

    少年近乎用乞求般的语气说:“我总觉得一旦解除婚约,连接在我们之间的那条红线就被斩断了,我怕再也没办法修复,我怕……失去你。”

    面对这样的白弥沢,伊墨秋实在是没有办法:“我们先不要在公共场合谈论这种话题好吗,有什么事等回去再说!”

    “回去再说可以,但你现在必须答应我,不要解除婚约。”白弥沢的态度突然变得决绝起来,他寸步不让:

    “墨秋,先答应我。”

    明明就是商量的语气,可从白弥沢的嘴里说出来,就有种不容人抗拒的气势。

    伊墨秋向来是吃软不吃硬的,她脸色一沉:“你这是在变相要挟我么?”

    “不是,我只是在替自己争取最后的机会。”白弥沢低头凝望着她,目光炙热又复杂:

    “他们一个个虎视眈眈,如果我没了那层保护色,我可能什么都不是了。”

    “……你把婚约当成保护色?”

    “是。”白弥沢点头应道:“对于我而言,我们的婚约就是我的保护色,我最后的保障,我所有的动力来源。”

    “……”

    伊墨秋有种前所未有的疲惫感,或者,某种程度上,这算得上一种压力了。

    “婚约是一定要解除的,因为当初之所以跟你订下婚约,是因为我完全处于被动,可以说,我是把自己卖给你了,懂么?”

    现在不一样了,她可以把自己再赎回来,至于以后会怎么样,另当别论。

    “解除婚约,需要多久我们才能恢复原来的亲密关系?”

    “这个我不知道,我觉得比起谈恋爱,我现阶段更需要去看心理医生。”不知道是不是商场里开了空调冷气吹太大的缘故,伊墨秋有些头昏脑涨的,身体很不舒服。

    她觉得胸口很闷很堵,快要喘不上气了。

    “阿沢,我有点不舒服,我们先回家吧,有什么事我们回去再说……”

    “不。”少年执拗起来十匹马都拉不回来,他狭长的丹凤眼透出满满的倔强与坚决:“墨秋,请你先答应我。”

    眼前的事物开始出现重影,视野变得模糊,伊墨秋闭上眼用力甩了甩头。

    她努力压下这一阵阵来袭的眩晕感,脚下开始虚浮不稳:“我说……我是真的有些不舒服,我们先回家吧!”

    “墨……墨秋?墨秋你怎么了?”

    伴随着白弥沢不敢置信的惊呼声,少女的身体突然直直倒了下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校园逍遥高手  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神仙偷菜系统  娱乐之闪耀冰山  都市玄门医王  神奇牧场  小农民的随身道田  神级美女召唤  傲娇女神,逆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