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放开学长让我约 第406章 它还是有反应的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406章 它还是有反应的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第406章它还是有反应的

    顶着大太阳游山玩水,回到酒店的时候,众人已经累瘫了。

    “爬山好特么累啊我真希望学校可以改改规矩,可不可以让我们学生自由活动,别集体活动了行不行?”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累死了累死了!”

    伊墨秋也累如狗,回了房间把自己往柔软大床上一摔,就再也不想动了。

    这时,外面传来敲门声,她不耐烦的大吼:“谁啊?”

    “墨秋,开门啊!”来人是田孝慧。

    没有办法,伊墨秋只得从床上爬起来,费力地走去开了门。

    她抬头一看,呦呵,门外这么多人啊,凑齐了?

    “你们不在房里好好休息,都跑我这儿干嘛啊?”伊墨秋嘴上抱怨着,把门口地方腾了出来,转身往里走:

    “就不能让我睡一会么?”

    “要睡也得一起啊,自己偷偷缩房间里睡算怎么回事?”权绍煦第一个走了进来,直奔着房里的沙发而去。

    郑宰允紧随其后,长腿一跨,很快就占据了沙发一半位置。

    他打了个哈欠,懒洋洋道:“哇,权绍煦你的话很有争议哦,你这是打算群的意思么?你这个人很污啊,太肮脏龌龊了。”

    权绍煦:“你给我闭嘴!”

    “我拿来了几副扑克,我们玩牌吧?”米雪莱晃了晃手里的扑克牌,笑眯眯道:“输了的人有惩罚哦!”

    “那赢了的人有什么奖励么?”李桓珉挑眉问道。

    米雪莱加深了唇边的笑,眼睛往伊墨秋的方向一斜,说:“赢了的人,可以获得墨秋爱的抱抱一个,怎么样?”

    众人:“成交!快开始吧!”

    伊墨秋:??

    一群人无视了一头问号的少女,自顾自地围坐起来,各个神情严肃正经,仿佛打扑克是一件无比神圣荣耀的事情。

    见状,伊墨秋也懒得搭理这群智障,嘴角一抽:“那你们玩吧,我回屋睡一会,打完了叫我。”

    “去吧,我一定会赢给你看的,墨秋!”

    “别废话了,赶紧摸牌啊!”

    “一对三,爱要不要!不要我继续了啊?”

    “一对三就想继续,疯了吧?一对勾!”

    伊墨秋把房门反锁起来,这样可以保证她能睡一个好觉了。

    突然,兜里手机震动了,来电显示人:白弥沢

    “喂,怎么这个时间给我打电话呀?”少女哈欠连连,整个人躺平在床上,慵懒的像只猫。

    “怎么,想我了?”

    “嗯,想你了。”电话另一头,少年的小奶音磁性又抓耳:“因为某人一直不主动打电话给我,熬不过你,只能我来打了。”

    “嘁,谁想谁打电话啊,这么简单的问题都不懂?”

    “小没良心的。”白弥沢的语气里透出几分不满,委屈巴巴:“看来你这段时间是一点都没想我啊?”

    “哎呀太忙了,没时间想你。”少女吐了吐舌头,赶紧给某人顺毛:“但是这会儿听到你的声音,哎呀,我这个思念之情就绵绵不绝”

    “行了,打住吧。”白弥沢一脸冷漠:“你这个冷酷无情的女人,我下周一回国,到时候我们好好谈谈。”

    “用什么交谈啊,用语言,还是肢体,还是灵魂啊?”

    “”猝不及防就上了车,白弥沢不禁扶额,无奈道:“墨秋,你被那群人拐带坏了,现在一言不合就开车?”

    “也不知道以前是谁说,我的名字就是一个大写的污来着?不污给你看,岂不是很对不住你嘛?老司机带你上路,贼稳!”

    “希望下周一我回国,你还能这么明目张胆的污。”

    “你这三天两头就回国,还出什么国,留什么学啊,干脆在国内待着算了!”伊墨秋十分机智的转移了话题。

    没想到,白弥沢顺着这个话题接了下去:“嗯,等弄完这次课题,我就打算回国自学了。”

    “这么叼的吗?”

    “嗯,等着我回去,你想怎么污都可以。”白弥沢的话别具深意,不等她回话就继续道:“对了,白沐跟我说,让你有空的时候把猫接回去照顾一段时间。”

    “猫?你是说阿沢吗?”

    “不然呢,你在外面还养了别的猫?”

    伊墨秋摸了摸鼻子,讪笑道:“嘿嘿你不说的话,我都快把它给忘了。”

    “嗯,白沐说了,猫再见不到你估计就把你给忘了。”

    “它已经把我忘了吧?”伊墨秋忍不住吐槽:“它肯定老早就把我忘干净了好吗!”

    “没,现在看到你的照片,它还是有反应的。”

    “比如?”

    白弥沢沉吟了一会,才斟酌用词道:“唔,就它会用爪子去挠、抓,然后不停喵喵叫。”

    “这显然恨透我了吧,我还是不接它回家了吧,我怕被它挠。”

    “墨秋,养了猫就要对它负责一辈子,这是你的责任,不要逃避。”白弥沢循循善诱、语重心长,试图劝服某人:

    “你可以把它当成你的孩子”

    “我一个人生养不了孩子,我要给猫找个爸爸,你有兴趣照顾它吗?没兴趣的话,我去找别人了。”

    “”这还有法好好聊天吗?

    白弥沢叹了口气,最终还是妥协了:“你实在懒得照顾它也没关系,但你要经常去看望它,知道吗?”

    墨秋跟其他女生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对于小动物,她也是喜欢的,可她的喜欢太敷衍,没有责任心和耐心。

    俩人电话聊了一个多小时,直到手机快没电了,白弥沢这才恋恋不舍的挂断。

    “墨秋墨秋,你睡醒了吗?”房门外,田孝慧一边砸门一边兴奋道:“苏哥来了,你快出来我们一起打牌啊!”

    伊墨秋:为毛他来了我就得出去一起打牌?

    心里不太情愿,可她还是慢吞吞地走出了房间。

    客厅一堆人围凑在一起,由泰采妍负责洗牌,从她行如流水、一气呵成的洗牌技术就可以看出,她是个行家。

    “嗯?墨秋出来了啊,好了好了人齐了,我们开始吧!”

    伊墨秋走过来看了眼这个阵仗架势,忍不住问道:“那个采妍学姐,你是裁判吗?”

    “啊?我不是啊,我只负责洗牌,打扑克要什么裁判?”

    “我们改一改规则呗,找个裁判负责洗牌、收牌整理什么的,这样比较方便,而且”

    众人动作停了下来,都抬头看去伊墨秋,静等着她的下文。

    “而且,这样还能有效地防止有人作弊。”

    伊墨秋一本正经的说词,成功把在场人给唬弄过去了,她挑三拣四,最终,选了苏斐当裁判,剥夺了他跟大家一起玩牌的权利。

    开什么玩笑,跟一个开了挂的男人一起玩牌,还不得输的只剩下裤衩?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