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他和他的关系

    白弥沢

    这三个字对于在场人来说,像是一座永远攀登不上的高峰,又像是一道横沟断壁,阻碍了一切。

    因为有白弥沢的存在,伊墨秋似乎总与他们隔了一道屏障……从前这道屏障遮得严严实实,一丝光都不透,如今,这道屏障变得半透明了,可它仍旧存在。

    权绍煦的脸色在一瞬间变得狰狞难看了起来,他攥紧了双拳,眼神凶狠道:“呵,真是不得了啊,今晚竟然登场了你这么一个不得了的大人物?”

    “一直装哑巴装残疾人的感觉怎么样啊,演技真好啊,国家没有颁发给你劳苦奖真是太遗憾了。”郑宰允皮下肉不笑道:“有本事就一直装下去啊,半路突然反转什么的,多没意思?”

    米雪莱不止一次与白弥沢正面杠上,曾经白弥沢不言不语,她的气势都输给他一大截,更不要说是现在的白弥沢了……

    怎么说呢,眼前的少年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刀终于出鞘,仅是那一闪而过的凛冽寒光就让她一颗心发颤了。

    米雪莱气势输了,言语上却输不得:“装聋作哑博同情,白家三少真是耍得一手好心机啊!”

    相比起这三人过于激动的恶劣态度,李桓珉则保持了缄默。

    他收回了看向白弥沢的目光,转而移向了伊墨秋的脸上。

    金发少年微垂着头,不言不语,额前刘海遮住了双眼,加上周围昏暗不清的光线,他尽可能降低自我存在感。

    然而,白弥沢还是一眼就看到了李桓珉,无视了权绍煦等人的叫嚣与挑衅,他将目光投向了这位异常沉默的少年身上,用一种别来无恙的口吻道:

    “桓珉,许久没见了,最近过得还好么?”

    一句话,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走了,哪怕低垂着头,李桓珉也仍能感觉到几道猜忌狐疑的视线聚焦在他的脸上。

    ……看来今晚是逃不掉了。他苦笑了一下,硬着头皮喊了白弥沢一声,哥。

    “喂,李桓珉你的脑子是突然崩掉了么?”权绍煦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完全不敢相信刚才那一声是从李桓珉的嘴巴里发出来的,他上前一把揪住了对方的衣领,怒意汹汹道:

    “你他妈摇着尾巴叫谁呢,再给老子说一遍?”

    李桓珉任由权绍煦揪扯着自己,他本就苍白的肤色呈现出一种病态的虚弱,喉头像是被什么给堵住了,又涩又哑:

    “他……的确是我哥,我们从小就认识了。”不仅如此,白弥沢还一直是他所崇敬的学长、前辈。

    李桓珉家道涉黑,族谱复杂,加上父亲又是一个滥情之人,处处留情,导致无数或真或假的私生子冒出来。

    从小就不受重视,没有争权之心的李桓珉却屡次遭到手足迫害,有一次甚至差点丧了命!

    李桓珉的父亲不在意自己的孩子是否互相残杀,他只在意儿子实力的强弱,如果连手足相残这种戏码都挺不过,长大了也多半是个废物。

    那段时间,李桓珉几乎每天都带着伤,尚在发育的身体布满了大小不一的伤痕。

    因一次偶然的机会,李桓珉结识了比他年长一岁的白弥沢,两人在某种程度上很是相似。

    李桓珉受到白弥沢的指点,来了一次绝地大反杀。

    那次动作太大,彻底惊动了家族,也惊动了父亲。

    可是,李桓珉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甚至有不在现场的充分证据,这让想要讨伐他的一干众人无处下手,搞不好还会落得一个欺压小辈的荒唐罪名。

    也就是那一次,李桓珉在家族中稳固了地位,并让父亲记住了他。

    “哥,我一直欠你一句……对不起。”回忆完毕,李桓珉将头低垂下去,苦涩自嘲:“你吩咐拜托我的事,我没有做到……我……”

    伊墨秋入校后,白弥沢曾托他暗中保护,结果,他是保护了她没错,可他的心却……

    李桓珉对此一直心有惭愧,可两者权衡之下,他放弃了昔日里对他照顾有加的兄长、前辈,选择了伊墨秋。

    哥,对不起,比起情同手足的亲情,我更想要得到她的青睐。

    “我曾拜托你暗中保护墨秋,这一点,你做的很好。”白弥沢神情淡然,一双狭长的丹凤眼里没有丝毫负面情绪,他坦荡释然道:

    “至于你我喜欢上同一个女孩,这不是你的错。”

    李桓珉一怔,下意识抬头去看他,声音不自觉颤抖:“哥……”

    “桓珉,我从未怪过你,你也不需要内疚自责。”白弥沢眉眼柔和下来,他用了一种温和耐心的态度,一字一句道:

    “墨秋并不是我的所有物,至少,现阶段而言她还不是。”

    “嘁,不仅是现阶段,将来也不会是的!”权绍煦终于插上话了,大概搞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之后,他看向白弥沢的目光复杂微妙了许多:

    “如果因为你们同时喜欢上一个女孩就翻脸,那我只能说你这种人太狭隘阴暗了!不过,看在你刚才说的还算是人话,我勉强原谅桓珉那么称呼你了!”

    白弥沢三年级,他们二年级,李桓珉这么一叫哥,可以说直接拉低了他们的辈分,确实叫人不爽。

    不过,权绍煦再傻也看得出来,白弥沢对于李桓珉来说有着某种特殊的意义,不然,李桓珉又怎么可能无缘无故流露出那种憧憬敬仰的眼神呢?

    郑宰允眨了好几下眼,表面看起来很懵逼,但实际上他的心里正在盘算着……

    万万没想到,李桓珉竟然跟白弥沢有过一段,哦不,是这种前后辈互相关照的关系。

    两人可以为了一个女孩闹翻,也可以为了一个女孩重新联手。

    想到这里,郑宰允的眸光暗了几分。呵,看来后面不得不对李桓珉设防了,谁知道他会不会转头就把重要消息汇报给白弥沢?

    李桓珉与白弥沢之间的气氛有所缓和,伊墨秋站在一旁充当背景板,事到如今,她才终于明白——

    原来当初李桓珉是受白弥沢之托啊,啧啧,让她说什么好呢?

    这一天下来,头疼脑涨的。

    伊墨秋揉了揉太阳穴,这一动作被白弥沢看在眼里,他走过去替她轻柔按摩着,低声道:

    “乏了吧,我们回家?”

    “嗯,走吧。”伊墨秋顺从地由着少年牵手,往前走了几步,她像是想到什么一样,回头朝身后挥了挥手:

    “我走啦,大家继续玩着,拜拜!”

    直到一高一矮的身影彻底消失于视线中,权绍煦才用一种玄幻的口吻道:

    “我刚才……是幻听了么?白弥沢那个混蛋说了啥?”

    “呵呵哒,他说‘我们回家’!”米雪莱气得后槽牙都在隐隐作痛了。

    郑宰允站在最边上抱臂不发表意见,斜瞥了身边少年一眼,他忽的开口道:

    “桓珉,跟我谈一谈吧。”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商战教父  烈火青春  梦色璃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绯色婚恋:爱你在对的时光  我的老婆是偶像  恶魔校草强势入住:丫头,躺好  韩娱之咖啡恋人  重生女棋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