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等不起啊

    伊墨秋做了一锅的蛤蜊疙瘩汤,自己盛了一碗,锅里还剩不少,伊青岚就自己跑去盛了。

    两个人一起坐在厨房的茶几上,各吃各的,互不干涉。

    吃货的世界很和谐,空气里全是哼哧哼哧的吃饭声音。

    姐妹俩都吃得很香,像小猪一样。

    “啊,吃完了,好撑”伊墨秋第一个吃完,把碗一放,整个人都舒坦了:“这个季节喝一碗蛤蜊疙瘩汤,实在太爽了啊!”

    “哼,你的手艺还算凑合吧。”伊青岚紧跟其后,抹了抹嘴巴,一脸嫌弃:“跟我以前喝过的的海鲜疙瘩汤相比,差远了!”

    伊墨秋没有理会她的言语挑衅,视线从她的脸一路向下,定格在伊青岚的圆鼓鼓肚皮上面。

    “你最近是不是又胖了?我看你的肚子好像比之前更鼓了?”

    “放屁!”伊青岚的脸涨红了,多半是被气的:“说什么呢你,就你瘦行了吧?我一直这样,别告诉我喝了一碗汤就胖了?你眼瞎吧!”

    伊墨秋在心里叹了口气,把身子侧了过来正对着她,说:“伊青岚,我不想跟你吵架,咱们心平气和的静下心来,好好谈一谈,怎么样?”

    “我跟你有什么好谈的?”伊青岚皱起眉头,一脸狐疑:“你该不会是在打什么坏主意吧?我警告你啊伊墨秋,你要是敢耍花招搞我,我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说到最后,为了增加自己的气势,她还拍桌而起了,杀气腾腾的。

    见状,伊墨秋不禁揉按着太阳穴,摆了摆手说:“行了,我跟你的确没什么好谈的。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睡吧。”

    临走时,她还是忍不住回头扫了一眼伊青岚的肚子,圆鼓鼓的,不知道是吃撑了,还是

    刚才通过言语上的试探,并没有发现伊青岚的异常。

    要么就是掩饰的太好了,要么就是,怀孕一事子虚乌有,包括验孕棒都是被人硬塞进书包里的。

    第二天,伊墨秋早早洗漱完毕下楼等开早饭。

    伊砷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另一边是宋登华,她正在精心涂着桃红色指甲油,颜色过于艳丽,衬得她的皮肤又黑又黄。

    伊墨秋动了动唇,刚想委婉指出这个颜色不适合你,就听伊砷不满的声音传来:

    “你都多大岁数的人了,怎么老喜欢这种小姑娘喜欢的颜色?不觉得太招摇了么?”

    “多大的女人了都有一颗少女心,你不懂!”宋登华连头都没抬,注意力全放在自己的指甲上,她语气幽幽道:

    “再说了,谁规定了女人到了一定年纪就必须要怎么样?我不照着做就算我错了么?呵,哪来的歪理邪说,凭什么?”

    伊砷斜瞥了她一眼,心道,呵,这就是你给老子戴绿帽子的理由?

    但又不能当场发作,气得伊砷的变了又变,最后,他重重哼了一声:

    “赶紧涂完,马上就要吃饭了,弄得这一屋子都是你的指甲油味!到底是吃饭啊,还是让我们吃你的指甲油?”

    很快,早饭上来了,今天吃的是豆腐脑、茶叶蛋、油酥饼和春卷。

    “爸,咱们之中还有人喜欢吃甜豆腐脑的吗?”伊墨秋看到桌上放了一碗加了不少红糖的豆腐脑,惊得眼睛都圆了:

    “加糖的豆腐脑真的好吃吗?”能吃么?

    “甜丝丝黏糊糊的,我可不爱吃!”伊砷率先否认:“是你宋阿姨爱吃,她喜欢吃甜的,尤其是喜欢吃甜豆腐脑!”

    “这样啊”伊墨秋点点头,没再继续说什么,低头默默吃饭。

    宋登华剥了个茶叶蛋,放进伊青岚的盘子里,突然冒出一句:“岚岚,你最近是不是又胖了?我觉得你的校服好像有点紧?”

    “妈,还能让我好好吃饭么?”伊青岚一脸闷闷不乐:“每次都要在我吃饭的时候说我胖别人家的父母都生怕自己孩子吃不饱,生怕他们减肥,你们呢?天天逼着我减肥,生怕我吃饱了!”

    宋登华叹了口气,表情很是无奈:“你以为妈妈不想让你每顿饭吃得饱饱的吗?可是孩子啊,妈不能任由你暴饮暴食啊,你到时候一旦胖起来了,再想减肥就难了!”

    母女俩的对话引起了伊砷的注意,他上下打量了伊青岚一番,眉头拧了起来:

    “岚岚,你最近看着是胖了,以前校服没绷得这么紧吧?”

    伊墨秋一边吃一边偷瞄着伊青岚微凸的小肚子,印象里,好像伊青岚的肚子就没有平坦过,这让人一时无法判断她是否怀了。

    如果可以,她真的好想直白一点跟伊青岚说:姐,你该不会是有了吧?去医院检查一下好不好啊,不管怎么样都是一条生命,千万别作死啊!

    当然,以上的话,如果伊墨秋真的说出来了,很可能会把伊青岚气炸的。

    白弥沢的车停在伊宅大门的不远处,伊墨秋一走出来就看到了。

    “怎么了,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白弥沢替少女系好了安全带,见她像条咸鱼一样瘫在车座上,不禁有些好笑:

    “吃撑了,还是昨晚没睡好?”

    “哎,我整夜都在纠结一个问题。”

    “苦恼什么?”白弥沢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安抚道:“得不到答案的时候就别一直追寻了,逃避虽然可耻,但有时候很管用。”

    “”伊墨秋默了几秒,憋出一句:“说得好有道理,无法反驳。”

    她调整了一下坐姿,侧过身来挽住了身边人的胳膊,凑过去疑似撒娇的蹭了蹭,说:

    “我要报仇,可又想守住自认为的底线,当两者冲突的时候,应该怎么抉择呢?”

    白弥沢任由她像抱抱枕似的抱着自己,低头垂眸凝着她,柔声道:“看你的心是怎么想的,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天秤,没有永远的平衡,总会有所倾斜。”

    “你的意思是,让我遵从自己的内心,选择天秤倾斜的那一方对吗?”

    “不。”白弥沢摇摇头,浅褐色的眼眸幽暗深沉:“选择天秤的另一边。”

    伊墨秋不由得一愣:“为什么?正常情况下,难道不应该是选择天秤倾斜的那一方么?”

    “这跟心理有关,你认为天秤倾斜的那一方即你应该选择的,其实不然。天秤率先倾斜的那一方是情感,被放弃的那一方往往代表了理智,当然,它们也可以是主观和客观。”

    “能不能说得简单易懂一点?”

    “听不懂吗?算了,你什么都不要选,逃避吧。跳出这个死循环,以局外人的角度观察一段时间再做决定也不迟。”

    伊墨秋一脸愁云,声音压低了不少:“等得起么时间拖得越久,越有可能出人命啊”

    她的声音太小声了,白弥沢没有听清楚:“嗯?”

    “啊没,没什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梦色璃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绯色婚恋:爱你在对的时光  我的老婆是偶像  恶魔校草强势入住:丫头,躺好  韩娱之咖啡恋人  重生女棋神  重生之都市狂仙  明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