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章梦见你死了

    一想到这汤是李桓珉的妈妈亲自熬制的,伊墨秋就倍感压力。

    尝了一口还温热的骨汤之后,她眼睛一亮!

    “哇,这汤太好喝了吧?”

    雪白的骨汤上面飘着葱花,香醇不腻,咸淡适中。喝进肚子里,整个人都暖融融的,别提有多舒服了!

    伊墨秋捧着碗一脸陶醉地喝完,然后把碗递给了李桓珉,说:“再帮我盛一碗!”

    “最后一碗,我怕你喝完了吃不下饭了。”

    “太好喝啦!”伊墨秋拍了拍肚子,语气得意洋洋:“就算把这一桶的骨汤喝完,我也可以把晚饭吃完!”

    不要小看一个吃货的力量,更何况,她还在休养呢!

    “雪莱你愣着干嘛,一起吃啊!”

    “我就不用了吧。”米雪莱摆摆手,一边朝穿着病服的少女展露笑颜,一边间歇的对李桓珉猛翻白眼:

    “我就在这里坐一会,等会回家吃就好。”说完,她又刻意补充了一句:“再说了,我也不想吃某人带过来的晚餐,呵呵!”

    李桓珉早已经习惯米雪莱这动不动就散发出的敌意,他甚至连表情都没变:“嗯,那就不送了,你慢走。”

    米雪莱:柠檬个小杰瑞!

    一直在病房里待到晚上八点,直到米恩泽打电话过来,米雪莱这才恋恋不舍地告辞。

    “喂,李桓珉我警告你啊,最多十点,你最多在病房里待到十点就得走!听见没有啊?”

    “昨天前天阿沢和宰允在这里的时候,你也是这么跟他们说的么?”

    “是啊,那又怎么样?”米雪莱双手掐腰,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大声道:

    “我这么做是为了谁啊,还不是为了墨秋?哦对,还有权绍煦那个王八羔子哈,你今晚好好守着听见没啊,如果他敢偷摸溜进来,你就给我打断他的腿!”

    权绍煦与伊墨秋同住一家医院,与差点救不回来的墨秋相比,权绍煦的伤基本可以无视,可他就是赖在医院里不走,每天都在找各种机会,想溜进墨秋的病房。

    对此,其他人都是同一种态度:滚!有多远滚多远!

    “哎,我都说了那件事不能赖权绍煦,你们几个怎么都把他当成头号敌人了呢?打我的人又不是他,更何况,他已经道过谦了”

    “道歉?哈,一句道歉就可以抹灭掉他之前的任意妄为了么?如果不是他任性一个人跑去自投罗,你又怎么可能为了救他受那么重的伤?还不都怪权绍煦?”

    说起这个,米雪莱就气得想要打人:“总之!权绍煦绝对不可以踏入这个病房半步,听见没啊,李桓珉?”

    “嗯,我知道了。”李桓珉低头专注地削苹果,连头都懒得抬:“你可以退下了。”

    米雪莱:吃柠檬个小汤姆!

    等米雪莱人一走,伊墨秋就歪头对坐在床边的少年说:“不知道权绍煦吃没吃饭,你去把他叫过来吧?”

    “不叫。”

    “桓珉”伊墨秋用恳求的目光望着他,说:

    “权绍煦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每天晚上都跪在病房门口,要不是值班护士看到了,我们谁都不知道!我觉得他已经知道错了,而我本人也已经原谅了他,你们能不能不要再针对难为他了?”

    李桓珉动作一顿,随后他抬眸看着少女迫切的脸,沉声道:

    “你觉得他每天晚上跪在你的病房门口忏悔已经足够,可我不这么认为。墨秋,你差一点就救不回来了知道么?如果不是第一家医院的主刀医生当机立断为你转院,你现在可能已经不能坐在这里看着我了。”

    “可是”

    “我知道,你想说你现在不是好好的坐在这里么?可是啊,一想到你曾经历过死亡的威胁,我们就无法面对令你身处危险并受到重创的权绍煦,我们没有办法轻易原谅他,知道么?”

    因为权绍煦的任性和自大,他将自己摆在了一个危险的位置上,而墨秋为了救他,奋不顾身的当了一次枪靶子。

    明知道那是陷阱,明知道这一去可能会回不来,她还是去了。

    为什么?

    因为她把同伴的生命安危看得比自己还要重要!

    就冲这一点,李桓珉就不想原谅权绍煦。

    每次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伊墨秋都感到没由得沉重、压抑。

    李桓珉算是几个人里面比较好说话的了,连他的态度都这么决绝,更不要说郑宰允他们了。

    “算了,先不说这个了。”伊墨秋往后一靠,倚着舒适的靠枕,揉了揉太阳穴,说:“我的手机呢?”

    “还在充电,要帮你拿过来吗?”

    “嗯,帮我把手机拿过来吧,谢谢。”

    李桓珉乖乖照做了,就在他准备继续削苹果的时候,伊墨秋突然道:

    “桓珉,我想吃水蜜桃罐头了,医院超市有卖的吗?”

    “应该有吧,我下去帮你看看。”李桓珉就像是某只大型忠犬,顶着一头金灿灿的黄毛离开了病房。

    确认他走了之后,伊墨秋才叹了口气,给权绍煦发了一条消息:

    你吃过饭了么

    权绍煦几乎是秒回:没胃口,吃不下

    我这里有水果,你要来吃么

    来!

    五分钟之后,穿着大一码病号服的权绍煦就来房里报道了,他煞有其事的站在门口,十分礼貌地敲了敲门:

    “咳咳,请问我可以进去吗?”

    伊墨秋用看智障一样的眼神看着他,说:“别进了,你就站在那里吃吧。”

    权绍煦:

    病房里什么水果都有,全部都是伊墨秋爱吃的。

    可现在,它们统统进了权绍煦的肚子里。

    几乎一天没吃饭的权绍煦此时饿的跟什么一样,狼吞虎咽的,拼命往嘴里塞苹果。

    见他这般模样,伊墨秋心酸又无奈:“你何必呢?该吃饭的时候就好好吃饭,为什么非要难为你自己?”

    权绍煦往嘴里塞苹果的动作一僵,随后,他露出漫不经心的表情:“哦,医院里的饭太难吃了,我懒得吃!”

    “是懒得吃,还是故意折磨自己不吃饭啊?”伊墨秋没好气的拆穿他。

    “呵,本少爷怎么可能故意折磨自己不吃饭?开什么玩笑啊!”

    “也不知道每天晚上跪在我病房门口忏悔祈祷的煞笔是谁啊?”

    “”

    前一秒还在得瑟的少年,后一秒突然就沉寂了下来。

    他沉默了很久,才哑着声音道:“啊,这都被你发现了么”

    “不是我发现的,是今早护士跑过来跟我说的。”伊墨秋用不解的目光看着他,询问道:“为什么要这样做啊?赖在医院里不走,每天又不肯好好吃饭,半夜还偷跑来下跪权绍煦,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

    五官清隽立体的少年,缓缓把脸埋在掌心间里,他像是叹息又像是在自嘲:

    “我每天每天都在后怕,几乎每晚都会梦到相同的情景。”

    “你后怕什么?又梦到了什么?”

    “后怕你那天万一没能救回来,万一死在手术室里怎么办?每晚都会梦到你倒在血泊里奄奄一息的情景,满眼都是鲜艳的血色,最后什么都看不见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梦色璃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绯色婚恋:爱你在对的时光  我的老婆是偶像  恶魔校草强势入住:丫头,躺好  韩娱之咖啡恋人  重生女棋神  重生之都市狂仙  明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