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放开学长让我约 第381章 别哭了太丑了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381章 别哭了太丑了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第381章别哭了太丑了

    伊墨秋觉得,苏斐真乃神人也。

    “我就纳了闷了,你好端端的在你家楼下站着,怎么就招惹上杀人犯了?你俩到底是怎么打起来的,你还让人捅了一刀?”

    伊墨秋接到电话赶去警局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

    比起蹙眉忧心不已的权绍煦、哭个不停的田孝慧,她算是最淡定的一个了。

    就算在心里把苏斐骂了个底朝天,也仍然无法掩盖担心与后怕。

    “到底怎么回事啊?”

    苏斐腰上缠了绷带,除了脸色有些苍白之外,他看起来压根不像个被人捅了一刀的受害者。

    “我隔着老远看到那个人有些不对劲就走过去,然后发现他袖子里藏了刀,一脸杀气腾腾,看他那副样子就知道放任他离开会发生怎样可怕的事情。”

    苏斐避重就轻,这番说辞跟刚才同警察说的没两样:

    “那人说话颠三倒四的,一个劲说要杀了她,杀了她虽然不知道他准备杀了谁,但我一个热血青年,总不能放着不管吧?我就拦着他了,结果就被他一刀捅了。”

    “再然后你就把对方一拳砸晕了?”

    “是啊,不把他打晕,难不成还等着他继续捅我?”

    伊墨秋深吸一口气,努力压下心头阵阵上涌的怒火:“不是你既然有一拳把人砸晕的实力,为什么还会被他一刀捅了?”

    这种事情,难道不可以避免的么?我就不相信你躲不开他挥来的那一刀子!

    为什么不躲开啊?为什么站在原地让那个疯子捅你啊,你是脑子有病吧?

    听到少女怒不可遏的心声,苏斐沉默了许久,才干巴巴道:

    “他捅了我一刀,我把他砸晕,我这叫正当防卫。如果他没有动我,我直接就把人砸晕,这一切就成我的过错了。”

    “”伊墨秋气到昏厥,身子晃了晃,险先没有站稳:“所以,你当时就已经想好这些后续了是么?”

    “那必须的啊,我既然勇敢冲上去了,自然不得不考虑后果。作为一个成年人,必须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我给自己留了一条后路,没什么问题吧?”

    虽然他被捅了一刀,受了伤,可所有证据矛头都指向了行凶的男人证明对方的的确确是一个危险人物,拥有反社会人格。

    “那个男人因为前女友把他甩了一直忿忿不平,之前就在跟踪他的前女友!今晚要不是刚好被我拦下了,他的前女友就遇害了!”

    说起这个,连警察都对苏斐称赞不已:

    “他说的没错,经过我们初步调查,这个行凶者名叫李甫,半个月前他刚与女友分手,估计受到不小的刺激。今晚真是幸亏了你们的朋友及时出手啊,那个李甫身上可不仅是带了凶器,我们还搜出了大量安眠药!”

    听了这些,田孝慧哭得更凶了,眼泪像是不要钱一样哗哗往下淌:

    “呜呜呜苏哥你当时流了好多血,吓死我了呜呜为什么那么傻啊,觉得不对劲直接报警不好么?偏要自己冲上去啊?”

    万、万一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那我该怎么办啊?我可不要守活寡!

    “咳咳!”苏斐突然被呛到了,猛地咳嗽了起来,一时间扯到腰上的伤口,疼得他呲牙咧嘴。

    全程保持沉默的权绍煦,终是开了口:“我觉得这事,苏哥没有做错。”

    法律有的时候,保护的不是受害方,而是弱者。

    苏斐很聪明,一开始就把自己摆在了弱者的那一方,这么一来,什么事处理起来都方便容易多了。

    可以说,苏哥这一刀子,挨得值。

    但他也有个疑问,苏哥是怎么一眼就看出来那个李甫有杀人之心的?

    这晚上黑灯瞎火的,难不成,苏哥有一双火眼金睛不成?

    “我当时无聊就东张西望,看到一个鬼祟的身影穿过黑暗,我肯定下意识盯着看啊!越看越觉得对方很可疑,所以我就”

    苏斐无奈耸耸肩:“反正,我受伤也不严重,这事就这样吧。”

    “你还想受多重的伤啊?”一直在哭的田孝慧突然把音量抬高,吓了周围人一大跳。

    她顶着一双红通通的兔子眼,那表情恨不得当场活吞了某人。

    “你到底有没有一点自觉啊?医生说了,刀子要是再往里面捅一寸,你的小命就要不保了!”

    从没见到田孝慧这么愤怒的样子,苏斐有些发愣:“我这不没事么?你这么凶是要干嘛,再怎么吼我,伤口也不会自动复原啊!”

    “你闭嘴啦!”田孝慧边哭边吼他,声音格外震耳欲聋:“从现在开始,你不许说话了,每次说话都会扯到伤口吧,你不疼我还疼呢!”

    “受伤的明明是我吧,你疼个p啊?”

    “老娘我心疼啊!”

    “”

    警局里彻底静了下来,变得鸦雀无声。不少人都纷纷用微妙的目光注视着他们,那表情仿佛在说:我们在辛苦加班啊,你们还塞狗粮?

    苏斐怎么也没想到田孝慧竟然会说她心疼这种话,一时间很尴尬,他动了动唇,半天也没想好要怎么接话,只能低头装傻了。

    “权绍煦,你有没有闻到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味道?”伊墨秋突然开口道。

    少年一怔,使劲嗅了嗅,一脸懵逼:“啊?什么味道?”

    “狗粮的味道。”

    “”

    权绍煦一阵无语,看着低头默不作声的苏斐,又看了看还在一旁啜泣不止的田孝慧,他有些头大道:

    “喂,你们两个也真是算了算了,我跟墨秋不管了!反正也没我俩什么事了,我们先走了!”

    说完,他一把拽住了身边少女的手腕,强行将她人拖走了。

    “苏哥,眼镜妹就交给你了,你俩今晚互相扶持吧!”

    远远地,传来权绍煦的这句饱含深意的话语,这让田孝慧更加无措了,但她更多的还是委屈,在一通担惊受怕过度之后,取而代之的情绪除了委屈,没别的了。

    凭什么啊,凭什么苏哥可以拿他自己的身体这么儿戏,一点都不在乎?

    好像被捅了一刀的人,不是他自己一样!

    他就不能稍微体谅考虑一下旁人的感受吗?

    警官录完笔录,朝苏斐摆摆手,说:“行了,这边就没你们什么事了,赶紧回去歇着吧。”

    然后,指了指距离苏斐不远处那个一直抽噎哭泣的女孩子,警官用过来人的口吻道:

    “赶紧哄一哄吧,人家多担心你啊,你就这么一种无所谓的态度?现在你不觉得怎么样,等你老了你就后悔了!”

    苏斐:“我怎么没哄啊,她就是哭不停啊,我有什么办法?”

    “你压根就没哄我好不好?”田孝慧哭到打嗝,脸上满是泪痕,镜片已经被泪水模糊透了,压根看不清楚她眼底的情绪。

    但苏斐知道,她此时此刻的心情多半不会很美好。

    “那我现在哄你,你别哭了?”他用一种打商量的语气说:“喂,别哭了,你哭起来太难看了,少哭一点吧。”

    警官扶额,一脸小伙子你没救了的无可奈何。

    果不其然,听了苏斐的“安慰”后,田孝慧的表情变得呆愣了起来,半晌后,她仰头嗷地一声,哭得更凶了!

    “呜呜呜我这么担心你,你竟然还敢嫌我丑?哇”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