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 锒铛入狱

    “病人醒了!”

    “快,通知医生过来!”

    “墨秋,墨秋你醒了吗,睁开眼看看我啊!”

    耳边乱糟糟的,好多人都在同时说话,伊墨秋一时不知道该回应谁才好。

    眼皮像是被不干胶黏住了,她费力地睁开眼睛,眼前的事物从模糊慢慢变得清晰——

    独立的病房,一片素色。

    “病人感觉怎么样,呼吸顺畅么?胸闷么?想不想吐?”

    伊墨秋想要开口回答,却发现自己戴着氧气罩……这么恐怖的吗,原来她受的伤这么重的吗?

    她朝医生眨了眨眼睛,又轻微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大碍之后,医生这才走了,并嘱咐道:

    “病人还很虚弱需要休息,你们探病时间不要太久。”

    “好的,谢谢医生!”田孝慧感激涕零道:“我们说一会话就走!”

    病房门被关上了,田孝慧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眼眶红通通的:“墨秋,你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吗?”

    伊墨秋:多久?

    “你睡了整整三天!要不是身体指标一切正常,我们真是要崩溃了!”

    伊墨秋:那么恐怖的吗……可对于我来说,就是做了两个梦而已,一眨眼的功夫就醒了呀。

    “你还不能说话吗?戴着氧气罩也是可以说话的吧?”

    “呼……能说是能说,就是好像有点奇怪?”伊墨秋一开口就被自己沙哑的声音吓到了,她清了清嗓子,努力朝田孝慧挤出一抹笑容:

    “我没事的,你们也太夸张了吧?”

    “一点都不夸张!你差点就挂了!”

    今天负责陪床的是田孝慧,她刚坐下来没多久伊墨秋的手指就动了,她开心的要命,几乎是飞着出去通知医生护士的。

    “我们可是从鬼门关那里把你给抢回来了你知道吗?”田孝慧说着说着又哭了,她抬起手背抹了抹眼泪,说:

    “我先去通知大家这个好消息,墨秋,你要是累了就休息吧!”

    伊墨秋不禁苦笑:“说什么呢,我这才刚醒啊……”

    话是这么说,可等田孝慧从外面打完电话回来,伊墨秋人已经睡着了。

    “不管怎么样,醒了就好!”田孝慧动作轻柔地抚了抚她的额头,蹑手蹑脚的退出了病房。

    等伊墨秋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天已经黑了,病房里的灯光很微弱,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自己瞎了。

    “醒了?”

    听到磁性的小奶音,伊墨秋叹了口气说:“哇,今天怎么是你在这里……”

    白弥沢替她倒了一杯水,然后,他站在距离床边不远的位置,低头凝视着她,说:“怎么,因为做了亏心事所以不敢见我吗?”

    “……开玩笑,我怎么可能不敢?”

    白弥沢闻言笑了,语气却透出浓浓的悲哀:“墨秋,你知不知道这一次太过分了,完全不计后果。”

    “我就知道你肯定要骂我。”伊墨秋发现氧气罩已经没了,这是不是代表了她的病好的差不多了?

    她视线从白弥沢的脸上移开,开始专注盯着天花板,一副“随你怎么骂反正我不改”的模样,干巴巴道:

    “那种情况下,你让我怎么坐视不理?是,我是可以自己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等着别人去救他,可那样一来,我成什么了?还真把权绍煦他们当成自己复仇的工具了是吧,他们的生命安危都与我无关是么?我就可以那么淡定地坐等消息?”

    一口气说完,伊墨秋的表情很是自嘲:“白弥沢,在你眼里我就是这么糟糕的人么?”

    最怕空气突然沉默,病房里安静得出奇,静到仿佛连彼此的呼吸都能感受到。

    “墨秋,我可以站在你的立场去考虑问题,可是,你有没有站在我的立场考虑过我的感受?”

    白弥沢走到床前,突然俯下身来双手撑在伊墨秋的枕边,整个人将她笼罩。

    他俯视着病床上明显有些愣神的少女,神情哀恸道:

    “当亲眼看着你倒在血泊里生死未卜,你知道那种画面带给我多么大的打击么?我走过去把你抱起来的时候,手都在抖,我怕,我怕极了,怕你就这么死在我的怀里!”

    伊墨秋的眼里划过一抹愕然,动了动唇,却不知该说什么好。

    那时候她已经昏迷了,完全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情况,原来,当时的她……那么糟糕的吗?

    倒在血泊里……哇擦,难怪孝慧说她从鬼门关走了一圈!

    “对不起嘛。”过了好久,伊墨秋实在没办法与少年赤红的双目对视了,她率先移开了眼,懊恼又歉意道:

    “对不起,是我的错,都是我的不好……如果下次出现类似的情况,我、我会第一时间跟你商量的,你看这样行吗?”

    白弥沢单手撑床,用另一只手轻抚着她苍白的脸颊,声音很冷:“没有下一次了。”

    “喂!”伊墨秋把头转了回来,狠瞪了他一眼:“你不要得寸进尺啊!”

    “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指的没有下一次,是指那些人不会再有伤害你的机会了。”白弥沢低下头轻轻吻了她的额头,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揭过:

    “伊青岚吸毒被抓,宋登华和伊砷双双锒铛入狱。”

    “什、什么?”伊墨秋一个激动不小心扯到伤口,顿时疼得倒吸口凉气:“嘶……怎么回事啊,伊砷和老巫婆怎么入狱的啊,还有,伊青岚吸毒又是个什么鬼啊?”

    我的天啊,在我“睡觉”的这段时间里,这些人都经历了什么啊?

    白弥沢正欲开口,病房门被人敲响了,他只得站起身来说:“进来吧。”

    看护推着车子走了进来,带来了伊墨秋的晚饭。

    一碗白粥,白煮蛋,旁边配上绿了吧唧的青菜。

    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晚餐,让吃货伊墨秋瞬间变了脸色:“……别告诉我接下来休养的这段时间,我都要吃这玩意儿?”

    “后面会根据你的身体恢复情况制订你的专属食谱,今晚先凑合吧。”白弥沢摆了摆手,看护很懂的默默离开了。

    “继续刚才的话题!”伊墨秋的好奇心快要爆炸了,她真的很想知道,伊青岚一家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弥沢看了她一眼,无视了她一脸的求知欲,伸手试了试碗身的温度,说:

    “先把饭吃了,吃完我再慢慢跟你说。”

    “……”伊墨秋的表情像是迎面挨了一拳,皱巴巴的:“这种让人看了没有任何胃口的晚餐究竟有什么可吃的?你不是说我失血严重么,我应该多吃补血的食物才对吧?”

    “你才刚苏醒,饮食方面一定要慢慢来,不可急躁。”

    白弥沢舀了一勺白粥,送到伊墨秋的嘴边,语气半哄半劝:“乖,吃了它。”

    大概是饿得太久了,伊墨秋闻着白粥散发出的米香,肚子不争气地咕噜噜叫了。

    她舔了舔唇,配合地张开嘴巴吃了下去。

    就这样,白弥沢一勺勺的喂,中间还配以青菜和白煮蛋,很快,一碗粥就见底了。

    “哇……这么丧心病狂的晚餐,竟然都被我吃完了?”吃饱喝足,伊墨秋倚靠在病床上,白弥沢替她在后背垫了个枕头,舒适度刚好。

    “好了,粥我吃完了,几乎没有味道的青菜也啃完了!现在,你总该告诉我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梦色璃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绯色婚恋:爱你在对的时光  我的老婆是偶像  恶魔校草强势入住:丫头,躺好  韩娱之咖啡恋人  重生女棋神  重生之都市狂仙  明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