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学长让我约!

    第266章 这是我的责任

    一年一度的幽月校庆,白弥沢在领奖台上惊艳亮相,大放光彩,让台下无数人跌破眼镜,瞠目结舌。

    原来,传说中富可敌国、地位显赫的白家三少爷,并不是一个哑巴。

    原来,白弥沢就是本届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学生会主席。

    原来,他的外貌气质竟是如此出众卓越。

    原来……

    托白弥沢的福,幽月学院有史以来,头一次学生代表演讲发言时,台下同学们没有昏昏欲睡,而是非常给面子的瞪大了眼睛、竖起了耳朵聆听,生怕漏听了什么内容。

    众人此时此刻的心情,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

    真的是,一言难尽。

    当白弥沢的演讲结束走下台时,不少女生纷纷露出了失落的表情:

    “主席好帅,不要走!”

    “跪求主席继续站在台上,让吾等凡人继续瞻仰!”

    “嗷嗷嗷主席气质如谪仙,我先舔为敬!”

    一年级部位于领奖台的最左侧,坐在桌椅一体的座位上,伊墨秋忙着低头回复狂轰乱炸的消息,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应付周围投来的视线了。

    耳边,时不时就传来田孝慧一惊一乍的低呼声:“卧槽,万万想不到史上最神秘莫测的主席竟然是你家的……墨秋,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该说你眼光毒辣吗?”

    “……如果我知道白少就是本届学生会主席,我绝对不会屡次当他面说主席的坏话!”伊墨秋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语气生无可恋:

    “你知道现在回想起来,我有多尴尬吗?”

    “……呃,是挺尴尬的。”

    接下来是幽月学院的院长发言,看着对方挺着大肚便便笑眯眯地走上台来,伊墨秋有些坐不住了:

    “孝慧,你帮我看着点,我溜出去马上回来!”

    田孝慧一脸我都懂的表情,摆摆手示意:“快去吧,有事我给你发消息。”

    伊墨秋提前开溜,直奔学生会大楼而去,恰巧就在半途中与白弥沢相遇。

    “这不巧了么?”少女双臂环胸,摆出了“你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的审问严肃脸,她故意道:

    “学生会主席大人,能否赏个脸,跟在下单独聊聊?”

    白弥沢:……墨秋,别这样,我会坦白从宽的。

    在走廊上聊天不太方便,毕竟隔墙有耳。

    想来想去,还是学生会主席办公室最安全了。

    白弥沢随手将门关上,背对着身后少女,他微微蹙眉正在思索着应该从何说起。

    就在这时,伊墨秋却率先开了口:“抱歉,之前不知道你就是主席,结果还傻乎乎的在你面前各种吐槽……你一定很尴尬无措吧?”

    “……为什么道歉?”白弥沢有些愕然,他在脑海中模拟了上万遍类似场景,却唯独没有想过眼前这一种。

    “明明该道歉的人是我才对啊。”少年目露苦笑,他浅褐色眼眸里闪动着不知名情绪,磁性的小奶音略沙哑:

    “墨秋总是这样呢,不会主动去追究别人的过错,一旦发生了什么事,你第一个想到的是自省。”

    “唔,自省完了才有资格指责别人,不是吗?”伊墨秋搓了搓手,朝白弥沢走近了一些,她表情有些纠结:

    “我道完歉了,现在该你了。我觉得你不仅欠我一个抱歉,还欠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白弥沢替伊墨秋拉开椅子,双手搭在她的肩上半强迫的让她坐下来,他自己则站在一旁,垂眸低声道:

    “墨秋,我不想再逃避了。”

    “嗯?”

    “在遇到你之前,不管是什么事,只要是我不喜欢的、不感兴趣的,我都会排斥,甚至是用尽一切方式逃避它。我对继承家业不感兴趣,不想加入这场纷争,甚至不惜装聋作哑,从主家搬出来自立门户。”

    白弥沢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手还搭在少女的肩头上,在他想要收回时,却被对方轻轻握住了。

    “然后呢?”伊墨秋握住了他的手,她仰起头来用那双明亮澄澈的眸子看着他,似是在鼓励他继续说下去。

    白弥沢心头一软,眉目渐渐柔和放松下来,他回握住少女的手,说:

    “可是现在,我不想那么做了。有些事,不是我想逃就能逃的掉的,不管是家族上的事,还是学生会的事,我逃了,虽然会有人替我处理问题,但终归是治标不治本。”

    他早已身在其中,如果仅仅是为了自保,或是为了出淤泥而不染就推卸责任与义务,自己过得逍遥自在,未免太自私了。

    “当初我一万个不想当这个学生会主席,可是,车漠北硬是将这个重任交付于我。”

    白弥沢抿着唇,像是陷入了回忆中,他的眼神有些惘然。

    “可我却并没有把这个主席做好,所有事几乎都是别人在帮我处理,就像墨秋你吐槽的那样,什么事都不干的学生会主席,要我何用?”

    从某种角度来说,他确实辜负了车漠北的期望,没有尽到一个学生会主席应尽的责任。

    同理,他生在白家,是白运山的儿子,同样身负着不可推卸逃避的责任。

    除非,他现在就与白运山断绝父子关系,不然的话,有些东西注定要背负一辈子了。

    “现在我想通了,就对曾经做过的事愈发后悔自责。”白弥沢缓缓弯下身来,近距离与伊墨秋对视着,他狭长的丹凤眼里映透着无法言明的情绪,淡淡的,却有些莫名伤感。

    伊墨秋看愣了,等她回过神时,手已经伸了出去,轻抵在少年蹙起的眉心处。

    “别皱眉,这样容易老。”

    “墨秋,我现在无比后悔,在父亲让我二选一的时候,我没有奋起觉悟。”白弥沢倏然将少女拥入怀中,他眼帘微垂轻嗅着她恬静清幽的发香,声音微微颤抖着:

    “父亲当时的良苦用心,我竟然到现在才发觉……”

    而那时,他是勃然大怒的,因为他觉得父亲竟然拿墨秋来要挟强迫他,对方这种行为,令他深恶痛疾,失望透顶。

    可现在想想,白运山何尝不是在为他筹谋运作?

    他能逃得了一时吗?

    “呃,那个什么,其实我也不是很懂你们有钱人之间的财权斗争,怎么说呢,大概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吧?普通人家,老一辈去世,子女都会因为财产问题打得不可开交,更何况是你们这种家族豪门……”

    伊墨秋回抱住白弥沢,她将脸贴在对方胸口的位置,用心聆听着那强而有力的心跳声,没由得感到踏实。

    白弥沢身上有一种很好闻的味道,不像是香水,比那个要更淡更自然一些,闻多了容易迷醉,还会上瘾。

    “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但,我想说,最你觉得应该做的事吧。一旦当你萌发了‘这是我应该做的’这种念头,那么,就放手去做吧,不要顾虑重重,更不要给自己找各种理由和借口。”

    就像她一样,明知道报仇这条路上有多少荆棘阻碍,困难重重,可这是她应该做的,也是必须要做的事。

    所以,不管多么艰难,她都要去做。

    白弥沢没有吭声,而是倏然低下头来吻上了少女的嘴角,然后,他眼底划过一抹不满足,像是一头不知餍足的野兽,动作强硬霸道却又不失温柔地将她里里外外“吃”了个遍。

    “我可以一辈子默默无闻、不争不抢,可我忍受不了你的未婚夫是个哑巴废物。”

    改变与颠覆,不仅仅是为了心爱的姑娘,也是为了他自己。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梦色璃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绯色婚恋:爱你在对的时光  我的老婆是偶像  恶魔校草强势入住:丫头,躺好  韩娱之咖啡恋人  重生女棋神  重生之都市狂仙  明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