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放开学长让我约 第254章 你笑起来真丑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254章 你笑起来真丑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放开学长让我约!

    第254章 你笑起来真丑

    伊墨秋扔完垃圾,在教学楼附近溜达了一圈,直奔学生会而去。

    开玩笑,中午没跟白弥沢一起吃饭,对方嘴上说着不参与,其实醋意大着呢!

    再不哄就晚了!

    伊墨秋一口气冲进了办公室,门没关,办公桌的椅子上空空如也。

    “唉,人呢,去哪了?”

    伊墨秋环顾四周,发现这里的确没有人,白少出去了?

    她在沙发上坐着等了一会,白弥沢回来了。

    一见到沙发上的伊墨秋,他先是一愣,随即用淡然的口吻道:“你怎么过来了?不用陪他们吃饭聊天么?”

    啧啧,这醋意满满,酸死了。

    伊墨秋在沙发上调整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说:“我要是再不过来,怕你在醋坛子里淹死。”

    “……”少年抿了抿嘴唇,微微眯起一双狐狸眼,神情颇为不悦:“没有,我不会为这种事吃醋。”

    “是吗?”听了他的话,伊墨秋故作庆幸释然的站了起来,作势就要往外走:“那太好了,既然这样,我就先走了哈!他们都还在教室里等着我回去呢,哎呀,可黏人了……”

    白弥沢脸一黑,倏然抓住了少女的手腕,稍微用力一推,她人就跌回了沙发。

    “诶呦!”伊墨秋的后背冷不丁撞上沙发靠背,就算垫子是柔软的,也让她略感不适:“在我勉强逞什么强啊,吃醋都不承认的?”

    白弥沢没给她更多吐槽的机会,捏住伊墨秋的下巴,他俯身低头封住了她的嘴。

    一番缱绻缠绵,唇舌纠缠,白弥沢才终是松开了对怀中少女的桎梏。

    “……请控制一下你自己啊,我这几天的嘴唇都是肿的,跟香肠一样!”伊墨秋一边揉着嘴唇,一边皱眉抱怨:

    “不仅是嘴唇,还有脖子上的痕迹……”

    白弥沢低头看了她一眼,似是在寻找着她脖子上属于他留下的暧昧印记,看了半天,也没能发现什么。

    “看来印的不够深,一晚就消了。”少年的音色略沙哑。

    伊墨秋一头黑线,忍不住吐槽:“消不掉才麻烦好吗,难道你要顶着那种羞人的痕迹来上学?白弥沢,你最近的占有欲是不是太强了?”

    察觉到少女情绪上的变化,白弥沢垂下眼帘,轻声道:“对不起。”

    “算了,有点无聊,我回教室准备上课了。”伊墨秋站起身欲往外走,这时,身后人突然攥住了她的手,制止了她的行动。

    “墨秋,是不是我最近太黏你,让你感到厌烦了?”

    “不是厌烦,只是……”伊墨秋停了下来,却是没有回头:“只是觉得自己的时间精力不应该被这些事占满,我明明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在复仇计划完成之前,她每天像个恋爱中的少女和他甜甜腻腻的,怎么看都不像话吧?

    “对不起,墨秋,我……”

    “这不是你的错,不用道歉。”伊墨秋心烦意乱,稍微一用力挣脱了他的束缚,她语速飞快道:

    “是我自己沉溺于温柔乡了,差点忘了自己应该做什么。”

    说到底,还是她的觉悟不够。

    母亲被害死,真正的凶手还活得逍遥自在……伊墨秋不怕自己报不了仇,怕就怕,这种想要报仇的觉悟被时间渐渐冲垮,冲淡,最后,化为了乌有。

    那才是最可悲的事。

    “我先回去了,还有事要跟郑宰允他们商量……晚上不用等我了,今天放学我自己回家就好。”说完,伊墨秋头也不回地快步离开。

    伊墨秋匆匆下了楼,一抬头就看到权绍煦正往这边跑来,她一怔:

    “你怎么来了?”

    “可算找到你了,你瞎跑什么啊?”权绍煦长腿一跨来到少女面前,将手机递给了她,气息微喘道:

    “我找了你一大圈,本以为你跑去三年级部找那个谁了,结果你人不在!”

    伊墨秋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机,无语道:“所以,你大老远跑过来就为了给我送手机?我又不是不回去了,说了溜达一圈,现在正准备往回走了。”

    “你刚才从学生会大楼出来的对吧?”权绍煦与伊墨秋并肩往回走,他时不时就回头瞟一眼,眉头习惯性拧了起来:

    “学生会现在谁管事啊,车漠北么?”

    “……没看到车漠北前辈,哎呀,我刚才就是绕了一圈而已!”伊墨秋不想跟他继续这个话题,她语气烦郁道:

    “再说了,我去哪是我的自由吧,你家住海边的嘛,管得那么宽?”

    “是是是,我管不了你,就白弥沢那个混蛋管得了你行了吧!”权绍煦也不恼,他目不斜视地盯着前方,配合着身边人的步伐走路。

    本以为这个话题到此结束,谁知,伊墨秋突然停了下来,她低垂着头,声音压得很低:

    “谁也管不了我,包括白弥沢。”

    能管她的人已经不在了,永远不在了。

    权绍煦脚步一顿,下意识回头看着她,眼神复杂:“喂,你……”

    调整了几秒,伊墨秋重新抬起头来,朝权绍煦勾唇一笑:“傻愣着干嘛,走啊!”

    她一下子从阴郁沉闷中恢复,那双灵动漂亮的琥珀色眼眸澄澈不染,少女明明笑得一脸开怀灿烂,可权绍煦却从她的脸上读出了一种悲恸的情绪。

    那是一种渗透进骨髓里的悲怆绝望,让人浑身冰冷麻木。

    权绍煦朝她走去,抬手揉乱了少女的头发,直到给她揉搓成鸟窝头之后,他才就此作罢:

    “不想笑的时候就别笑了,丑死了!”

    “……你想死啊,我帅炸天的发型就这么被你给破坏了?受死吧你!”

    伊墨秋顶着乱糟糟的鸟窝头,开始追赶着拔脚就逃的权绍煦,她边追边骂:“混蛋,有种你别跑啊?”

    “不跑站着让你揍才是傻子吧,有种你来追我啊!”少年的语气欢脱欠揍:“追到了就让你狠揍一顿,追不到是你太废柴!”

    “你今天死定了啊啊!”

    下午有一节自习课,伊墨秋摸出手机给郑宰允发了条消息。

    很快,对方就回了,这让她怀疑某人上课一直抱着手机玩。

    伊墨秋面无表情地收起了手机,决定不再这种白痴问题上与郑宰允纠结,算了,随便他怎么称呼了。

    这周六……啊,真是期待。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电影天堂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