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你真难哄

    伊墨秋一上午都在低气压,这导致中午吃饭的时候,众人大气不敢出。

    这大概是二年ec班最最鸦雀无声的一个午休了,club成员一个个都降低自我存在感,生怕这时候撞枪口,就更不要说其他人了。

    习惯在教室里吃饭的几个同学抱着午饭就往门外跑,生怕跑慢了被怼。

    就这样,偌大的教室里只剩下伊墨秋等人。

    气氛一度很压抑,场面快要控制不住了。

    田孝慧是一群人里唯一一个知道真相的,但她不敢说,只能假装不懂墨秋为什么心情不好。

    ……身边人虎视眈眈的,她可没胆子说啊!

    “哇,今天的鳗鱼饭真是香啊,墨秋,要不要尝尝看?”郑宰允递给伊墨秋一个干净的勺子,朝她挑了挑眉:

    “没有什么是美食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多吃几顿。”

    “你说的没错。”伊墨秋接过勺子,从郑宰允的饭盒里挖走了一大勺的鳗鱼饭,她边吃边忿然道:

    “有吃有喝,为什么要跟自己的胃过不去?”

    但她的心里怎么这样堵啊,烦死了!

    伊墨秋平生最讨厌的就是冷暴力了,如果白弥沢这次还敢这样对她……他要是还敢的话,她绝对不会再原谅那个家伙了!

    妈蛋的!

    嗅到了一丝杀气,求生欲让米雪莱将快到嘴边的问题又咽了回去。她嘴巴张了张,半天也没能酝酿出一句,总觉得不管哪个开场白都很糟糕。

    算了,她还是闭嘴老老实实吃饭吧,这时候谁撞上枪口谁倒霉。

    “墨秋,我这份宫保鸡丁盖饭也很赞,喏,给你尝尝哈!”田孝慧也挖了一勺,小心翼翼地喂给了伊墨秋。

    见她真的吃了下去,田孝慧才暗暗松了口气:哎,白少也真是的,他跟墨秋吵架,害这群人胆战心惊、坐立不安的,实在太过分啦!

    好在白弥沢这次没有继续玩冷暴力,他下午给伊墨秋发了条短信:

    只是看回复的消息,白弥沢就能感受到伊墨秋那波涛汹涌的怒意,他从来都不知道女孩子那么易怒记仇。

    过了一晚,他已经有些记不太清两人为什么要吵架了。

    盯着这条短信内容看了足足有十分钟之久,伊墨秋这才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呼,看在某人还知道认错的份上,今晚就不给他甩脸子了!

    就……就心平气和的,好好谈谈吧。

    放学后,伊墨秋同田孝慧告别,拎着书包匆匆离校。

    校门口不远处的树荫下,停靠着一辆黑色林肯。

    伊墨秋跑过去的时候,车门恰好开了,一个颀长的身影下了车。

    “墨秋,我很想你。”白弥沢不等她开口,就率先冒出这么一句。

    “……少跟我来这套,那晚我走的时候也没见你拦着我啊?”伊墨秋翻了个白眼,换了个姿势拎书包,她直接越过了少年钻进了车内。

    车上就她一个,别说白沐了,就连司机的身影都没见到。

    伊墨秋有些懵逼:“你一个人来的?”

    “嗯,我怕有其他人在场不方便,所以……”

    “有什么不方便的?”伊墨秋的表情很是诧异:“算了,这都是小事。你不是要跟我谈一谈么,谈吧。”

    “……”白弥沢坐上了驾驶位,歪头用那双狭长的丹凤眼看着她,轻声道:“在这里?”

    “是啊,不在车上在哪里谈?在哪里谈都一样吧?”少女双臂环胸,一副“有话赶紧说别耽误时间”的模样。

    秉着不管谁对谁错都不可能是自己女票错的原则,白弥沢沉吟了一会,说:

    “对不起,昨晚我的态度很有问题,不应该那样质问指责你……明明你已经耐心和我解释过了,甚至把朋友的**都暴露给我,可我还不依不挠,拿一些并不成立、莫名其妙的理由来逼迫你……”

    “看来,你的确有在好好反省自己?”

    “昨晚我想了很久,越想越迷茫,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要吵架?我的意思是,我不太懂昨晚的我是怎么想的,竟然在你面前表现的那么不成熟。”

    如果哄女朋友是一种技能,那么,白弥沢一定是这方面无师自通的高手。

    伊墨秋的性子说白了,吃软不吃硬,对方越钢,她越强。如果对方软下来,她也不忍心再死咬着不放了。

    “唔,其实你昨晚你担心的那些,也不是全无道理啦……”少女轻咬着嘴唇,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你是担心卫生巾会变成权绍煦、郑宰允他们那群人呗?我跟卫生巾不是那种关系啦,不过,有一件事我想我需要跟你报备,嗯,就是……”

    伊墨秋有些吞吐,她不敢跟任何人坦白苏斐有超能力,因为,不是每个人都像她一样心理强大。

    说好听了她是百坚不摧,说难听了,就是经历的糟心事多了,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可白弥沢跟她还不一样。

    见伊墨秋皱着眉头,一副犹犹豫豫、不知道该从何说起的样子,白弥沢也不着急催,就这么默默注视着她,静静等着下文。

    “唔,如果我说,苏斐想加入我们,而我也没什么意见的话,你会跟我闹吗?”

    车内徒然陷入了沉默,谜一样的气氛,沉闷又压抑。

    伊墨秋的呼吸有些憋闷,看着眼前一言不发不知在想什么的少年,她抿着唇小声嘀咕:

    “嘁……真的是,还不如跟我闹呢,这样沉默太尴尬了吧。”

    “理由?”不知沉默了多久,白弥沢终是开了口:“你这样做的理由是什么,可以告诉我么?”

    伊墨秋深吸一口气,把当初对郑宰允说过的台词又搬了出来,重复了一遍。

    听完,白弥沢表情一变,浅褐色眼眸隐隐闪动着一丝危险:

    “苏斐之前竟然调查过你?他想干什么,难道仅仅是想跟你搭档入伙这么简单么?他跟宋登华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竟然想要借你只手来完成?”

    “这一点,郑宰允私下应该在调查了吧?我也没说一定要让他加入,唔,你们可以反过头去调查他嘛,如果他身份可疑,那么,把一个有问题的人摆在我们能看到的地方,总比让他藏在暗要好吧?”

    “这倒是。”白弥沢眉头一松,似是接受了伊墨秋的这种说法:“我会派人调查的,在完全排除掉苏斐这个人的嫌疑之前,我个人不建议你接纳他。”

    “嗯嗯,听你的,在你说他ok之前,我是不会让他加入的。”

    说完“正经事”,白弥沢开始说“不正经的事了”:

    “墨秋,昨晚都是我不好,请原谅我好吗?”

    “我本来打算,如果你一整天都没动静,明天我就跟你解除婚约呢。啧,可惜了啊……”

    “以后吵架,我会第一时间向你认错赔罪的!”少年一脸严肃认真。

    听了这话,伊墨秋一秒变面瘫脸:“还有下一次?你还想跟我吵?”

    “……”

    #一句话说不好瞬间火葬场#

    #我的女票有点难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都市玄门医王  神奇牧场  小农民的随身道田  神级美女召唤  傲娇女神,逆袭吧!  超级科技图书馆  荒岛生存法则  豪门新媳:高冷总裁进错房  惊鸿赤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