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我怎么办啊

    伊墨秋出门太急,手机、钱包都没拿,路上,她向家里雇佣的司机借了手机打电话。

    “喂,孝慧吗?都几点了,你还没睡醒?”

    “唔……是墨秋啊,我刚还在梦里呢……这个时间点打来,怎么啦?”

    伊墨秋加快了语速,但吐字依旧清晰:“孝慧,你今天帮我请假吧,我家里出事了。”

    “哦好……唉?怎么了墨秋,你家出什么事了?”田孝慧的声音一开始还很迷糊,突然就变了音调,然后,她整个人都精神了:

    “是不是伊青岚又闹幺蛾子了?”

    “嗯,她割腕自杀了,刚被救护车抬走……生死未卜。”

    另一头的田孝慧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卧槽?她割腕自杀?真的假的啊,妈呀,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老巫婆是不是又要让你背锅?”

    “不知道呢,希望平安无事吧。”伊墨秋垂下眼帘,声音压低了几分:“总之,你今天先帮我请假,其他的,等我这边忙完了再抽空跟你说。”

    “好好,我这就起床……那个,墨秋啊,要不我今天陪你算了?我让桓珉哥帮忙请假,你看怎么样?”

    “你直接说你困到不想起床上学不就好了?”

    “……嘻嘻,还是墨秋你了解我。”

    伊墨秋无奈的按了按太阳穴,妥协了:“行吧,你一会来中心医院找我,正好我也有事要拜托你帮我。”

    “ok,没问题!”

    挂了电话,伊墨秋将手机还给了司机,发现对方正一脸懵逼+震惊:“真的假的啊,伊大小姐割腕自杀了?”

    “嗯,好像是的……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我起来的时候,她人已经被救护车抬走了。”

    司机持续性懵逼,久久没能回过神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竟然让她有勇气割腕自杀?她还在叛逆期么?”

    “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无法承受了吧。”伊墨秋用过来人的口吻说道:“自杀有时候只是一种逃避现实的手段。”

    “哎,现在的青少年啊很多都有心理问题,不是说你们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心里都有病哈,我的意思是说,你们看起来天真无邪、无忧无虑,实际上可能承受了很多我们大人想不到的痛苦和压力。”

    前方堵车严重,变成了司机大叔侃侃而谈的舞台,他从伊青岚为例,讲述了不少青少年自杀未遂的案例,每一个案例背后都是一段黑色阴霾,话题愈来愈沉重压抑。

    讲到最后,他甚至开始担忧怀疑伊青岚是否遭遇了x骚扰,甚至是x侵。

    “……大叔,您说的这些都对,但我觉得,伊青岚之所以割腕自杀,并不是因为她在这方面受到了侵害。”

    伊墨秋无奈打断了司机无边际的猜测,指了指前方的路段说:“前面那个路口左拐驶入c路,绕着走尽量避开拥堵路段。”

    “好的,二小姐。”司机应了一声,不甘心的回头又看了她一眼,说:“你跟大小姐是好姐妹,你最好私下问问她,切忌不要问的太明显,你可以试探她一下……”

    “麻烦,前面左拐。”

    “唉,好的好的。”

    抵达中心医院,伊墨秋步伐匆匆的走进一楼大厅,在前台询问后,她乘坐电梯来到六楼,直奔血管外科而去。

    伊青岚不在icu,应该是已经脱离了危险。

    病房里,宋登华跪在病床边哭化了妆,因为医院还没给分配vip独立病房,她不敢大声怕影响了周围病人的休息。

    就这样小声啜泣着,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噼里啪啦往下掉。

    “我可怜的岚岚……你这孩子你说说,你怎么会想要自杀呢?如果你死了,妈妈怎么办啊?妈妈可就你一个孩子啊……”

    伊砷站在一旁,比起哭到崩溃的宋登华,他看起来太过淡然了,甚至有些冷漠。

    “如果不是佣人发现的及时,女儿可就救不回来了。”

    “呜呜呜……我的傻孩子啊,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就割腕闹自杀呢?”宋登华边哭边抬头用红通通的眼睛看着伊砷,声音沙哑道:

    “你,是不是你太偏向另一个女儿,忽略了我们岚岚的感受?”

    “你这是在埋怨指责我?”伊砷怒极反笑,双手背在身后,神情冷厉严肃:“倒不如问问你都干了什么好事吧?昨晚你又醉醺醺的回来了,天天晚上忙着应酬,你是有多忙啊?”

    “我、我那也是为了咱们的公司啊……b市的地产开发屡遭打击,我怀疑是同行打压报复,就是不让咱们在b市立足!资金周转不开,我不想看到你一个人那么操劳,所以,我这才回归事业,想要与你夫妻共度难关!”

    宋登华说着说着,眼前又模糊一片了:“难道,我做错了么?”

    本以为这番肺腑感言会让眼前人感动不已,谁料,伊砷全程都是一脸冷漠,不仅没被感动,他眼底还升起一抹嘲讽。

    “是么,你真的在为公司操劳努力么?”

    宋登华心里一咯噔:“老公,你这是在……怀疑我么?”

    “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伊砷低头斜了她一眼,很快收回了目光:“你自己干了什么,你心里最清楚。女儿还在昏迷,我不跟你一般计较,这件事,等以后我再跟你好好算账!”

    “老公,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

    伊墨秋抬手敲了敲房门,开口道:“爸,宋阿姨,我进来了。”

    被这么一打岔,宋登华也不好再追问下去,抬手抹去脸上的泪痕,她撑着床沿边站了了起来。

    “墨秋来了啊,今天你就别去上课了,在病房里陪陪你姐姐吧?”

    “那是当然,我已经请过假了。”

    伊墨秋缓缓走近病床边,本来是想演戏的,可不知怎么了,当她看到脸上毫无血色的伊青岚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时,鼻头蓦地一酸,眼泪就这么毫无声息的滚落了下来。

    “你姐姐没事了,只是人还很虚弱,所以还没苏醒。”伊砷一见到伊墨秋落泪就心有不忍,他从口袋摸出手帕,动作轻柔地替她擦拭着眼泪,语气温和慈祥道:

    “墨秋,你好好陪陪你姐姐,陪她说说话,嗯?”

    “嗯,我会的。”

    伊砷低头看了眼时间,说:“我还有个会议要开,时间不早了得先走了。墨秋,等中午的时候,你去医院餐厅替岚岚买一份午饭,最好以粥为主,清淡一点的就行。”

    “知道了,爸爸,您去忙吧,这里有我呢。”伊墨秋挥了挥手,送走了伊砷和宋登华。

    直到两人走了之后,她才转回头望着肤色几乎要与床单融为一体的伊青岚,低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你昨晚到底经历了什么啊,闹自杀?”

    这时,病床上的人恰好睁开了眼睛。

    “伊墨秋……我该怎么办啊?”

    一睁开眼,伊青岚就默默流下了泪水,哭得无声无息:

    “我摊上大事了……怎么办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梦色璃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绯色婚恋:爱你在对的时光  我的老婆是偶像  恶魔校草强势入住:丫头,躺好  韩娱之咖啡恋人  重生女棋神  重生之都市狂仙  明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