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放开学长让我约 第427章 小黑球??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427章 小黑球??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第427章小黑球??

    白爷爷和司机都朝她露出了迷之笑容,一脸“我们都懂的”表情。

    这时候,伊墨秋真的很像模仿薛之谦说过的经典语句神经病啊,我不要面子的啊?

    白弥沢眼底漾出笑意,动了动薄唇,正欲开口说点什么,却被伊墨秋眼疾手快的一把捂住:

    “行了,爸爸容忍你的小脾气,啥都别说了,乖一点!”

    “”他弯了弯唇,忍不住笑了。

    手掌心突然有些湿湿的,痒痒的这抹奇异的触感透过手掌直达内心深处的某个角落,搔的人心痒。

    伊墨秋猛地反应过来,红着脸抽回了自己的手,说:“你干嘛啊?”

    见少年正微笑不语的望着自己,她说话开始结巴了:“你、你属小狗的啊还学会舔别人手掌心了啊你?”

    白弥沢忽然凑了过来,低头附在她的耳畔边,轻声问道:“不喜欢吗?”

    “你难不成还想让我一脸陶醉地说很喜欢么?”

    白弥沢沉吟了一会,说:“知道你害羞不好意思承认,没关系,我懂就好了。”

    伊墨秋:你懂个毛线球啊?摔!

    “白弥沢同学,我发现你最近变了,变得越来越不矜持了,我记得你以前很高冷的。”

    “我对着我的未婚妻为什么还要高冷矜持?”白弥沢目露诧异地看着她,语气疑惑道:“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还能保持高冷矜持的,大多都孤注生了吧。”

    “”

    “当然,如果墨秋你就好这一口,那今后我可以考虑在外面装高冷,但回了家把门关上后,我就肯定是要原形毕露的。”

    “”伊墨秋深呼吸了一口气,说:“行了我知道了。”

    见少女一副气鼓鼓的模样,白弥沢不禁乐了,他伸手轻轻捏了捏她的鼻梁,说:

    “生气了?”

    “没有!”

    “看来是生气了。”白弥沢的语气笃定,一把握住了她的手,柔声道:“光生气有什么用,还不是气坏了自己的身子?你可以选择打我骂我惩罚我啊,小黑球。”

    “你叫我什么?”伊墨秋瞪大了眼睛,一脸不敢置信道:“我刚才是出现幻听了吧,你叫我啥?”

    “小黑球,是不是很可爱的昵称?”白弥沢笑到表情快要绷不住了。

    伊墨秋:来来来,你把头伸过来我保证不往死里打你!

    “小黑球”背着书包哼哧哼哧的去幽月上学了。

    白弥沢目送她的背影离去,直到彻底淡出视线后,他才收回了目光。

    “少爷,不是我说,你的嘴巴都快咧到耳朵后面去了”副驾驶座的白沐忍不住把头转过来,说:

    “就那么高兴吗?给伊小姐取了那么一个难听的外号,就让你这么高兴吗?”

    “你不懂。”白弥沢朝他摇摇头,丹凤眼里夹杂着笑意:“这叫情趣。”

    “”白沐摸了摸鼻尖,讪笑道:“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越玩越回去了。想当年我们那个年纪,男孩子有喜欢的女生了,要么就去扯人家女生的马尾辫,要么就给人取外号,总之,怎么捣蛋讨厌怎么来!”

    白弥沢瞥了白沐一眼,忍不住询问道:“然后?”

    “没有什么然后,喜欢人家就要欺负人家的那些蠢蛋小子们,最后娶的姑娘都不是他们喜欢的!”

    “”

    伊墨秋进了教室后,几个课代表已经开始收作业了,她把作业一交,就对好友田孝慧说:

    “那件事怎么样了啊?”

    “还能怎么样啊,论坛上所有相关帖子也被删了,学院也禁止学生议论这件事,说是被发现就要按校规处分!现在搞得人心惶惶的,跟地下接头似的,说个话还要对暗号。”

    “这么恐怖的吗?”伊墨秋微微睁大了眼睛,看来,这件事还真是非同小可啊。

    “对了,昨晚你家没有闹翻天吗?伊青岚被请了家长,得知自己女儿做出这种事,是个人都忍不了吧?昨晚你们家没爆发家庭战争么?没有三堂会审把伊青岚吊起来抽打么?”

    伊墨秋摇摇头,说:“别提了,昨晚伊宅像是死了人一样的安静不知道伊青岚去了哪里,我昨晚没见到她,今早上出门前也没见到她。”

    “哇,该不会是羞愧地跳楼自杀了吧?”田孝慧一脸幸灾乐祸,言语间透出浓浓的恶意:

    “这才哪到哪啊她就受不了啦?当年欺负你的劲头去哪儿了,当年她不是可牛掰了么?怎么着,受害者变成她自己她就受不了啦?傻逼一个,渣渣!”

    “真把人逼跳楼了就不好了。”伊墨秋垂下眼帘,声音压得很轻:“如果伊青岚没有那样的母亲,或许,她现在根本就不是这个样子。”

    “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如果啊?伊墨秋,不是我说你,你有时候真的善良的很愚蠢你知道吗?她曾经是怎么对你的,你都忘了是吧?需不需要我提醒你啊,我告诉你你可别糊弄我,我们这些人老早就把你和伊青岚之间的恩怨调查了个底朝天!”

    田孝慧越说就越生气,她不是不知道伊青岚当年是怎么对待墨秋的,她就是知道了所以才这么讨厌,哦不,才这么恨伊青岚的!

    别拿什么当年大家都小不懂事这一套来糊弄她,年纪小怎么了?年纪小就是伊青岚混账胡作非为肆意羞辱践踏别人自尊心的理由了?

    啊呸!什么玩意儿啊,伊青岚就是个垃圾,就是个渣滓!

    “墨秋,我知道你母亲的死亡跟伊青岚没有直接的关系,但你别忘了,她当年是怎么对你的!如果你这都能抹去假装一切都没发生过,那么,将来伊青岚还是会骑在你头上拉粑粑的!有的人,不是你对她好,她就会知你情的,你懂不懂啊?”

    被田孝慧好一通教育批评,伊墨秋恨不得把头埋进地板里,点头如捣蒜:“是,孝慧你教训的是,是我太愚蠢了,我一定好好反思自己!”

    “别给我贫了,你会改才怪呢!”田孝慧翻了个白眼,不耐烦道:“反正我把丑话说在前面了,如果伊青岚因为验孕棒的这件事闹自杀了,也跟你没有半点关系!你可别把罪状都往自己身上揽,然后再得个抑郁症什么的,真是无语了!”

    伊墨秋又无奈又想笑:“我看起来像是那种人吗?”

    田孝慧斩钉截铁道:“像!”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