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那片芦苇丛

    “白御严格监管着管家的一日三餐,不可油炸、辛辣、油腻等等,多以新鲜蔬菜水果为主搭配少量米饭。”

    “这是减肥餐吗?”伊墨秋听得目瞪口呆,表情诧异震惊地看着白弥沢,问:“是每天都这样么,还是偶尔这样限制?”

    白弥沢摇摇头,语气淡然:“每天都是如此。”

    卧槽难怪啊,难怪白爷爷每次见到她都嚷嚷着要吃烧烤、火锅,这绝对是被逼急了啊,馋疯了!

    “呜呜呜伊小姐,你现在知道我有多不容易了吧?”白沐表情皱巴巴的,甚至还用袖子擦着眼角,假装自己哭了:

    “我儿不孝啊,就这么虐待我我现在跟他断绝父子关系还来得及么?”

    伊墨秋:

    “白御也是为了你好,你有高血压、高血糖,这还不值得你重视起来么?”白弥沢斜瞥了白沐一眼,脸上写满了不赞同:

    “就算你现在向墨秋求情,她也是不会纵容你的,不如摆正好心态,戒掉从前那些不健康的饮食习惯。”

    白沐哭丧着脸,悄悄拽了拽伊墨秋的衣袖,悄声对她说:“墨秋啊你快看我家少爷,年纪轻轻的,却死板的跟个糟老头一样!你说等他活到我这个岁数,他该有多无趣啊?”

    白弥沢:“你可以再大点声的,我全都听得见。”

    白沐:“”

    伊墨秋:这就很尴尬了。

    晚上吃完火锅,伊墨秋和白弥沢手牵手在商业街闲逛,入秋后,城天气明显变得清凉,晚风徐徐,吹在身上令人神清气爽。

    “前面有家饰品店,走吧,陪我进去看看。”

    伊墨秋拉着白弥沢走进一家以动漫为主题的周边店,里面以饰品为主。

    她挑来挑去,最后,选了一个充满梦幻少女粉的发卡,回头询问道:“这个好看吗?”

    “好看。”白弥沢如实道:“不过,我记得你不是很喜欢粉色?”

    “嗯,不是买给我自己的,你看我什么时候戴过这么少女的发卡了?”伊墨秋的眼睛盯着琳琅满目的饰品,又挑了一副猫耳朵的耳钉。

    结了账,离开动漫周边店之后,伊墨秋才说:“这两个是我买给一个朋友的,唔,她比我大一届,平时不怎么说话,但感觉她挺善良的。”

    “是吴美美么?”白弥沢很快就猜到了:“关系不太熟的朋友,平白无故送礼物会很奇怪吧,她快过生日了吗?”

    “是的,这是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白弥沢点了点头,说:“嗯,这份生日礼物,她一定会喜欢的。”

    “嘻嘻,我以为你会说不管我送什么,她都会很开心呢?”

    “”白弥沢似是被噎了一下,缓了好久,他才用磁性的小奶音回道:“比起开心,惊喜的成分占更多吧。”

    “反正不管怎么样,这都是我的一份心意,明天去学校的时候就托人送给她。”伊墨秋亲昵地挽住了身边人的胳膊,语气有几分哄劝的意味:

    “对了,今晚我就不去你那边睡了,我想回去。”

    白弥沢没询问为什么,只是眼底流露出一丝疑惑与惊讶。

    “我们毕竟没有结婚嘛,总是住在一起好像不太好?”

    “最近有人在背后乱嚼舌根惹你不快了吗?”白弥沢停下来凝望她,神色不明。

    他眉头微蹙,狭长的丹凤眼里透出浓浓的担忧:“怪我之前太任性了,每次都要你过来陪我,抱歉我”

    “哎呀,你想到哪里去了?”

    伊墨秋又好气又好笑的打断了他的话,语速飞快道:

    “不是你想的那样,没有人在我面前或者背后嚼舌根,哪来那么多无聊的人啊!今晚我就是单纯的嗯,单纯的想回去睡而已。”

    总不能直白的告诉你说,我这月大姨妈来了吧?那多尴尬啊!

    白弥沢没有吭声,只是用那双仿佛可以看透人心的浅褐色双眸凝着她,半晌,他忽的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说:

    “哦对时间也差不多了,你每月都挺准时的。”自顾自说完,他的眸光柔和下来,温润又宠溺:

    “回去之后让佣人帮你煮一碗姜糖水,如果实在疼得厉害就给我打电话,我陪你聊天转移注意力,还不行就吃布洛芬吧。”

    “”伊墨秋露出了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那个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有时候都记不住自己的经期,你是怎么记住的?

    白弥沢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靠意念。”

    “”少年你这样糊弄我真的好么?

    两个人在大街上闲逛到接近11点,直到伊墨秋哈欠连连犯困了,白弥沢才把她送回了伊宅。

    黑色林肯停靠在路边,斜后方是一片芦苇丛,夜里望过去显得格外幽静。

    对于单身狗来说,那片芦苇丛可能显得有些幽森慎人,可对于情侣们来说,绝对是干坏事的绝佳之地。

    伊墨秋下了车,回头发现白弥沢也跟着过来了,不免有些好奇:“不用送我啦,就这么几步路,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她看了眼时间,发现已经十一点多了,不禁皱眉:“这么晚了你下了飞机就一直在陪我,这会儿肯定累瘫了吧?快回去休息吧,咱们明天见!”

    “墨秋,你看到那片芦苇丛了吗?”

    “嗯?看到了啊,一直都有的,只不过之前都没有注意过怎么啦?”

    白弥沢牵住了少女柔若无骨的小手,指引着她走向那片神秘的芦苇丛地。

    “墨秋,我想对你做一点坏事,可以吗?”

    “我说不可以的话,你能放开我吗?”

    紧紧抱住少女的白弥沢沉吟了几秒后,如实道:“唔,大概不能。”

    “”伊墨秋哑口无言,忍不住抬手轻捶了一下他,羞赧道:“你要对我做什么坏事啊?这里夜深人静的,还有这么多芦苇挡着,你想唔唔!”

    黑暗中,少年俯身准确无误地封住了她的唇。

    耳边时不时拂过的晚风、彼此渐渐急促的呼吸,还有,那柔软到不可思议的触感

    月夜正浓,芦苇丛地里上演着旖旎交织、脸红心跳的一幕,画面只可意会不可言明。

    翌日,伊墨秋吃完早餐拎着书包出了家门,一抬头就看到熟悉的黑色林肯停在路边。

    不知为什么,她下意识去看那片芦苇丛,眼里闪过一抹不知名情绪,转瞬即逝。

    “吃过早餐了吗?”

    “嗯,吃过了。”伊墨秋低头系着安全带,回答:“早上吃的油条豆浆,还抢了伊青岚的一个小酥饼,美滋滋。”

    白弥沢见她有些笨手笨脚的,忍不住就伸手替她整理好,然后,他摸了摸她的头,说:

    “嗯,抢来的小酥饼格外好吃。”

    他以前抢过白沐的披萨,其实也算不上是抢。

    披萨只剩最后一块了,白沐跟他客套了一下,结果,他一反常态,竟真的拿起来吃掉了。

    吃披萨的整个过程里,白弥沢的心情都是极度愉悦的,因为他能感受到白沐内心的崩溃。

    所以,食物还是要“抢”着吃才最美味。

    坐在副驾驶的白沐这时候转过头来,一脸惊讶的看着伊墨秋说:“唉,伊小姐今天系了纱巾啊”

    印象中,少女的脖颈如天鹅般雪白优美,今天突然就拿纱巾缠住了,一时间有些不习惯了:

    “现在又开始流行系纱巾了吗?哎呦时尚真是一个轮回啊,几年轮一次,我记得八十年代那会儿可流行纱巾了,时髦女郎的必备单品啊!”

    伊墨秋与白弥沢对视了一眼,彼此十分默契地选择沉默。

    啊,就让“为什么突然系纱巾”的真相,永埋地下吧,阿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商战教父  烈火青春  梦色璃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绯色婚恋:爱你在对的时光  我的老婆是偶像  恶魔校草强势入住:丫头,躺好  韩娱之咖啡恋人  重生女棋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