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生命之重

    两个混混上前将权绍煦强行拖走,任由他怎样挣扎反抗,他们还是将他重新绑了起来。

    “你们他妈放开我!放了她,你们怎么打我都没关系!来啊,你们这群孬种,有本事来打我啊!”

    权绍煦的声带似乎受到了一定损害,大嗓门不见了,像是被浓烟呛到了一样,喑哑到几乎发不出声音。

    可即使是这样,他还在嘶吼着,整个人几乎崩溃。

    最后,还是伊青岚自己不忍心了,拧着眉头,说:“给我把他的嘴巴堵住,吵死了!”

    权绍煦的嘴里被塞了抹布,除了发出呜呜声之外,再也叫不出来了。

    伊墨秋站着挨了两棍子就受不了了,双膝一软,直接跪坐在地上。

    后背、胳膊、后腰等部位陆陆续续挨了铁棍的击打,那种钝痛在娇嫩的皮肉上炸裂开来,骨头都快被砸碎了。

    很快,伊墨秋就在地上蜷缩成一团,她下意识护着脑袋,死死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哀嚎声。

    痛,太痛了,痛到眼前阵阵发黑,痛到肝胆俱裂。

    生理性眼泪流了下来,很快就与鲜血融合在一起,沾染在地板上像是盛开了一朵朵血泪花。

    三个人不停歇地殴打,在地板上翻滚挣扎的少女像是布娃娃支离破碎。

    最后,一个小混混高举起铁棍,对准了她的后脑勺位置,狠狠砸了上去!

    “啊——!”

    伊墨秋咬破了唇,满口的血腥味,她终是喊了出来,随即便失去了所有意识。

    身穿幽月制服的少女倒在了血泊中,生死未卜。

    权绍煦的眼睛骤然瞪大,泪水不受控制地疯狂涌出,很快就模糊了他的视线。

    双手腕已被硬生生磨去了几层血肉,粗绳深深潜在了一片血红里,但权绍煦此时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

    眼泪不停滑落下来,耳边有无数声音回荡着,从一开始的混乱耳鸣到渐渐清晰明朗——

    【我就不明白了,你们到底在束手束脚些什么,你们怂什么?】

    【行,你们都不去是吧,我自己去!】

    权绍煦闭上了眼睛,任由眼泪肆意流淌。

    他把头低了下去,像是濒临死亡的小兽发出悲哀绝望的呜咽:

    是我……是我害了她!

    远远地,像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的警笛声,忽近忽远,模糊不真切到让人怀疑只是听力出现了错觉。

    伊青岚深吸一口气,说:“你们给我把她装进行李箱抬上车,开去郊区后随便找个地方扔了,让她自生自灭去吧。”

    话音刚落,她像是又想起什么一样,扑哧一声笑了:

    “啊对,你们还可以趁她断气之前来一发,她不是很漂亮吗很迷人吗?你们可以轮一遍,然后再把她彻底弄死!一把火烧了,干净利索!”

    闻言,混混们看向伊青岚的眼神都变得不对劲了:“喂,你该不会是疯了吧?”

    他们可不想杀人啊,这可跟之前说好的不一样!

    “你们还想不想拿到尾款了?不想我赖账,就赶紧给我把人装进行李箱抬上车!趁警察还没到,还不抓紧时间?”

    被伊青岚这么一吼,几个小混混无奈只能手忙脚乱的抬起鲜血淋淋的少女,把她人往行李箱里塞。

    就在这时,集装箱的大门被一脚踹开了!

    七八个刑警持枪冲了进来将里面人团团包围,集装箱外还围了好几层,局面一下子就被控制住了。

    “墨秋呢,发现墨秋人了吗,快让开,放我进去!”米雪莱等人赶了过来,她疯了一样叫嚣着就要往里面冲,但被刑警拦了下来。

    “人已经找到了。”通过对讲机,执行任务的刑警说道:“受害人在……行李箱里。”

    “什么?”米雪莱一下子呆愣在原地,半天都没缓过神来。

    她脸上带着不敢置信与诧异,声音颤个不停:“什、什么叫人在……行李箱里?”

    在将集装箱里十几个小混混戴上手铐之后,一个刑警将行李箱打开,从里面滚落出一个失血过多的少女。

    她身上的制服已经快要看不出原有的颜色了,深浅不一的血色,让被拦在外面的米雪莱当场失控痛哭了出来。

    “墨秋!”

    这时,围城人墙的刑警突然分开两边,腾出了中间的位置。

    一个白衣少年缓缓走了过来,他神色晦涩不明,眼眸透出阴鸷复杂的暗芒。

    白弥沢走进集装箱内,脚踩着地上的斑斑血迹,直到在少女的面前停了下来。

    他半跪在地,小心翼翼地拖住浑身是血的伊墨秋,轻而易举地就将她抱了起来。

    伊墨秋的后脑勺像是破了一个洞,血流不止,像是要将身体里所有的血液流光,要不是她还有微弱的呼吸在,白弥沢几乎要以为她已经死了。

    “墨秋……”

    他闭上眼睛,眼泪很快划下来,打湿了俊美的脸庞。

    救护人员及时赶到,他们将伊墨秋抬上了担架,火速赶往了最近的医院抢救。

    刑警解开了权绍煦的束缚,可他却一把推开了医护人员,踉跄着就要去追载走伊墨秋的那辆救护车。

    可是,眼前突然有个人挡住了他的去路。

    “你干什么,赶紧给我让开!”权绍煦的声音哑了,但气势丝毫不减:“滚开,我要陪她一起!”

    白弥沢不仅没有让开道路,反而出其不意的给了权绍煦一拳!

    砰!

    权绍煦被一拳击倒在地,身子本就耗损虚弱,他躺在地上半天没有爬起来。

    “你小子真是太让我失望了,因为你的自大和愚蠢,墨秋承担了本不该承担的痛苦!如果她有个什么闪失,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白弥沢鲜少动怒,此时,他脸色阴沉,额上青筋暴起,怒不可遏道:

    “权绍煦,像你这种人有什么资格站在她的身边,你连喜欢她的资格都没有!”

    米雪莱一个箭步冲了上来,一脚踹在权绍煦的身上,她边哭边骂:

    “卧槽尼玛权绍煦,你这个狗东西,墨秋被你害死了你知不知道啊?”

    集装箱外,郑宰允一直拽着李桓珉不让他进去:

    “刚才……刚才担架上那个血肉模糊的,是、是墨秋么?哈,不会的,不可能是墨秋的,一定不可能的……”

    郑宰允越说声音越轻,说到最后,他忍不住蹲下身捂住了眼睛。

    李桓珉看破不戳破。

    他知道,郑宰允哭了。

    事实上,李桓珉跟郑宰允的心情差不多,他也不敢走进去,只敢站在这个位置远远望一眼。

    好像靠的太近,那种生命飞速流逝的窒息与绝望就格外强烈,生命之重,他突然无法承受了。

    “是我,都是我的错……我没有及时拦住权绍煦,害他被那群人绑走!怪我聪明反被聪明误,竟然上了伊青岚的当,被她调包跟错了车,白白浪费了那么久的时间!如果没有跟错车,墨秋就不会……”

    郑宰允蹲在地上,像个孩子一样哭得泣不成声,言语间充满了对自己的深深厌恶与不屑:

    “最没有资格指责权绍煦的人就是我了……因为我比他还要罪大恶极!”

    不知沉默了多久,李桓珉才开口道:

    “不要趁墨秋不在做她讨厌的事,她最讨厌我们窝里斗了,不是么?”

    “墨秋她……会死吗?”

    “闭上你的乌鸦嘴,她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因为伊青岚的情绪亢奋的有些异常,在场经验丰富的老刑警让两个体格庞大的刑警押着她上了警车,关上车门之前,嘱咐了一句:

    “回去之后先给她查个尿检!”

    “哈哈哈哈伊墨秋这次死定了,她肯定死在半途中了啊哈哈,你们谁也救不活她了!”

    伊青岚戴着手铐,一双眼睛亮得惊人,脸上的笑容恶意满满:

    “就让她下去陪她妈妈吧,哈哈哈!”

    “给我把她的嘴巴封起来,这个女人绝对嗑药了,神神叨叨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商战教父  烈火青春  梦色璃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绯色婚恋:爱你在对的时光  我的老婆是偶像  恶魔校草强势入住:丫头,躺好  韩娱之咖啡恋人  重生女棋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