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放开学长让我约 第274章 太便宜他了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274章 太便宜他了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第274章 太便宜他了

    这个暑假,伊墨秋过得相当惬意。

    住在白弥沢的别墅里,生活起居都有专业佣人照顾,她就差穿衣吃饭也让人帮忙了,恍惚有种穿越古代称为皇妃的即视感。

    这天晚上,伊墨秋洗完澡从浴室里走出来。

    她身上的浴衣松松垮垮的,领口大开,露出瓷白滑腻的肌肤,上面还沾着几滴水珠,在室内暖橘色的光照下,显得格外诱人。

    正在看报纸的少年听到动静抬起头来,当注意到少女正往这边走来时,他明显一怔。

    随后,白弥沢的眸色暗了暗,顺手拿起一条毛巾朝她走去。

    “又不擦头发就出来了,小心着凉。”

    “啊,就算我在里面擦了出来,你也是要再擦一遍的不是吗?”伊墨秋任由身后少年替她擦拭着湿漉漉的长发,她语气无所谓:

    “擦头发好麻烦,直接吹干不是更省事吗?”

    “那样伤头发的。”白弥沢动作很轻柔,用毛巾裹住伊墨秋的湿发收紧,松开,依次重复吸干水分。

    他几乎是将少女半圈在怀里,她的后背就抵在他胸膛上,近距离感受着她的体温,鼻息间充斥着沐浴露的香味,并不浓郁刺鼻,类似清新的青草香。

    白弥沢忍不住俯下身来,用鼻尖蹭了蹭伊墨秋的脖颈,使劲嗅着属于她身上的芬芳,磁性的小奶音透出撒娇的意味:

    “这款沐浴露的味道很好闻,也很适合你。”

    “……你是小狗吗,在记忆气味?”伊墨秋被他蹭的有些痒,不禁缩了缩脖子笑出声来:“别闹,很痒的好吗!”

    头发也不擦了,白弥沢倏然将她打横抱了起来,转身走进了卧室。

    “喂,你干嘛啊,快放我下来!”

    “别挣扎,小心掉下去。”少年动作放轻了些,但仍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伊墨秋不得不环住白弥沢的脖子,紧靠在他的怀里,她语气闷闷的:“头发还湿漉漉的呢,不帮我擦了吗?”

    “进卧室再擦。”

    “……真当我傻啊,你骗鬼呢?”

    “唔,据说新换的枕巾吸水功能很强大,今晚试一试?”

    “……”

    第二天,伊墨秋一睁开眼就觉得头疼,呵呵哒,这就是不吹干头发就睡觉的后果!

    心里有不少怨气,伊墨秋斜眼盯着还在沉睡的少年,也不管对方的睡颜是否俊美到无可挑剔,她毫不客气地抬脚就把他给踹下了床!

    咚——

    “墨秋,你没事吧?”白弥沢从地上爬起来,开口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他明显是刚睡醒,人还有些迷糊,但望向少女的目光却充满了关切与心焦:“刚才好像震了一下,墨秋,你有感觉到吗?”

    按理说,c城所处的地理位置应该不会发生地震才对的,可凡事总有意外。

    “……地震?”伊墨秋用一种古怪微妙的眼神看着他说:“并没有地震。”

    “唉,那我怎么……”

    “哦,你被我踹下去了。”少女毫不隐瞒道。

    “……”

    白弥沢沉默了,难道昨晚他表现得不够好,所以,墨秋对他很不满?

    可他昨晚……并没有做什么啊!

    等一等,难道就因为他最后什么都没做,所以墨秋才……

    目睹了呆萌少年表情微妙的变化,伊墨秋忍不住出言打断了他的脑洞:“你别瞎心思了,都怪你昨晚没让我把头发擦干,今天醒来我头疼的要爆炸了!”

    闻言,白弥沢立马流露出自责与懊恼:“对不起,都怪我不好……我去帮你拿药,吃了可以缓解疼痛的。”

    说完,他就穿上拖鞋匆匆离开了卧室。回来时,白弥沢手里多了药片和一杯温水,他紧张兮兮的凑到伊墨秋身边,说:

    “墨秋,吃药吧。”

    “……总觉得你这话是在骂我,是我的错觉么?”伊墨秋微囧,乖乖把药吃了。

    两人在房里磨蹭了一会,才下了楼。

    白沐已经将早餐准备好了,他神采奕奕道:“少爷,伊小姐,今早我们喝豆腐脑吧!”

    “哇塞,豆腐脑和炸春卷,看起来就很棒!”伊墨秋早就饿了,她兴冲冲地洗了手坐在餐桌前,盯着食物的眼睛闪闪发光。

    结果,开饭后却发生了一件很尴尬的事情。

    “……等一下,这豆腐脑怎么是甜的?”伊墨秋尝了一口,表情都木讷了:“好甜的豆腐脑啊,是我早起的姿势不对么?”

    白弥沢闻言朝她投去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随后,他转头对白沐说:“吩咐厨房,让他们准备一碗咸豆腐脑。”

    关于豆腐脑甜还是咸,甜咸党估计能打起来,不过在他看来,这没什么好掐的。

    “墨秋喜欢吃咸豆腐脑,记住了,以后这种尴尬的事就尽量避免吧。”白弥沢将伊墨秋眼前的那一碗甜豆腐脑移开,顺手给她夹了一个炸春卷,安抚道:

    “先尝尝炸春卷吧,这个应该不是甜的吧?”

    很明显,后面那句话他是在问白沐。

    白沐赶忙道:“白少、伊小姐大可放心,这个炸春卷是咸的,请放心食用!”

    大意了啊,他以为伊小姐嗜甜,没想到……她竟然对甜豆腐脑不感冒!

    吃饱喝足,伊墨秋像尸体一样瘫在沙发上,哪里也不想去。

    “墨秋,下午去逛逛街好吗?”白弥沢坐在少女旁边,他手里拿了一本厚厚的文学书,低头垂眸宠溺地望着懒成一团的某人。

    “商场里有空调,不会热的,逛一会我们就去吃冰饮,怎么样?”

    这种活动安排,基本上就是走两步,吃吃喝喝,再走两步的节奏,一点都不会累。

    “啊,这个建议听起来很不错。”伊墨秋打了个哈欠,慵懒的眯起双眼,说:“可我还是不想动弹怎么办……”

    “没关系,我不介意抱着你回房,帮你更衣,再抱着你上车。”白弥沢用一种淡然自若的口吻道。

    “……”伊墨秋的眼角一抽,她抬头娇嗔地瞪了他一眼:“你这么一本正经的耍流氓,真的合适吗?”

    “男人都是肉食系动物,永远都喂不饱。”白弥沢合上了书,缓缓起身居高临下地望着伊墨秋,他眉目柔和,说出的话却让人无法抗拒:

    “那么,你自己起来,还是让我抱你?”

    “……你赢了,我自己起!”

    如果白弥沢知道下午逛街会撞见“熟人”,那么,他一定不会带墨秋出门的。

    “呦呵,这么巧啊,这不是堂堂白家三少爷么?这么巧啊,带着你的未婚妻来逛街买衣服?”

    一个大约三十岁出头的西装男人,正用一种玩味复杂的眼神看着白弥沢,然而,当他看到站在少年身后的那抹身影现身露出正脸时,他不由得怔住了。

    少女一头鸦色长发,映衬出她亮白粉嫩的肌肤,身材娉婷曼妙,一件再普通不过的白色连衣裙穿在她身上,就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而眼前事少女的脸孔,更如画中走出的美人,那种直面而来的惊艳令人悸动,心颤不已。

    那是一种建立在清纯与妩媚之间的美,明明脸孔精致绮丽如娇艳欲滴的玫瑰,气质却清冷如秋,寡淡疏离。

    二者相辅相成,毫不矛盾,勾勒描绘出少女的独一无二。

    李思成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当了十几年哑巴的白家小少爷竟然有这样一个绝美倾城的未婚妻!

    真是……太便宜那小子了!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