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心脏好疼啊

    伊墨秋一脸恍惚的走进咖啡厅,看都不看直接往楼上走。

    “喂,这边,你往哪走?”权绍煦的胳膊都快挥断了,对方愣是没看到他。

    “刚才在想事情,没看到你……抱歉啊。”伊墨秋在权绍煦对面坐了下来,手捧着一杯柠檬水,还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呼,今晚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回家之后要好好消化一下。

    “那个脑残又给你灌输什么东西了,你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权绍煦单手撑头,他挑高了一边眉,狐疑道:

    “他没对你怎么样吧?”

    “没有。”伊墨秋摆摆手,说:“我们两个……聊了一会,矛盾化解了,以后大家还是好朋友。”

    权绍煦一听,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谁跟那种脑残是好朋友啊?墨秋,你该不会是被他洗脑成功了吧,你也脑残了么?”

    “……趁机骂我,你是想死么?”少女脸色阴沉了下来,眼神幽森可怕。

    “不、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权绍煦端起桌上一杯咖啡,掩饰道:“我的意思是,我这不怕你被那个家伙给同化了么?你都跟他说什么了?”

    “呃……”伊墨秋停顿了一会,才慢吞吞道:“他小时候受过刺激……其实不怪他,后来跟他谈了一会,他就明白了。”

    权绍煦露出一种吞了苍蝇的厌恶表情:“什么鬼,你直接说他成功博取了你的同情心和注意力不就得了?”

    玛德,如果扮蠢可以获得你的好感,那老子也可以豁出去啊?

    想到这里,权绍煦正襟危坐,眼神异常坚决认真:“墨秋,你听我说,其实吧,我小时候也遭受过创伤……”

    伊墨秋很快打断了他,毫不留情道:“这就是你现在宛如一个智障的理由?”

    “……”

    权绍煦:好气哦,我喜欢的人总往死里怼我!

    回了伊宅,佣人小声告诉伊墨秋,夫人回来了。

    “是么,她什么时候回来的?”

    “大概一个小时之前吧。”佣人老实说道。

    伊墨秋扶着栏杆,眼睛盯着宋登华房间的方向,说:“回来之后,她都干嘛了?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么?”

    佣人回想了一会,皱眉摇了摇头说:“没有,夫人还是像往常一样在客厅沙发坐了一会,然后就去了书房。”

    “书房?”伊墨秋眯了眯眼,表情有些复杂晦暗,她潦草点头就把佣人给打发了。

    上楼回了房间,伊墨秋将房门反锁后,开始思索琢磨了起来。

    因为相信了苏斐的特殊能力,所以,她现在可以百分百确定,那天持刀扑向她的歹徒,就是宋登华派来的。

    那么问题就来了,宋登华想干嘛?想杀了她么?

    伊墨秋感到很无辜,她现在还什么都没干呢,难道就已经让宋登华感受到威胁,迫不及待的想要干掉她了?

    还是说……

    伊墨秋换了一身居家服,从柜子里找出一盒桃酥,这种口味比较适合中老年人。

    她拿着桃酥下了楼,正巧,伊砷回来了。

    “爸,我路上帮您买了桃酥,不知道这个口味合不合您胃口。”

    “什么桃酥啊,我看看……哦这个牌子的,老品牌了啊,爸爸最喜欢吃了!”伊砷接过桃酥,喜滋滋地拥抱了女儿一下,他说:

    “对了,我还有件事要跟你说。”

    伊墨秋保持着脸上甜美的笑容,歪着头问:“什么事呀?”

    “下个月爸爸会赠送给你公司的股份,岚岚现在有0.5%,我打算直接给你0.6%,反正今年岚岚生日我还会送她的。这样你们两姐妹就持平了,你说好不好啊,墨秋?”

    “爸爸,这件事您跟宋阿姨商量过了吗?她同意吗?”伊墨秋脸上有些担忧,她眸色清澈透底,轻咬着嘴唇说:

    “万一,宋阿姨她不喜欢您这样做,那可怎么办?要不然,还是算了吧,爸爸,我现在已经很幸福了……”

    “哼!别提她,公司上的事情是我说了算,她的话动摇改不了我!”不知怎么了,伊砷突然冷哼了一声,他神情有些不悦道:

    “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墨秋,你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和压力,知道吗?你是爸爸的好女儿,岚岚有的,你也必须有!”

    说完,他拿着桃酥就转身走了,留下伊墨秋一人在原地,浅笑嫣然。

    “是吗,那我就先……谢谢爸爸了。”少女低垂着头,嘴角翘起一抹嘲讽的弧度。

    让宋登华心情迫切的原因,找到了。

    距离开学还有一周,伊墨秋几乎每天都与苏斐见面,为了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不让对方听见什么不得了的内容,她一直在隐忍、纠结。

    餐桌上,苏斐正以极快的速度进食,真的像极了几天没有吃过饭一样。

    当他把盘里最后一块炸鸡塞进嘴里之后,咀嚼了几下,才道:“你有什么事求我,就直说。”

    “都说了,不要窃听我的心声!”

    “我没有窃听,但你一脸便秘的表情摆明了就是有话要对我说。”苏斐将嘴里食物咽了下去,抽出纸巾抹了抹嘴角,他语气认真:

    “这种事,用不着能力也能看出来。”

    “……”伊墨秋叹了口气,双手攥紧了拳头抵在桌面上,酝酿很久,她才说:“你……可不可以帮我……”

    “帮你什么?”

    “帮我……报仇。我的妈妈,被我后妈害死了,她的这一生都在被那个恶毒的老巫婆剥夺侵略着,她失去了爱情,失去了家,最后,连她自己的性命都没能守住。”

    心脏像是被插入了利器,随着砰砰跳动的频率而传来阵阵剧痛,那种痛楚,让伊墨秋不自觉泪眼模糊,眼泪止不住的流。

    “我知道我的请求很莫名其妙,但是,如果我有了你的帮助,那么计划就会变得容易许多……拜托了,请你帮帮我,不管你提出什么要求,我都会答应你的!请……请你考虑一下,好不好?”

    苏斐吃完了一桌子的菜,眼敛微垂,似是在思考着什么。

    伊墨秋也不打扰他,两人就这么陷入了沉默,气氛略压抑。

    不知过了多久,苏斐才终是开了口:“好疼啊。”

    “啊?”伊墨秋愣住了:“哪里疼,你怎么了?”

    苏斐捂住胸口,刚才他又忍不住窃听了少女的心声,对方心中的苦楚几乎同时传递到他的心中,仿佛心脏被捏爆的剧痛难忍。

    这得是承受了多少痛苦,才会让心脏的负荷如此之重。

    好疼啊,心脏。

    这种程度上的感同身受,真是太糟糕了。

    苏斐调整呼吸,神情依旧淡然自若:“胃好撑啊,吃太多了。”

    伊墨秋:我有一句cnm我现在就要讲!

    “学生的任务就是要好好学习啊,不要随随便便在心里骂人。”

    “……都说了别窃听了,你这人听不懂是吧?”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商战教父  烈火青春  梦色璃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绯色婚恋:爱你在对的时光  我的老婆是偶像  恶魔校草强势入住:丫头,躺好  韩娱之咖啡恋人  重生女棋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