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放开学长让我约 第386章 我是最了解你的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386章 我是最了解你的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第386章我是最了解你的

    “你说什么?王刚不见了?”宋登华举着电话站了起来,一脸惊慌道:“查没查清楚是谁干的,王刚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家人那边什么情况?”

    挂了电话,宋登华忧心忡忡、坐立难安。

    王刚那边联系不上,是他躲起来了呢,还是被暗中保护起来了?

    不管了,如果一直找不到王刚,就只能对他的家人下手了到时候不信王刚不出面!

    宋登华的脸上闪过一抹狠戾,转瞬即逝。

    “妈,给我两千块,学校要组织秋游活动,说是去爬山?”伊青岚走了进来,伸手大大咧咧道:

    “直接给我五千吧,我这月也没什么钱了。”

    “我钱包在床上,你自己去拿吧。”宋登华心烦意乱,没心情跟女儿聊天,摆摆手示意对方拿了钱就赶紧走。

    “哦,知道了。”

    伊青岚见怪不怪,自从知道母亲外面有人了之后,她就知道除非出了什么大事,母亲都不会往她身上投入太多精力了。

    一个女士长方形钱包静静躺在枕头边,亮桃粉色格外惹眼。

    伊青岚打开钱包,拿出了里面所有的现金,数了数,嗯,差不多有六七千块。

    她都拿走了,回头跟宋登华说了句:“妈,我把你钱包里的现金都拿走了哈!”

    “都拿去吧,别乱些乱七八糟的零食吃,知道了么?那些东西最容易发胖了!”

    “知道了。”伊青岚准备合上钱包走人,不经意一瞥,她突然发现钱包内夹层里露出白色一角。

    好奇心害死猫。

    她回头看了眼宋登华,见对方注意力不在这边,她就轻轻将白色一角扯了出来。

    好家伙,这是一张合照。

    照片里,一个长相英俊的青年正搂着宋登华,两人对着镜头笑得格外甜蜜。

    伊青岚:有点厉害了啊,竟然敢把这种东西放钱包里,不怕被爸发现么?

    她心惊肉跳的将照片又塞了回去,情绪变得复杂了不少。

    离开宋登华的房间后,伊青岚在走廊上徘徊了一会,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伊墨秋的房间门口。

    她犹豫了一会,还是鼓起勇气敲响了房门:

    “喂,伊墨秋你在干嘛?”

    房里传来少女略带愉悦的声音,透出笑意:“我在跟我家哈尼视频聊天呢,怎么单身狗,想被塞狗粮么?”

    伊青岚:“”

    无形中,仿佛几吨的狗粮迎面砸来,直接就把伊青岚给砸懵了。

    “你、你家哈尼?谁啊,哪一个啊,白少么?”

    “不是白少还能是谁,难不成还能是你的准未婚夫,郑宰允么?”

    “”伊青岚靠着墙一脸颓靡:“你他妈的,能不能不提那个家伙啊,真是烦死了!”

    过了一会,房门开了,伊墨秋一边打电话一边倚着门框斜眼看着她,调侃道:“看来,你宁愿当单身狗也不想跟郑宰允扯上关系?”

    “你这不说的废话么?”伊青岚的胸口有些堵闷,只要一想到母亲外面有了小白脸,她这心情就n复杂。

    可她身边也没有什么知心朋友可以说话,好像除了一个伊墨秋之外,她伊青岚一个朋友都没了。

    “喂,我房里有两瓶红酒,有兴趣跟我对酌么?”

    “没兴趣,快滚。”伊墨秋转身进了房间,并砰地一声把门给关了。

    留下伊青岚一个人站在原地,脸黑成煤炭。

    “该死的伊墨秋,我诅咒你被三!”

    这一声音量不房间里听得一清二楚。

    “她在说什么,诅咒你被三么?”视频通话里,长相俊美如斯的少年一脸愕然:“这是我听过最不靠谱的诅咒了。”

    “怎么就不靠谱了?也许现在你就已经给我戴上绿帽子了,只是我不知道而已?”伊墨秋走向床边,呈大字型瘫在床上,她高举着手机,语气调侃道:

    “毕竟,外国的女生一个个都很漂亮,又热情奔放,你一个把持不住是吧,也是能理解的。”

    白弥沢目露无奈之色,摇了摇头,说:“热情奔放是事实,可她们加起来也没有你漂亮啊,墨秋。”

    “真的么,我表示很怀疑。”

    “你可以怀疑我,可你不能怀疑你自己的颜值,这对你的后宫们来说是一种耻辱。”

    “”

    伊墨秋对某人的语言艺术佩服的五体投地,好端端的,竟然也能扯到这个?

    “什么叫我的后宫们啊,你说话要不要这么嗯,醋里醋气的?”

    “难道不是么?”白弥沢一挑眉,语气不可置否道:“虽然都是他们在单相思,可因为有你的存在,这几段错综复杂的单向恋变得有规有序,就目前为止,大家都在相互监督,并没有人越轨出格。”

    少年头脑清晰灵敏,冷静地分析完毕后,他又道:

    “可这种平衡性不是永久不变的,一旦当你完成了报仇计划,先前他们勉强达成一致的默契就会被打破,取而代之的是新一轮的厮杀。”

    说到这里,白弥沢狭长的丹凤眼里闪过一抹不知名情绪,注视着屏幕中正在认真聆听他话语的少女,他眸色微深:

    “而你,墨秋,你就是他们厮杀追逐的胜利品。”

    为了得到你,他们可能会不惜一切手段,不惜任何代价。

    “所以呢,你是想告诉我什么?”伊墨秋从床上坐了起来,收起了先前慵懒的表情,她神色渐渐认真了起来:

    “白弥沢,你跟我说这些,是想要表达什么意思呢?”

    “我想说,就算这一切结束,我也可以继续当你的挡箭牌。我想,我会很好地扮演你需要的任何角色,不管是男朋友、未婚夫,亦或是丈夫,我都可以胜任。”

    “所以,你这是在提前向我求婚?”伊墨秋一脸懵逼。

    白弥沢朝她快速眨了下眼,用磁性的小奶音回道:

    “现在多演练几遍,将来正式求婚的时候就不会紧张了。”

    “”

    哪有这么潦草敷衍的求婚啊喂,别说戒指了,就连花束和下跪都没有啊?在视频通话里求婚也是够了!

    少年你是不是对求婚这两个字存在什么误解啊?

    “你说的这件事等以后再说吧。”伊墨秋抬手揉按着太阳穴,略显疲惫的语气里透出坚定与倔强:

    “就算你再怎么说,我也不会改变想法的,阿沢。”

    等一切结束之后,她就跟白弥沢解除婚约,彼此恢复自由。

    如果在那之后,她和他还有缘分就重新在一起吧。当然,如果两人有缘无分,那就这样吧,各自安好。

    “墨秋,不管你兜兜转转多少次,最终,你都会回到我的身边。”

    画面中,身穿白色衬衣的俊美少年坐在沙发上,他五官精致,眉目阴柔寡淡,整个人看起来略显忧郁慵懒。

    可他的眼神却如隼般锐利,仿佛可以看透一切。

    “因为,我才是最了解你的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