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一手好牌打烂

    见状,伊墨秋一脸无奈:“哇,你俩还没怎么样呢,你就这么护着他了,羡慕嫉妒恨!”

    “这东西你是羡慕嫉妒恨不来的,摆正心态吧,习惯就好了。”苏斐一边削苹果,一边吐槽抱怨:

    “你埋怨我不来看你,我每次来的时候你都在睡觉,护士不让我进去,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三两下苹果就削完了皮,苏斐将它一分为三,把最好的那部分给了伊墨秋,剩下的两块他跟田孝慧分了。

    三人咔哧咔哧地吃苹果,气氛相当和谐。

    苏斐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祈福囊,看都没看就丢进了伊墨秋的怀里,说:

    “喏,这是走路上看到有寺庙进去顺便帮你求的,拿着吧,据说很灵。”

    “你这个人傲不傲娇啊,直接说专程去寺庙帮我求的祈福囊能死吗?”伊墨秋低头仔细看了看这个祈福囊,拿在手里还沉甸甸的,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

    “看在你这么有心意的份上,我就勉强收下了,谢谢啊!”

    “平时戴在身上就行,不用非找根绳栓起来挂脖子上,那样太傻了。”

    “我也没打算栓根绳挂脖子上啊!”

    “哦,看你傻兮兮的,我以为你会那么做。”

    “卫生巾!”

    两人一言不合又吵了起来,这让田孝慧又无奈又好笑:“哇,你们两个是幼稚园的小盆友吗,动不动就吵架?”

    “我俩没有大打出手就不错了!”伊墨秋将祈福囊塞进了口袋里,扭头朝苏斐摆了个鬼脸:

    “哦对,你俩是不是快成了?”

    “墨秋,你瞎说什么呢!”田孝慧的脸蓦地一下子涨红,她又羞又恼的瞪着伊墨秋说:“我跟苏哥就是普通的”

    “朋友”这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就听苏斐突然插进话来:“昂,快成了,你准备请客吃饭吧。”

    一句话,像是戳进了田孝慧的心脏之上,扑通扑通,她的耳边除了心跳声之外,竟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了!

    苏、苏哥刚才说了啥?

    难道是她年纪大了,听力出现错觉了?

    受不了这一对懵懂又甜蜜的样子,伊墨秋边捂嘴边说:“出去,你俩给我出去,我不吃狗粮别撒了谢谢,有什么话你俩出去说清楚了再进来,谢谢合作!”

    闻言,苏斐一个眼刀袭了过来,表情算不上太友好:“你还有脸说?平时都是谁给我们撒狗粮啊,告诉你,今天这狗粮你不吃也得吃,必须给我咽下去!”

    伊墨秋:哇,这么霸道的吗?这么不讲理的吗?

    “我还是个病人啊,卫生巾你就这么对待我啊?孝慧,你快看看你家苏哥,夭寿啦,一个大男人欺负我一个病号?丧心病狂啊他!”

    田孝慧的脑子里乱哄哄的,不知道是喜悦还是震惊等等情绪在大脑里轮番轰炸,炸的她一脸懵逼。

    缓了好久,田孝慧突然站了起来,一把抓住了苏斐的手腕,说:“苏哥,能跟我出去谈一谈吗?”

    苏斐低头看了一眼被她抓住的手,缓缓道:“随你。”

    于是,他人就被田孝慧给拖走了。

    目送这两个人的离开,伊墨秋在床上坐不住了,眼珠子滴溜儿转了转,她蹑手蹑脚的下了床,开始臭不要脸的趴在门上偷听。

    “苏哥,你刚才在病房里说的那些话,都是认真的吗?”

    “我刚才在里面说什么了?”

    “就、就说咱们俩快成了是开玩笑的吗?”田孝慧的声音透出委屈,但更多的还是期望:

    “苏哥,你知道我一直都很喜欢你,喜欢你到可以接受你的性取向,甚至不介意你跟我假婚。”

    “你不愧是墨秋的朋友啊,傻透了。”

    “啊?”

    苏斐用一种不可置否的口吻道:“我不是同性恋,当初之所以那么跟你说,只是不想听你告白而已。”

    田孝慧:??

    “啥?你不是同性恋?你不喜欢男生,喜欢的是女生,对吗?”田孝慧的眼镜滑了下来,她连扶上去都忘了:

    “不是,那这么说一直以来你都在骗我咯?只是因为不想听见我的告白,所以编了这样一个谎言来欺骗我,并且,在此之前你从来没有跟我解释过?”

    苏斐眉头一皱,态度颇有些无所谓:

    “跟不跟你解释重要么?我现在不是向你坦白一切了么,说实话,遇到第一次见面就想告白的女生,换作你是我,你会如何回应?”

    田孝慧一脸决绝,胸口因激动的情绪而上下起伏着:

    “如果我是你,面对第一次见面就想告白的女生,绝对不会编排出那么荒唐可笑的理由去欺骗她!我会直接告诉她,我们才第一次见面,彼此都不熟悉,很抱歉不能回应你的喜欢!”

    意识到田孝慧真的动了怒,苏斐忍不住窃听了她的心声。

    怎么形容呢,一向波澜不惊的湖泊开始爆破,炸起一朵又一朵巨大水花,田孝慧内心动荡混乱到让他瞠目结舌。

    搞不懂,他搞不懂她为什么突然生气?

    “难道只是因为我之前欺骗了你么?可我现在也向你解释过了啊,不是故意骗你的,而是因为不想回应你的告白,被迫无奈才说自己是同性恋的,被那么多人误会,我的感觉也很糟啊!”

    “不想回应我所以就骗我说你是,为什么当初不直接果断地拒绝我呢?”

    “直接拒绝了彼此都会很尴尬的吧?”苏斐耸耸肩,语气颇有些感慨:“而且你又是墨秋的朋友,虽然我不太懂我有什么闪光点能让你对我一见钟情,但在那种场合下,我扯谎总比直接拒绝你要好吧!”

    田孝慧突然笑了,笑得悲哀又自嘲:

    “所以,你宁愿被那么多人误会,也不想回应我的告白啊只是你后来万万没有想到,哪怕得知你是,我也仍然坚定不移的喜欢你。这才是最令你感到苦恼的事吧,对吗?”

    苏斐眉头蹙了蹙,直觉告诉他这时候不能回答是,不然,他或许会失去什么重要的东西。

    于是,他保持了沉默。

    “苏斐,我现在大概能理解为什么墨秋动不动就对你那么大不满了,你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也没有做错什么,只是你的想法跟我们的相差太多,没办法融到一块去。”

    田孝慧现在一颗心都被伤透了,她只要想到苏斐厌恶到宁可假装自己是同性恋,也不想听到她的告白,她就特别想哭。

    她觉得自己做出了不小的牺牲,毕竟,不是所有女孩子都能接受自己喜欢的人是,她不歧视,但做到接受包容,这一点有多难?

    可现在呢,苏斐告诉她,他并不是,之所以那么说只是懒得回应她的告白。

    哈哈哈哈多么可笑讽刺啊

    田孝慧几乎可以想象到,在这之前她对他的各种示好,会让他感到多么不适和尴尬,说不定他打心眼里烦透她了。

    “我自认为专注深情,可在你眼里,我的付出和牺牲可能狗屁不是,一文不值。”

    田孝慧深吸一口气,抬手胡乱抹了抹眼泪,转身就走:

    “我现在很混乱,不想继续讨论这个话题了,有机会下次再说吧。”

    这时,手腕倏然被人握住了。

    田孝慧被迫停住脚,她回头泪眼朦胧的看着眼前人,说::“你干嘛?放手啊!”

    “我知道你需要静一静,可你必须告诉我,有机会下次再说是什么时候?给我一个具体的时间,我就放你走。”

    “你这人神经病啊?”田孝慧被气哭了,当场甩掉苏斐的手,头也不回地走了。

    苏斐站在原地,怔怔看着那抹身影愈来愈远,直至消失不见。

    他叹了口气,对着走廊空气说:“你都偷听到了吧,现在轮到你安慰开导我了。”

    话音刚落,病房门就被轻轻推开了,一个小脑袋探了出来:

    “苏斐,不是我说你,就没见过你这种一手好牌打烂了的!”伊墨秋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校园逍遥高手  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神仙偷菜系统  娱乐之闪耀冰山  都市玄门医王  神奇牧场  小农民的随身道田  神级美女召唤  傲娇女神,逆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