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放开学长让我约 第286章 你这是恩将仇报吧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286章 你这是恩将仇报吧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第286章你这是恩将仇报吧

    天生赤褐发的青年,名叫苏斐。

    “好好的小伙子,为什么要叫这种极具歧义的名字?”伊墨秋想笑又不敢,只能硬憋着。

    女生叫这种名字都尴尬,更何况是男生?

    不知道他爸妈是怎么想的,竟然会给自己儿子取一个卫生巾的谐音,真是醉了。

    苏斐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说:“我知道我的名字很怪,所以,刚才我就说了,你可以叫我。”

    “这个听起来的缩写,我说,你真的不是起名废吗?”

    大名叫卫生巾,小名叫靠,青年你的人生就是一个大写的悲剧啊!

    苏斐额上暴起了青筋,缓缓吐出一口浊气,他隐忍道:“只是一个称呼而已,不要想太多,更不要在心里骂我,谢谢。”

    “你连我在心里骂你都能看出来吗?”厉害了啊我的卫生巾!

    苏斐:信不信我揍你啊臭丫头?

    日韩料理店内,伊墨秋点了一大堆吃的,晚饭她一筷子都没动,这会儿饿成狗。

    见她吃得那么过瘾,苏斐也有些饿了,就陪她一块吃了。

    “这些是我买的,你吃了,就当你不生我的气了啊,卫生巾。”伊墨秋往嘴里塞了一块寿司,腮帮子一鼓鼓的,像极了可爱的小松鼠。

    然而此时此刻的苏斐,只想狠揍她一顿。

    “我再说一遍,不要叫我卫生巾,你小小年纪就耳背了是不是?需要我帮你疏通一下么?”

    “不要一本正经的说那么可怕的话啊,你想对我一个学生妹做什么?”伊墨秋眼疾手快的从苏斐筷子底下抢走了最后一个三文鱼寿司,美滋滋地塞进了嘴里。

    哇,果然,寿司还是要抢着吃才美味!

    田孝慧赶到料理店后,看到的就是好友正在跟一个青年争抢着碟子里最后一块鳗鱼卷的情景。

    她嘴角一抽,忍不住上前说:“墨秋,你不是说你胃疼吗,吃日料没关系的吗?”

    “听见了没有,胃不舒服的人就不要吃这么多了!”苏斐朝伊墨秋仰了仰下巴,示意她赶紧把筷子撤走。

    “之前胃不舒服没胃口,可现在有胃口了,我都饿那么久了,就不能让我吃顿好的吗?”伊墨秋寸步不让,抱着毁了这最后一个鳗鱼卷的决心,也不能让对方抢了去。

    开什么玩笑,先前在那家餐厅,鬼知道李思成那家伙是不是在饭里下了药,她怎么敢吃?

    苏斐一怔,手下筷子没有使上力气,鳗鱼卷成功被伊墨秋夹走了!

    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它塞进了嘴里,大口嚼着,一本满足:“承让!”

    苏斐:

    真是个无孔不入的家伙,麻烦死了。

    他将筷子放下,一脸漫不经心道:“你就是这么报答你的救命恩人的?”

    一句话,成功让伊墨秋噎住了:“咳咳咳!行行行,你牛逼你厉害!老板,7号桌再来一盘三文鱼寿司!”

    “外加一份鳗鱼卷,谢谢。”苏斐面无表情的补充道。

    见状,田孝慧也盘坐了下来,笑嘻嘻道:“再来两瓶清酒,一盘毛豆,麻烦了!”

    “你疯了,喝什么酒啊?”伊墨秋瞪大眼睛看着她,忍不住吐槽:“你的酒量可信么,一杯就倒吧?”

    “谁说的,我千杯不醉好吗!”田孝慧拍了拍胸脯,她偷瞄了苏斐一眼,故作不经意问道:“墨秋,这是谁啊,他说他是你的救命恩人?怎么回事啊?”

    伊墨秋就把前后经过说了一遍,田孝慧听完,一脸无奈:“所以,你是突然圣母心泛滥了是么?竟然有那份闲心去同情一个小偷?抢劫犯?”

    “哎,不提也罢。”

    今晚之后,妥妥的黑历史了,幸亏没有被权绍煦他们知道,不然啊啊啊想想都觉得头大!

    伊墨秋叹了口气,一抬头就看到对面青年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她满头问号:

    “我说,卫生巾你为什么这种表情啊,你是在嘲笑我么?”

    “说了n遍了,不要叫我卫生巾!”苏斐强忍住翻白眼的无礼举动,耐着脾气又说了句:

    “如果正确称呼我的姓名对你来说那么困难,那就请直接叫我苏哥吧。”

    “明明是你自己的名字取得奇怪,每次叫你名字都笑场,你真的不打算改名吗?”伊墨秋的眼神澄澈又认真,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

    苏斐:“拥有这么奇怪的名字的我,还真是抱!歉!了!啊!”

    听出青年言语里咬牙切齿的意味,伊墨秋也不再他名字上多做纠结了:“好嘛,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叫你苏哥好了。”

    虽然这个名字也让人头大,但总比卫生巾、靠,好太多了。

    苏斐斜瞥了她一眼,没吭声。

    很快,新要的菜肴就端上来了,他一言不发的打开了清酒给自己倒了一杯,这时,身边的田孝慧也举起杯子凑了过去:

    “那个苏哥,帮我也倒一杯吧,我也要喝!”

    跟着墨秋果然有艳遇啊,这个小哥长得好帅,声音也好苏,完全是我喜欢的类型!怎么办,主动开口要联系方式是不是太不矜持了,要不然,我让墨秋替我要吧?

    田孝慧在心里疯狂刷着弹幕,她努力掩饰着脸上的激动雀跃,催促道:“苏哥,来,我陪你喝!”

    苏斐突然就沉默了,他保持着举酒的动作,没有理会田孝慧的要求,他给自己倒完酒转头就给伊墨秋眼前的杯子斟满了:

    “好歹救了你的命,陪我喝一杯吧。”

    “”伊墨秋一脸懵逼,后知后觉:“不是,你等等!我不会喝酒,神经病啊,把杯子拿开谢谢!”

    为毛不跟孝慧喝,偏要找我喝?难道他一眼就看出来,我一杯就倒了?

    “算了,这两瓶我自己喝,你俩谁都不许沾酒。”苏斐叹了口气,默默独饮了起来。

    当然,手下夹寿司的动作却很迅速,一点都没耽误他往嘴里塞。

    就这样,苏斐一个人吃了两份三文鱼寿司,两份鳗鱼卷,外加一盘毛豆,两瓶清酒。

    “看不出来啊,你清清瘦瘦的,这么能吃。”伊墨秋结完账回来,上下打审视了苏斐一番,她嘴角上扬:

    “苏哥,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不管做什么,本职都离不开吃吧,一定是吃货没错吧?

    “准备考研。”

    “哇塞好厉害!”田孝慧作海狗式拍手,一脸欣喜:“以后功课上有不会的,可以向你请教吗,苏哥?”

    苏斐用古怪的眼神看了她一会,才道:“可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