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放开学长让我约 第426章 手玩年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426章 手玩年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第426章手玩年

    “哎,我真是让岚岚那孩子给打败了算了算了,先让她好好休息吧,也折腾了一宿了,我这眼皮子快要撑不住了!”

    “哼,还不是你教出来的好女儿?小小年纪就、就那么不自爱,现在好了,整个幽月都传遍了,不管真与假,她的名声都毁了!我看你到时候怎么跟郑家那边交代!”

    “又来了,每次岚岚出了事你就赖我,女儿是我一个人生出来养出来的么?你这个当父亲的就一点责任都没有么?”

    对骂声愈来愈近,很快就要到卧室门口了!

    伊墨秋气血上涌,脑子里砰地一声炸开了,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她大脑一片空白!

    不行不行,要是这时候被夫妻俩看到她在他们卧室里鬼鬼祟祟的,还不知道要被宋登华这个老巫婆怎么即兴发挥呢!

    到时候她好不容易在伊砷面前维持的形象,很可能倒塌瓦解!

    情急之下,伊墨秋慌措地钻入了床底,床底空间太狭窄了,她只能选择趴下。

    伊墨秋刚把手缩了回来,卧室门就被推开了,宋登华和伊砷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

    扑通扑通!

    伊墨秋的心脏快要跳出嗓子眼了,吓得她大气不敢出,屏住呼吸,生怕被发现!

    “怎么感觉卧室里有人进来过了?”宋登华的拖鞋底与地板摩擦,时不时就经过床边。

    伊墨秋藏在床底下,盯着那双白色拖鞋来来回回,每当宋登华在床边停下来的时候,她都有种被死神盯住的窒息感!

    哇擦这感觉太刺激了吧?

    真的是全身血液都涌向大脑皮层,分分钟炸裂!

    “佣人进来打扫过了吧。”伊砷的语气很是不以为然:“整天疑神疑鬼些什么呢,怎么着,卧室里你藏了秘密怕被人发现么?”

    “说什么呢,哎呀不管了我要先睡了。”

    “洗澡了没有就睡,邋遢死了。”

    被伊砷这么一提醒,宋登华赶忙低头闻了闻自己身上,她厌恶地皱了皱鼻子:

    “诶呦这股味我去一楼的浴室洗了,你要洗就去二楼的吧!”

    说完,宋登华快步离开了卧室,她刚走没多久,伊砷也离开了。

    确定这俩人走了以后,伊墨秋才松了口气,正准备撑住地板从床底爬出来的时候,门又被人推开了!

    操!

    有完没完啊,还让不让我出来了?

    被迫无奈,伊墨秋只好又缩了回去。

    这次推门进来的是佣人。

    伊墨秋在心里气得直骂娘,床底下这种地方可不是人待的好么,她快要被闷死了!

    赶紧的,打扫完了赶紧走!

    地上传来清扫的声音,想来是佣人正在扫地,眼瞅着扫帚距离床底愈来愈近了,伊墨秋的呼吸又急促了,不得不捂住了嘴巴,并向后缩了缩

    好在,佣人只是象征性的扫了扫床底,并没有要仔细清扫的意思,扫帚很快就离开了床底,扫向了别处。

    伊墨秋:妈卖批你个小杰瑞,再这么来几次,我可能心脏病都要犯了!

    过了一会,床头柜那边突然传来了动静,声音很但伊墨秋耳尖还是听到了。

    似乎有人在动抽屉!

    哇擦厉害了,佣人清扫卫生还需要拉开抽屉的么?

    这是准备偷东西的节奏?

    抽屉拉开了后,佣人在里面翻了翻,似乎没有找到什么值钱的东西,又把抽屉推了回去还叹了口气。

    对方嘀咕了一句什么,伊墨秋没有听清楚。

    她朝缝隙口挪了挪,想要看清楚这名佣人的长相,防止对方也像这样潜入她的卧室翻东西。

    结果,伊墨秋刚把脑袋探出来,目光就与佣人的不期而遇。

    伊墨秋:

    佣人:

    场面一度变得十分尴尬。

    “二、二小姐,你怎么会藏在那、那里?”佣人的脸僵硬了,说话都不利索了:“我、我是进来打扫卫生的,刚扫完地,地板还没有拖”

    “我爸和宋阿姨都没有在不上锁的抽屉里放贵重物品的习惯,下次别乱翻了,翻出来值钱的东西算我输。”

    “”佣人脸色霎然一变,语气急切道:“不是的,二小姐你误会我了,我、我没有偷东西,我就是”

    “嗯,你就是扫地的时候顺便把别人抽屉拉开乱翻一下的,是么?”

    “”佣人哑口无言。

    既然已经被发现了,再趴在床底下就太智障了,伊墨秋爬了出来,拍了拍手上的土灰,说:

    “一个人躲猫猫真没劲,本来还想吓我爸一跳的,结果撞见了不该撞见的,晦气。”

    “二小姐”佣人唯唯诺诺的,一脸惊恐又慌乱:“请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伊先生和夫人,尤其是不能告诉夫人她一定会辞退我的!”

    伊宅招揽的佣人大多是乡下来的,有一些是中年妇女到城里打工,还有一些是家里供不起被迫辍学的花季少女。

    一般来说,越是背景显赫富有的家庭,聘请的管家、佣人、保姆等等文化素质越高,越是一些暴发户家庭,雇来的佣人水平就很一般了。

    工作效率差,文化素质也不高,这会儿连人品问题都出现了。

    伊墨秋看着马上就要哭出来的佣人,对方最多就跟她差不多大吧,正是上学的年纪,可对方上不起学只能出来打工。

    这份工作要是丢了,小姑娘既没文凭又没背景,去哪里找比这待遇更好的工作?

    伊墨秋的心软了:“算了算了,下不为例吧,这次我就当没看见吧。”

    “谢谢!谢谢二小姐!”

    一早上,伊墨秋就没见到伊砷和宋登华的影子,伊青岚也跟神秘失踪了一样。

    她孤单单一个人吃完了早餐,撑的直打嗝。

    去上学的途中,伊墨秋对着身边正在把玩她右手的少年,说:“玩够了没啊,我的手又不是橡皮泥,怎么揉来搓去的?”

    “又白又滑又软,手感特别好。”白弥沢一边揉搓着,还悄悄捏了一下:“让我玩一辈子都不会腻的。”

    “别人都是腿玩年,你这个是手玩年吗?”伊墨秋的嘴角抽了抽。

    白弥沢闻言低头凝着她绮丽的面容,似笑非笑道:“那你的腿给我玩吗?给的话,我也可以腿玩年。”

    “大白天的耍什么流氓?”

    “那晚上耍流氓可以吗?”

    “你走开,不想跟你说话了再见。”伊墨秋被公然调戏的面红耳赤,又羞又恼:“车上还有其他人呢,你就不能稍微控制一下你自己嘛?”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