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宿醉好难受

    翌日大清早,伊墨秋就接到了辅导员打来的电话,对方又把集合时间、地点跟她重复了一遍,并嘱咐道:

    “请务必把三年级的那几个少爷千金的拽上,这是集体活动,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希望全员到齐的!”

    在辅导员看来,伊墨秋一句话比老师的十句话都顶用。

    那群少爷千金们谁的话都不听,就是对伊墨秋惟命是从。

    你说虐不虐?

    作为老师的贴心小棉袄,伊墨秋自然是要把话带到,她打着哈欠下了床,先是摇醒了睡在旁边的好友田孝慧。

    然后,她走出房间来到客厅,沙发上,两个昨晚喝到嗨最后抱在一起呼呼大睡的少年还未苏醒。

    伊墨秋盯着他们看了一会,实在觉得这种画面不易多见,要照下来好好保存才行。

    于是,她摸出手机对着沙发上的两人就是一通拍,各个角度都来了好几张。

    做完这些事之后,她才咳嗽了几声,拿脚踹了踹两人的屁股,说:“喂,权绍煦、郑宰允,你俩快醒醒!”

    权绍煦睡迷糊了,被踹了半天的屁股才费力睁开一只眼睛,他的声音异常沙哑:“嗯?天亮了?”

    低头一看,少年瞬间被吓到五官车祸飘移!

    “卧槽?郑宰允你怎么会睡在这里?我昨晚跟你一起睡的?”

    权绍煦浑身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嗷地一声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抬起一脚就把还在沉睡的郑宰允狠狠踢了下去!

    这一脚如行云流水般干净利落,让人恍惚有种他是世外高人的即视感。

    只听砰地一声响,可怜的郑宰允以脸着地的方式摔了下去,吃痛地双手撑住地板站了起来:

    “怎么回事地震了么?我怎么掉下来了?”

    等他恍恍惚惚意识到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权绍煦已经一步三跳的离他有十几米远了。

    “喂,郑宰允,我记得昨晚是我先睡的吧?你能不能跟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也睡在沙发上了么,嗯?”

    郑宰允顶着鸡窝头,一脸懵逼:“昨晚发生了什么?唔,让我想想”

    他眉头微皱,努力回想着昨晚的情形,语气缓缓道:“昨晚我说我要去睡觉来着,然后”

    “然后?”权绍煦一颗心都提了起来,表情万分紧张:“然后呢?”

    “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又折回来了,没有回自己的房间睡。”郑宰允脑子有些混乱,宿醉的感觉并不好受,他用手轻拍了自己后脑勺几下:

    “太混乱了,我记不清楚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跟你滚一块去了。”

    “”权绍煦的脸都绿了,不自觉抬高了音量,震耳欲聋:“你不会说话就闭嘴别说啊?什么叫昨晚跟我滚一块去了,谁跟你怎么样了你闭嘴啊行不行?”

    被莫名其妙地吼了一顿,郑宰允自己也很委屈:

    “你那么凶干嘛?你以为我受到的刺激不大么?一睁眼就被踹下沙发,抬头发现原来是你!我受到的精神创伤一点都不比轻!”

    见两个人有大打出手的发展迹象,伊墨秋觉得是时候放猛料了,她重重咳嗽几声:

    “咳咳!你俩先等等,既然你们都记不清楚昨晚发生什么了,那不如,我给你们俩回忆一下?”

    谁料,权绍煦、郑宰允二人竟异口同声道:“不用了!”

    伊墨秋:“为啥不用了,你们俩还是记得点什么内容的,对吧?不然也不会这么排斥了,对不对?”

    “虽然我不记得了,但求生欲告诉我,还是不要回忆起昨晚的事比较好。”郑宰允摆了摆手,转身朝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沙发不算拥挤但也不宽敞,我俩竟然能睡在同一条沙发上就证明,昨晚一定发生了很可怕的事情!既然它很可怕,那我宁愿一辈子记不起来。”

    权绍煦跟着点头,语气笃定道:“是的,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墨秋,就当是我求你了,昨晚的事就揭过去吧,千万别在其他人面前提起来,谢谢!”

    说完,他抓起掉落在地板上的制服外套,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房间。

    伊墨秋站在原地,满脸疑惑与不解:

    这俩人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算了,既然他们非要往歪歪扭扭的方向去想,那她也懒得纠正了。

    随你们脑洞大开的想象好了。

    时间还早,伊墨秋洗漱完毕就和田孝慧下楼去吃早餐了。

    酒店管三餐,采取自助形式,过时不候。

    “昨晚喝太多酒了,今天果然头好痛啊!”田孝慧像条咸鱼一样趴在桌上,恨不得以头抢地:

    “我都那么耍酒疯了,苏哥还是把我拒之门外,不让我进他的卧室好气哦!”

    听她这么说,正在喝咖啡的伊墨秋险先喷了出来:“开什么玩笑?他当然要把你拒之门外了,不然呢,还能搂着你一块睡觉么?”

    如果卫生巾真敢那样做,她第一个拿刀把他砍了!

    田孝慧嘟了嘟嘴,看到对面少女的脸色沉了下来,她底气不足,说话声音愈来愈小:

    “哎呦,墨秋你别想歪了好不好我昨晚也没想着要怎么样,就、就是想进苏哥的卧室,跟他来个秉烛夜谈什么的!”

    “呵呵。”伊墨秋才不吃她那一套,冷笑连连: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脑子里在想什么,当我傻啊?田孝慧,我今天就把话撂下了,你要是敢给我揍我歪门邪道的,想着用**去征服男人什么的我第一个打断你的腿!”

    “嘤嘤嘤,我就算是有那个贼心,也没那个贼胆啊!”说到这个,田孝慧整个人都郁卒了:

    “再说了,你觉得像苏哥那种直男,就算我投怀送抱了,他也根本不懂的好吗?”

    “你是真傻还是当他傻?他什么都懂好吗,只是懒得回应你才一直装傻的!”

    “哇,扎心了老铁!”田孝慧捂住胸口,一副受到会心伤害的模样:“大早上的,不要总说大实话啊!”

    伊墨秋起身叹了口气,拿起田孝慧面前吃空了的盘子,走向自助区。

    她按照田孝慧的口味喜好,夹了不少好吃的,直到盘子堆得满满的才回来。

    “喏,多吃一点吧,待会就要集合了,中午还不知道在哪里吃呢,早餐吃饱一点总没错的。”

    “嘻嘻,谢谢墨秋,还是你对我最好啦!”

    两人吃到一半,权绍煦、郑宰允和李桓珉结伴而来,多半是宿醉的缘故,三人的脸色都不算太好看。

    尤其是李桓珉,他的肤色本来就白皙到近乎透明,这下变得更加苍白了,像是生病了一样。

    “李桓珉,你的气色好差啊,没事吧?”伊墨秋一抬头就被吓了一跳,忍不住关切道:

    “是昨晚没睡好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商战教父  烈火青春  梦色璃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绯色婚恋:爱你在对的时光  我的老婆是偶像  恶魔校草强势入住:丫头,躺好  韩娱之咖啡恋人  重生女棋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