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你很有经验啊

    病房内的气氛瞬间跌至零点,僵冷又凝固。

    苏斐缓缓从沙发上坐直了身子,收起了脸上的漫不经心,表情略凝重:“你现在是以什么身份在指责我?墨秋的未婚夫?墨秋的男朋友,还是墨秋的朋友?”

    不等白弥沢开口,苏斐就很快道:

    “不管你是哪一种身份,你都没有资格指责我。首先,酒是我一个人喝的,其次,墨秋允许了我在病房里喝酒的行为,最后,咱们俩的关系似乎并不太熟,作为你的长辈,你直呼我的姓名是不是太不懂礼貌了?”

    白弥沢微微眯起眼,从容不迫道:

    “对于你这种毫无教养的人,凭什么让我尊重你?酒是你一个人喝的,可病房里蔓延的酒味熏气冲天,墨秋默许你不负责任的行为是因为她对于朋友向来很宽容,可这不是你肆意妄为的理由!”

    “你现在这么能言善道,为什么当初还要保持沉默,伤透了她的心?”

    苏斐的这句话,一针见血,成功令白弥沢变了脸色。

    他表情彻底沉了下去,浅褐色眼眸里闪动着复杂的光亮,声音压得很低:

    “这是我和墨秋之间的事,与你无关。”

    “渣男一般都这么说,白弥沢,你一点都不适合墨秋,也少打着关心她的旗号插手她的人生,你不觉得你占有欲很强么?你生气的真正原因,究竟是我在病房里喝酒把空气熏臭了,还是你无法忍受墨秋陪我喝酒?”

    窃听了眼前少年的心声之后,苏斐对他的态度更加不屑了:

    “不知道墨秋究竟喜欢你哪一点,在我看来,你根本比不上绍煦。那孩子比你单纯,没有你这么多的心机,我劝你在我面前还是放下你的弯弯绕绕,坦诚一点吧!”

    白弥沢拧紧眉头,看向苏斐的眼神充满狐疑与猜测:

    “从一开始见面我就觉得很奇怪了,你好像会读心术一样能够轻易看破对方在心里想什么。通过对你的调查,我并没有发现你有什么特长之处,不明白墨秋为什么会认准你,偏要选择你作为她的同伴。”

    被这么仔细一分析,苏斐心里不禁有些慌了,但他面上不显:

    “我可是墨秋的救命恩人,你这么私底下调查我真的合适么?没查到什么有用的东西,是不是很失望啊?真是抱歉,就算我屡次惹她发怒上火,我们关系依旧很好,挚友,懂么?就是你可能都被墨秋甩了,我还是她的好朋友,一辈子都不会变的那种。”

    白弥沢怒极反笑,极具磁性与分辨力的嗓音透出几分危险:

    “不要转移话题,我能够感觉出刚才你有一瞬间的慌乱,顺着刚才我们的话题,让我来猜一猜你,身上或许藏了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对么?”

    苏斐额上滴下了冷汗,整个人如临大敌:“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先前我只是无聊做出的假设,可现在,我觉得也许我无意间触到了真相。”白弥沢勾了勾唇,俊美如斯的面容上带着几分放松与愉悦:

    “你刚才说得对,比起权绍煦,我的确藏了不少自己的小心思。可你不能否认我对墨秋的感情,每个人的性格是不同的,你觉得权绍煦那种更适合墨秋么?我可不这么认为,至于原因,看看这间病房就知道了。”

    “这间病房怎么了?”

    “如果不是因为权绍煦,墨秋根本不会遭此一劫,同样的事情若是发生在我身上,我绝不会让墨秋身处险境,我会杜绝一切涉险的可能,选出最佳的方案。”

    说罢,白弥沢仰了仰下巴,眼神凌傲又冷厉:

    “这,就是我对爱情的诠释方式,不是你一句不合适就能揭盖过去的。”

    苏斐暗暗窃听了他的心声,发现白弥沢并没有说谎。

    如果一个人的弯弯绕绕只对外不对内,这似乎也不能说他不好?

    苏斐突然有些茫然了,好吧,他可能在感情方面确实不太精通,世间最难懂的感情就是男女之间的爱情了。

    伊墨秋出去溜达了一圈回来,就发现病房里的气氛有些不太妙。

    她悄悄将房门关好,一脸复杂的看着房里疑似对峙不休的两人,艰难道:

    “呃白少你来啦,什么时候来的,我刚才出去溜达了。”

    白弥沢的目光从苏斐身上移开,转向了伊墨秋,他不着痕迹地打量了她一番,才道:

    “病房里的酒气冲天,联系护士给你换一间病房吧,这里不是人待的地方。”

    “呃,有、有吗?”伊墨秋努力嗅了嗅,房里的酒味其实很淡了,几乎闻不出来:“我觉得还好吧,没有很臭吧,不用换病房了。”

    “我想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白弥沢指了指苏斐所在的方向,他直勾勾盯着面前的少女,一字一句道:

    “苏先生为什么会跑来你的病房里喝酒?”

    “这个问题问得好啊!”伊墨秋搓了搓手,露出了微妙的笑容:“因为啊,苏斐他失恋了!”

    白弥沢:

    苏斐:

    不知为何,房里的气氛比先前还要古怪,白弥沢用惊讶又略带不可思议的目光望向苏斐,那表情像是在说:

    你哪来的恋可失?

    苏斐:“别用这么欠揍的表情看着我谢谢,我也是非常受欢迎的,至少比你受欢迎!”

    伊墨秋把窗户开大了一些,又走到白弥沢的身边接过了今天的晚餐,动作熟练地将一份份饭菜摆上桌。

    炒猪血、红烧小土豆、糖醋丸子,双人份的菠萝炒饭。

    保温桶里装的鲫鱼汤,汤色呈雪白,味道鲜美可口。

    苏斐毫无心理负担的跟着蹭饭,他仔仔细细地看着鲫鱼汤,突然说道: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鲫鱼汤不是给产妇喝的么,据说这玩意儿有催奶奇效。”

    于是,刚喝了一口鲫鱼汤的伊墨秋,噗地一声就喷了!

    苏斐自作自受,坐在她的对面被汤喷了一脸:“”

    “咳咳咳抱歉抱歉,都怪你啊,好端端的突然说什么奇奇怪怪的话呢?”伊墨秋边咳嗽边想笑,抽出几张纸巾塞给了苏斐,让他擦擦脸。

    白弥沢在一旁默默给少女夹菜,语气甚为冷淡:

    “看来苏先生对产妇饮食颇有兴趣,平时一定没少研究吧。”

    “这是常识好么,你连这么常识性的东西都不知道么?”苏斐呛了回去。

    白弥沢四两拨千斤,游刃有余:“抱歉,对于产妇方面的常识,我现在并不想过多了解。”

    苏斐:你妈卖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校园逍遥高手  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神仙偷菜系统  娱乐之闪耀冰山  都市玄门医王  神奇牧场  小农民的随身道田  神级美女召唤  傲娇女神,逆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