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放开学长让我约 第251章 你比你哥难缠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251章 你比你哥难缠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第251章你比你哥难缠

    “失踪人口”回归,伊墨秋免不了一番解释与安抚顺毛,说得口干舌燥,这才平息了众怒。

    然而,当米雪莱问是谁把她叫去学生会,一待就是一下午的时候,伊墨秋的回答却模棱两可,没有把白弥沢供出来。

    因为她觉得,被坑爹主席招来收拾烂摊子这种事挺尴尬的,还是不说了。

    毕竟,伊墨秋太了解这帮人的想法了,逮到机会肯定得把白弥沢往死里黑,一人一口唾沫星子,都能把白弥沢活活淹死。

    啊,替某个坑爹主席打了一下午杂工的白弥沢已经够惨的了,不能让他身心俱疲。

    抱着这种想法的伊墨秋,守口如瓶,随便胡扯了一句,就把米雪莱给唬弄过去了。

    可是,李桓珉脸上的表情却是若有所思,显然,他没米雪莱那么好骗。

    学生会的事情,他还是很清楚的。

    难道说

    心里迅速闪过一种可能,这让李桓珉眼底涌现出几分不敢置信。

    不,不会的,那个人应该不会出现在学生会的,毕竟,像这种权力越大,责任越重的事物,那人一向是敬敏不谢。

    “好了,今天就这样哈,我先走了!”伊墨秋收拾好东西,朝众人摇摇手,快步离开了校门。

    留下身后一群后宫嫔妃,哦不,是学长n学姐们眼巴巴地挥手告别。

    “不甘心,一整个下午都没有见到墨秋好生气啊,学生会的了不起哦?”米雪莱含泪轻咬着手帕,一脸忿恨不平:

    “我也要申请入学生会,不,我要竞争下一届的学生会主席!”

    “哇,那你很厉害啊!”郑宰允走到她身边,语气惊奇中透出一丝微嘲:

    “幽月学院历史上还没有出现过女性学生会主席呢,虽然不该存在性别歧视,但我想,就算有女生能担当主席,那人也绝不可能是你。”

    “姓郑的,你是不是想打架?”

    “抱歉,我不跟废物打架。”郑宰允淡淡瞥了米雪莱一眼,绕过她继续前行,态度相当恶劣。

    米雪莱当场炸毛,上前几步一把抓住了郑宰允的手腕,阻止他的行动。

    “喂,你骂谁是废物?”她双眼迸发出熊熊怒火,怒斥道:“像你这种恶心的两面派、笑面虎真的会发自真心的喜欢一个人么?我很怀疑你一直赖在墨秋身边的真实目的,该不会只是一时无聊,想玩一玩吧?”

    郑宰允连头都没回,声音骤然冷了几度:“放手。”

    “你让我放我就放啊,我偏不!”

    “竟然敢质疑我,你个废物东西又有什么资格站在墨秋的身边,并且还存了那样肮脏龌龊的心思?之前你们兄妹搞的小动作,真以为我不知道么?”

    郑宰允转过身来,居高临下地盯着米雪莱,他脸上完全失去了笑意,这让他本就正气凛然的清隽脸孔显得冷厉而凝重。

    “你以为你哥为什么会接二连三的被麻烦缠上,甩都甩不掉?我已经严重警告过米恩泽了不准乱来了,呵,现在看来,你们兄妹之中最难缠最执着的那个人是你啊,倒是小瞧你了?”

    米雪莱的脸色霎然一变,苍白了不少,她不由得向后退了半步,瞳眸里满是惊诧与错愕:

    “你、你原来一直都是你在背后搞鬼?”

    从去年年末开始,米恩泽就开始犯烂桃花,当时她还取笑过他太倒霉来着。

    但因为缠上来的女人一次比一次麻烦有来头,米恩泽几乎没有空闲的精力帮她攻略喜欢的女生。

    久而久之,米雪莱也就不指望自己的哥哥了。

    谁想到,这一切竟然是人为的?

    眼瞅着这两个人矛盾激化,有愈来愈严重的趋势,想要打圆场的田孝慧被一旁的权绍煦及时阻止了。

    哎呀,他就怕这两人打不起来呢,吵啊,吵得越凶越好!

    权绍煦秉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态度,在一边不停煽风点火:

    “有什么事不能心平气和地打一架解决呢?嘴炮有什么用啊,动手啊,我知道学院附近有一条小巷子很隐蔽,你俩去约战吧!”

    结果,原本还水火不容、一触即发的郑宰允、米雪莱二人,却突然将矛头齐刷刷指向了权绍煦,两人几乎异口同声:

    “约你麻痹,滚!”

    “”

    权绍煦:你们他妈气死爷了。

    火锅店,独立包厢内,服务员在礼貌地敲了门后走了进来,开始上菜。

    “菜齐了,请三位慢用。”

    “啊啊啊先涮肉,不要都倒进去,用筷子夹起来放锅里涮熟了直接吃!”白沐脱下了西装外套,撸起袖子,一副今晚我主场的架势:

    “涮了肉,再往里面放牛肚、毛肚、百叶等等,菜最后再放!”

    白弥沢抬头看了眼对面已经迫不及待站起来的中老年人,他浅褐色的眼眸里泛着不知名的情绪,语气淡淡:

    “你干脆下锅捞吧。”

    哪有一吃火锅就站起来的道理,不成体统。

    闻言,白沐表情有些羞赧,似乎意识到自己太放肆了,他又慢吞吞坐了回去:“抱歉,因为忌口太久没有吃火锅了,一时激动”

    “都是自己人,站起来涮火锅又怎样?”伊墨秋不以为然,她看了眼身边少年,有些不悦地撇了撇嘴说:

    “是不是我站起来涮,也要被你批评指责?”

    白弥沢一怔,随即反应过来道:“你想吃什么,我都替你夹,站起来涮太累了。”

    白沐:

    少爷,你这么双标狗真的好吗,我的心很痛!

    接下来,就是伊墨秋和白沐这两个吃货的欢脱时光了。

    甩开腮帮子吃,一眨眼,三盘肉就被两人消灭得干干净净。

    这期间,两人还吃完了牛肚、毛肚、百叶等各一盘,总觉得意犹未尽。

    “白爷爷,这家店的牛肉真好吃,对不对?”伊墨秋放下筷子,对着白沐露出一个吃货般的憨厚笑容:

    “不如,我们再点一盘吧?”

    白沐也露出了肯德基爷爷般的慈祥笑容:“正合我意!另外,伊小姐您不觉得涮黄喉也很好吃吗?”

    “那就”伊墨秋故意拖长了腔调,然后,她把脸转向身边的白弥沢,眨着一双灵动明灿的杏仁眼,半耍赖般撒娇道:

    “白少,我们可以再点几盘荤菜吗?”

    少年没吭声,而是把手自然地放在了伊墨秋的肚子上,他满脸无奈:“我不怕你吃胖,就怕你饭后不消化,胃疼。”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