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差点被捅了

    一盘盘三文鱼寿司端上桌,苏斐这次进食比那晚还要快,五分钟之后,他面前已经叠了几个空盘。

    “盘子里的寿司确实不多,但你也吃得未免太快了吧?”伊墨秋的嘴角抽了抽,默默将自己这份三文鱼寿司推给了他,说:

    “慢点吃,没人跟你抢,不够的话再要,我管你饱。”

    饭量大又喜欢吃日料,多来几次,一般人请不起的。

    想到这里,少女勾起唇角,心里莫名升起一种愉悦与满足:

    还好,我现在不是一般人,我穷得只剩下钱了。

    “咳咳咳!”不知怎么了,本来吃得好端端的苏斐突然就被呛到了。

    他猛灌了半杯水,这才把咳嗽给压了下去:“你不吃么,从开始你就吃的很慢,不合胃口?”

    “嗯,比起日式寿司,我更喜欢吃韩式的。”

    “韩式寿司,说白了就是紫菜包饭吧?”苏斐忍不住给了她一个鄙视的眼神,说:“你们这些小女生啊,平时少看韩剧吧,一个个的都被荼毒成什么样了?”

    “你一个喜欢吃日料的,哪里来的优越感批评我啊?”

    “我喜欢吃是因为我以前在日本上过学,懂么,我这叫怀念!”

    “行行行,你厉害你牛逼。”伊墨秋翻了个白眼,懒得跟这人争论,她回头叫来了老板娘,又点了一份三文鱼套餐。

    完了,她回头盯着赤褐发青年,语气坚决:“毕竟是救了我一命的人,不就请你吃饭么,请多少顿我都请得起!”

    “说得好像我吃不起饭一样。”苏斐头也不抬的回了句。

    “你一副自那晚告别之后就没再吃过饭的模样,实在很难让我信服你的话。”

    恨不得往嘴里同时塞两块寿司的家伙,怎么看都不像是吃得起饭的样子。

    “虽然这么问很失礼,但我还是忍不住想说一句,苏哥,你这几天经历了什么?”

    面对少女一脸真挚诚意的发问,苏斐差点被噎到:“”

    好不容易咽下嘴里的食物,苏斐这才慢慢道:“好歹也是救过你命的人,说话就不能稍微客气一点?”

    伊墨秋眨了眨眼,重新酝酿组织了一下语言,她说:“请问,苏哥你这几天经历了什么痛苦磨难,憋在心里不好受吧,说出来让我开心一下?”

    “”

    看着露出一双生无可恋的死鱼眼的青年,伊墨秋终是忍不住笑了出来:“好啦,不闹你了,我开玩笑的!”

    就喜欢看卫生巾露出一种“我是谁我在哪我为什么要坐在这里听她瞎逼逼”的崩溃模样,怎么说呢,这跟他身上原有的气质截然相反。

    大概,我的隐藏属性是s吧。伊墨秋这般想道。

    两人吃完喝完,伊墨秋照常就结账,老板娘说到做到,真的给了优惠。

    “下次再来哈,那个小红毛是你的男朋友吗?虽然发色有点奇怪,但你们年轻人嘛,总喜欢追求时髦!他长得又高又帅,你们俩挺般配的!”

    “不,我们不是那种关系。”伊墨秋面无表情地接过零钱,转身就走。

    我哪里跟卫生巾般配了啊,明明就是有年龄差距和代沟的两代人啊!我还很年轻啊,而卫生巾已经是个浑身上下散发着老年人气息的大叔了!

    两人并肩走出料理店,突然,苏斐抬手拍了一下伊墨秋的后脑勺,在她猛地转头怒瞪他时,他把手缩了回去,说:

    “啊,我刚才看到你后脑勺有一只苍蝇,替你把它赶走了。”

    “你当我傻啊,我会信你?”伊墨秋用手捂住被拍痛的后脑勺,一脸不爽:“你干嘛打我啊,好歹也是刚请你大吃了一顿的人,就不能对我抱有感恩之心么?”

    “对着你这张脸还真是生不出半分感恩之心啊。”苏斐默默吐槽。

    “”

    伊墨秋觉得自己养了只白眼狼,果然,人都是贪得无厌的。

    她有些不满,走着走着就停下了脚步,闷声说:“请你吃了两顿饭,恩情差不多也算还完了,对吧?”

    既然这样,以后就不用再联系了吧。

    苏斐脚步一顿,回头看了她一眼,表情有些讶然,但他没有开口说什么。

    “既然这样,我们就别”伊墨秋的话没说完,就被苏斐接下来的动作给打断了!

    只见原本距离伊墨秋有一米左右的苏斐,不知为何突然跨了上来,他一把抓住了少女的手腕,用力将她往另一边拽去!

    几乎是同一时刻,伊墨秋被强行移动的轨迹上出现了一把寒光森森的匕首。

    歹徒见袭击被避开了,毫不气馁地再次朝伊墨秋扑了过去!

    “啊!”伊墨秋发现了持刀刺向自己的歹徒,她吓得脸色霎然一变,下意识就尖叫了起来:

    “救命啊啊啊!”

    苏斐拽着伊墨秋险险避开了第二次袭击,他身形敏捷矫健,可不代表身边柔弱少女也同样敏锐。

    没有多余思考时间,苏斐就打破了这种被动的局面,他将伊墨秋护在身后,飞起一脚踹中了歹徒的下巴。

    只听对方闷哼一声,手里的利器应声落地。

    趁这个机会,苏斐再次出踹了一脚,将地上掉落的匕首踢出去老远,让歹徒没办法捡起来使用。

    街上这一变故,瞬息万变,周围人压根就没有反应过来,等他们意识到光天化日之下,竟有持刀歹徒行凶时,场面一下子混乱了起来。

    耳边传来喊叫声,大多数人选择逃离,但还是有少数人留了下来,紧张警惕地观察着现场情况,还有胆大的已经打开手机摄像头,开始录视频了。

    “怎么回事啊,大白天的,这是要抢劫啊?”

    “卧槽歹徒竟然还持刀吓死了,刚才那个女孩子差点就被捅了!”

    “对我也看到了,就差一点,幸亏被跟她同行的伙伴拽了一把,这才避开了!”

    “城治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了这天还没黑呢,歹徒就如此嚣张?”

    歹徒趴在地上,每当他准备爬起来的时候,脑袋就会挨上一脚,疼得他直吸气。

    苏斐松开了伊墨秋的手,挪到匕首掉落的地方,弯腰将它拾了起来。

    锋利的刀子被收走了,周围人不由得松了口气,人心惶惶的气氛略有缓和。

    “谁派你来的?”苏斐低头看了眼匕首的材质构造,不是军用类,但这种程度的匕首猛地捅入少女身体,也足以要她命了。

    “不是,大叔我认识你吗?为什么要来袭击我?”伊墨秋惊魂未定,她现在一颗心还悬着,她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好好的走在大街上,怎么就碍人眼了?

    歹徒挣扎着想要撑地站起来,可还没等他双臂用力,后脑勺就被狠狠踩了下去!

    啪叽!

    歹徒的鼻梁猛地撞上冰冷坚硬的水泥地,让他有种鼻梁骨断裂的剧痛感!

    “嘶啊,我说,你下手轻一点不行么?”

    “对于上一刻还持刀行凶未遂的你,我不认为应该对你手下留情。”苏斐神情肃然冷淡,一只脚踩在歹徒的后脑勺上,他居高临下地看着眼前这个狼狈的中年男人,继续问道: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是谁派你来的?”

    “我凭什么要告诉你?”反正不管闹到多大,姓宋的那个娘们儿都会帮我摆平的,这是我们一开始就说好了的,想来她也不敢反水。

    苏斐一挑眉,不着痕迹的加重了脚下力气:“你跟姓宋的女人,是什么关系?”

    一句话,不仅让歹徒浑身一僵,更是让伊墨秋脸色大变:“什、什么?姓宋的女人?全名叫什么,别告诉我叫宋登华?”

    歹徒内心一阵惊慌失措,这个男人怎么知道宋登华的?难不成,他是白家那边的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梦色璃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绯色婚恋:爱你在对的时光  我的老婆是偶像  恶魔校草强势入住:丫头,躺好  韩娱之咖啡恋人  重生女棋神  重生之都市狂仙  明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