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5章你们喝酒了?

    苏斐好不容易要熬出头的爱情火苗,还没等怎么燃烧呢就啪叽一下被浇灭了。

    他很委屈,委屈到在病房里喝起了闷酒。

    “我说差不多行了啊,你这在我病房里有吃有喝的,把我这儿当什么地方了?”

    穿着病号服的少女一脸抗议道:“别欺负我现在不能喝酒啊,太过分了啊你!”

    “我都失恋了,在你这儿喝喝酒吃吃菜怎么了?”苏斐瞪了她一眼,郁闷道:“真不愧是你的好朋友,跟你一样死脑筋,转不过弯来,她比你还要笨。”

    “你这是顺带着连我一块骂了是吧?”

    “昂,被你发现了。”

    “”伊墨秋气到吐血:

    “不是我说啊,你这人说话什么的真的很有问题!而且啊,这件事怎么能怪孝慧呢?明明就是你欺骗她在先的好不好?如果她一开始就知道你为了不回应她的告白不惜假装同性恋,她不可能继续追求你的!就算还喜欢,也不可能表现出来了!”

    孝慧就是那种,你可以不喜欢我,我会努力让你喜欢我。可如果我的喜欢对你来说是一种负担,那我就不给你添麻烦了。

    “很明显啊,你都假装自己是了,一看就是她的喜欢带给你不少负担和压力,你现在坦白一切,你让孝慧情何以堪啊?”

    苏斐斟满一杯清酒,仰头一干而尽,喝完后,他抹了抹嘴巴:“可那是之前的事情啊,现在我不是不是已经对她”

    “你以为现在你喜欢她了,就可以抹去你之前的混账行为了吗?”伊墨秋用鄙视的眼神盯着他,气急败坏道:

    “你想得美!孝慧肯定深受打击啊,绝对陷入了自我厌恶的死循环,我告诉你,就像你这么不会说话的,这段时间你还是不要去打扰她了!免得你又说出什么不得了的话,让她更受打击!”

    苏斐坐在餐桌前,神情恹恹道:“昂我知道了,就算你让我去找她,我也不会去的。”

    “为什么啊?”

    “我听到她的心声了,当时她对我的的确确是讨厌了。”苏斐暗暗攥紧了双拳,清冷的面容罕见地流露出苦恼与失落:

    “你能想象到么,之前满眼满心都是我的姑娘,突然间就讨厌我了。”

    这种强烈对比与落差,犹如当头一棒狠狠敲击在苏斐的头上,这让他深刻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难得见到青年这副落魄模样,伊墨秋撇了撇嘴,自己拿了杯温水跟他的酒杯碰了碰:

    “我不能喝酒的,就以水代酒吧,来,干了!”

    苏斐盯着自己的空酒杯,面无表情道:“至少你也得替我斟满了再敬我酒吧?”

    “哇你这个人真的是,一点都让人同情不起来呢!”

    田孝慧跑回家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大哭了一场,越哭越觉得自己委屈可怜极了。

    哭到嗓子都哑了,眼睛肿成了核桃,她才忍不住给伊墨秋打了电话。

    “墨秋,呜呜呜你什么都不要说,让我就这么哭一会!”

    于是接下来的十分钟里,田孝慧对着话筒呜咽哭个不停,这让电话另一头的伊墨秋心都快碎了。

    又心疼又不忍,偏偏还不能说什么,只能就这么任由着田孝慧哭泣发泄。

    好不容易等她哭够了,伊墨秋举着电话的手都快酸了:

    “孝慧啊,别哭了啊,再这么哭下去你的眼睛就肿到睁不开了!这件事就是卫生巾的错,在你走了之后,我已经狠狠教训过他了,他也知道自己错了,可他那张嘴吧哎,你又不是不知道,根本说不出什么好话,估计你听了他的道歉,你会更恼火。”

    田孝慧没吭声,一个劲的吸鼻子。

    “那个孝慧啊,有一个问题我想知道,那啥,你还喜欢他吗?”

    “不知道。”田孝慧抽噎道:“我也不知道还喜不喜欢他了,应该还是喜欢的吧,只是我要缓一阵子,我受不了这个,真的,不是我矫情,而是真的”

    说到关键处,她又忍不住哭了,委屈极了:“我就是觉得他呜呜呜,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了,我”

    “好好好,我懂的,我都懂的!”伊墨秋赶忙安慰道:“我大概懂你的心情,这件事的的确确是苏斐太混账了,他压根就没考虑过你的心情嘛!不过,他现在已经喜欢上你了,孝慧,他喜欢你的,想要跟你在一起,这个是不争的事实。”

    电话另一头的人沉默了,只是偶尔会发出吸鼻子的声音。

    伊墨秋举着手机,一边朝旁边的青年使眼色,一边斟酌道:

    “那个孝慧,这段时间你先静一静吧,整理一下情绪。我是觉得,好不容易让一颗石头开窍了,而且你也是喜欢他的,在这种时候放弃,是不是太可惜遗憾了?这道坎一旦跨过去了,你们两个一定会幸福的吧?”

    伊墨秋没有等到田孝慧的回复,等到的是对方无情地挂断了电话。

    “”盯着手机屏幕,伊墨秋用一种“没救了的”语气说:“你完了,苏斐,你完蛋了。孝慧估计是铁了心不想跟你好了,你玩蛋去吧!”

    苏斐不言不语,重重叹了口气之后,继续喝闷酒。

    又喝完一瓶清酒后,他说:“今晚有人陪床么,没人的话,我留下来。”

    “晚上白少会过来,你不是不太喜欢他么?”

    “我只是觉得他不太适合你,但你又不是我,你要跟谁在一起跟我没关系。”苏斐吃了一块三文鱼寿司,语气干巴巴的:

    “我连我自己的感情问题都解决不了,哪有闲心管你?”

    晚七点,白弥沢拎着沉甸甸的便当推开病房门走了进来,突然,他停住脚,眉头紧蹙:

    “你们在病房里喝酒了?”

    病床上空空如也,伊墨秋不知道去了哪里,房里蔓延着一股很浓的酒精味,味道大的刺鼻。

    看着地上一堆横七竖八躺着的酒瓶,向来沉稳淡然的少年突然动了怒:

    “你难道不知道墨秋还在休养不能喝酒么?你自己放肆随性,能不能稍微考虑一下她的感受?”

    白弥沢怒气汹汹的对斜躺在沙发上的青年说道:“苏斐,病房不是给你拿来喝酒的地方!你想喝酒去酒屋喝,在这里喝算什么?”

    正睡得迷迷糊糊的青年睁开眼看着他,醉里醉气道:“我都失恋了,喝点酒也不行么?”

    “你失恋是你的问题,墨秋没有陪你一起受罪的义务。”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商战教父  烈火青春  梦色璃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绯色婚恋:爱你在对的时光  我的老婆是偶像  恶魔校草强势入住:丫头,躺好  韩娱之咖啡恋人  重生女棋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