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她可能有病

    四人唱完歌去吃了甜品,吃饱喝足,准备各回各家了。

    “那就这样,权绍煦送我回去,苏哥,我家孝慧就拜托你了啊!”伊墨秋双臂环胸,表情微妙地看着苏斐,说:

    “请务必把她安全送回家,谢谢!”

    苏斐顶着一双死鱼眼,有气无力道:“我没有车,怎么把她送回去?帮她叫个车不行么,她自己没有腿还是没有脑子,大白天的回不了家么?”

    “不送也行,你把刚才的两千块退给我吧。”伊墨秋朝他摊开手掌,笑眯眯道:“钱还我,送人的重任就不劳烦你了,我自己来。”

    田孝慧的呼吸一滞,心道万一苏哥是个有骨气的,真的把钱退回去也不送她,那可怎么办啊?

    结果,苏斐叹了口气说:“行吧,我会送佛送到西的。”

    田孝慧:……哇,还是金钱管用。

    就这样,伊墨秋把好友丢给苏斐,自己拽着权绍煦离开了。

    返回的途中,权绍煦一边驾车一边道:“你就不怕苏哥把田孝慧一人扔马路上,自己跑了么?”

    “不至于吧。”伊墨秋心里也没底儿,被权绍煦这么一提醒,她忍不住给田孝慧发了条信息:

    很快,田孝慧就发来了回复:

    伊墨秋:卫生巾那个老抠……就不能帮你叫辆车么?

    气得她直翻白眼,嘴里不停吐槽:“你说说,这个世上怎么会有卫生巾那么奇葩的男人啊?”

    “别这样,说不定田孝慧心里反而高兴了呢,又坐公交车又坐地铁的,这样两人相处的时间也久,路上可以聊很多。”

    权绍煦在一旁开导宽慰她,句句在理:

    “你也别埋汰苏哥了,他再怎么糟糕奇葩,那也是田孝慧喜欢的人。我能理解你不待见苏哥的心情,可你看在田孝慧的面子上,也得对他好一点,不是么?”

    “哇,看不出来啊,你这小子关键时候说得还挺头头是道的?”伊墨秋斜眼看着他,表情不算多么友好: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私底下跟卫生巾合得来,你俩平时没少约吧?”

    “偶尔约饭,或者约去篮球场打打球。苏哥的运动神经不错,球投得特别准。”权绍煦耸耸肩,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他又道:

    “哦对还有件事,我怀疑他是故意跟咱们说他是gay的,经过相处,我发现他并不像是那个……嗯,怎么说呢,男人在这方面的直觉还是蛮准的,我觉得他不是。”

    “我管他是不是,就算他真的是,也得想办法给他掰直了!”

    伊墨秋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最麻烦的不是卫生巾的古怪脾气,而是他如同开了挂一样的超能力!

    一眼就看穿别人在想什么,这简直就是作弊啊!

    提前有了防范,真是铜墙铁壁、刀枪不入了。

    前方红绿灯,权绍煦把车停了下来,转头看了少女一会,倏地伸手替她按了按太阳穴附近,低声道:

    “怎么了又头疼了?你最近是不是经常头疼啊,不行赶紧去医院做个检查吧!”

    他的力道不轻不重恰到好处,按了几下,伊墨秋就觉得有明显的好转,紧蹙的眉头也因此而舒展开来。

    她笑着说:“厉害了啊,手法不错啊,在家没少练吧?”

    “我妈也经常头疼,小时候我就是这么替她按摩的。”权绍煦一脸洋洋得意:“怎么样,我的手法是不是很流弊?其实我更擅长按摩全身的,找个机会你试一下?”

    “呵呵不用了,我怕你按着按着就霸王硬上弓了,惹不起惹不起。”伊墨秋连连摆手,一脸敬谢不敏:

    “话说回来,咱们今天逃了一天的课,真的没问题么?总觉得心里毛毛的,有点忐忑不安……”

    “逃课怎么了?到时候老师追究起来,就说忘写假条了呗。”权绍煦在这方面颇有经验,表情漫不经心道:

    “更何况,一般情况下老师是不会多嘴问的。”

    “为什么这么肯定?”伊墨秋很是不解。

    “幽月教职工阶层地位再高,也高不过学院的股东们,就连院长都是给他们打工的……”

    伊墨秋听得有些糊涂,连忙出言打断了他:“你能不能讲重点?”

    “我妈是幽月的股东之一,打工阶层敢惹我么?”权绍煦唇边挂着一抹轻蔑的笑,眼神倨傲又霸气:

    “而我喜欢你的这件事在幽月谁人不知啊,有哪个不长眼的狗东西敢惹你?”

    “……那你很棒棒了,我要给你鼓鼓掌了。”伊墨秋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为了压下去这股尴尬的情绪,她佯装淡定地拍了拍手。

    或许是有阴影心结的存在,伊墨秋一直不太理解像权绍煦这种,可以坦然表达自己所爱的魄力与勇气的人。

    像她这样的,就不敢。

    在她看来,喜欢上一个人,这件事本身就是大忌,会变成她的弱点,会被当成小辫子一样揪住,然后利用这个狠狠打击凌虐她。

    就像苏斐曾经说过的,可能她对于“心上人”这三个字存在一定误解。

    从某种角度来说,伊墨秋的心理有些畸形病态,是需要治疗的。

    “怎么了,好端端的突然走什么神?”权绍煦空出一只手在伊墨秋的眼前晃了晃,成功唤回了她的注意力。

    “想什么呢,想得那么专注?”

    “我在想……”伊墨秋沉吟了几秒,表情有些郑重其事:“我在想,等复仇大计结束之后,我是不是应该去找个心理医生咨询一下?”

    权绍煦一愣:“怎么了,你怕你报完仇,心理就变态了么?”

    “……也不是,就、就是觉得或许在其他方面需要咨询吧。”

    “咨询哪方面,感情方面么?”权绍煦一眨不眨地看着她,目光如炬:“你是终于意识到自己的感情方面有问题了是么?”

    “……你什么意思啊?

    “没、没什么,你当我什么都没说。”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商战教父  烈火青春  梦色璃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绯色婚恋:爱你在对的时光  我的老婆是偶像  恶魔校草强势入住:丫头,躺好  韩娱之咖啡恋人  重生女棋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