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不怕把我宠坏?

    一个小时后,伊墨秋才从伊宅走了出来,见到她的身影,白沐立马下车迎了上去:

    “伊小姐,你可算出来了,再不出来我真要忍不住报警了!”

    伊墨秋对白沐微微一笑,语气柔和道:“让白爷爷担心了,我进去找了一些东西,确认了一些事。”

    白沐目光下垂,在伊墨秋手里攥着的文件上停留了几秒,他眉头微微一皱:“这个难道是……”

    “虽然之前我也很笃定,可没有证据在手,总觉得自己的行为欠缺说服力。可现在好了,动机和证据都有了,也可以实施下一步行动了。”

    伊墨秋晃了晃手中的档案袋,她唇边笑容淡了几分,转身钻进了车里。

    “墨秋,你还好么?”白弥沢用担忧的目光望着少女,视线从头到脚掠了一遍,最后,他盯着她有些擦伤的右手,沉声道:

    “你受伤了,谁干的?”

    俊美少年周身气场一变,不再慵懒华贵,而是有些冰冷凛冽,他像是苏醒的凶兽,露出锋利的獠牙,只等主人一声令下,飞扑过去咬断猎物的脖子。

    直勾勾盯着白弥沢看了一会,伊墨秋忽的笑了,她伸手轻轻抚摩着少年的脑袋,说:

    “如果我说,手上的擦伤是因为揍人揍得太嗨,你会怎么想?”

    白弥沢眨了眨眼,神情不变道:“下次揍人之前,记得戴手套。”

    “噗,这么纵容我啊,不怕把我宠坏?”

    少年轻摇了摇头,他望向伊墨秋的眼神颇具深意:宠坏了更好,这样你就是我一个人的了,谁也抢不走。

    伊墨秋渐渐收敛了脸上的笑意,她的眸色依旧明亮,却没有往日那般澄澈,或许是车内光线原因,她眼底有些暗沉。

    “接下来送我去幽月吧,我先前递交了转学申请,现在,要把它拿回来。”

    原本,伊墨秋是想带着母亲逃离这里的,两个人相依为命,过着不富裕但也不至于贫穷的平淡生活。

    可上天似乎不想轻易放过她,每时每刻都在提醒她,仇人有多狠毒可恶。

    “不用特地跑一趟。”白弥沢轻轻握住了伊墨秋的手,沉声道:“那份转学申请已经作废了。”

    “嗯?”伊墨秋有些没明白眼前人说的话,她微微睁大眼睛:“你的意思是?”

    “我家少爷在学生会可是有着超高魅力的啊!”白沐一上车就抢先回答:“区区一份转学申请,作废还不全凭伊小姐一句话?”

    更何况,按照自家少爷的脾气,也不可能真的放任伊小姐转校。

    “是吗,那更好了。”伊墨秋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学校方面解决了,剩下的就是……

    “送我回家吧,我要收拾东西,今晚就搬回伊宅。”

    “啊?”白沐愣住了,他满脸震惊与诧异:“不是,伊小姐您不是刚从伊家解放出来么,怎么又要跑回去……”

    话说到一半,白沐就接收到自家少爷投来的警告眼神,他立马噤了声,不再多言。

    “我不想再逃避了,从前的我畏手畏脚、忍气吞声是因为我有想要保护的人,可现在,我已经失去了所有。”

    搭在车座上的手徒然攥紧,少女白皙近乎透明的肤色凸显出青筋,她咬牙切齿道:

    “做错了事,就要有被逼着道歉的心理准备,同样,杀了人,也要做好被复仇索命的觉悟!”

    从现在起,她伊墨秋不会再逃避了,她就是要与伊青岚共读同一所学校,哪怕学费昂贵高的吓人,这笔钱她要让伊砷掏,且掏的心服口服;

    她就是要与那个恶心的一家三口同住屋檐下,不再是以旁观局外人的身份,这一次,她要取代伊青岚,成为伊砷心目中的小公主,集宠爱于一身;

    她要当着伊砷的面,狠狠撕开宋登华贪婪虚伪的面具,从伊家夺回她应得的一切!

    “过程会很艰辛,甚至会让你感到痛不欲生。”白弥沢垂下眼帘,感受到少女掌心间传来的冰凉,他下意识握得更紧:

    “即使是这样,你也不后悔么?”

    “不后悔。”伊墨秋反握住他的手,她抬眸直勾勾盯着白弥沢近乎完美的俊容,声音压低了几分:

    “我之前说过了,阿沢,不要妨碍我。”

    她又叫了那个亲昵的称呼,白弥沢一时有些恍惚。好像在那件事发生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听到她这么称呼自己了。

    心中苦涩一圈圈**开来,最终,白弥沢勾勾唇,说:“不仅不会妨碍你,我还会向你提供最大的帮助。”

    “……你不用这样,事实上,你根本不知道我接下来会做些什么。”伊墨秋自嘲一笑:“如果你知道了,恐怕就不会这样说了。”

    白弥沢倏然凑近了伊墨秋,在她充满惊愕的注视下,他附在她耳畔边轻轻说了一句话:

    当晚,伊宅灯火通明,宋登华的书房被闯入一事,几个佣人商量后决定隐瞒下来。

    不得不说,性格大变的伊墨秋对她们而言,还是很有威慑力的,就像是突然入了邪教的魔女,疯癫嗜血,阴晴不定。

    庆幸的是,宋登华当晚回来后,并没有进入书房。

    她整个人沉浸在一种愉悦自得的状态,甚至从地下室取了一瓶红酒,坐在沙发客厅细细品味着,时不时就从喉咙里发出诡异的笑声,自言自语。

    伊青岚将自己反锁在卧室,慢吞吞地整理着先前被伊墨秋翻乱的抽屉。

    当看到日记本时,她神色有几分慌张,不知道伊墨秋有没有偷看她的日记……

    算了,反正伊墨秋跟她本来就势不两立,就算偷看了日记,也不过是更加讨厌怨恨她罢了。

    伊青岚今天挨了一顿胖揍,身上还是很疼的,她呲牙咧嘴地躺回床上,双手盖住了酸涩的眼睛。

    大约三天前,她偶然间偷听到母亲在通话,得知了冷霜琬即将面临的悲惨命运。

    伊青岚当时有过一丝动摇,她想着,如果把这件事透给伊墨秋,她们之间的恩怨,是不是可以一笔勾销?

    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就被伊青岚否决了。

    ……冷霜琬的死活,关我屁事?

    为了一个冷霜琬而主动与母亲作对,伊青岚觉得这笔账太不划算了。

    就让冷霜琬那个女人去死吧!

    可当今天伊青岚面对怒不可遏的伊墨秋时,她又开始后悔了……

    如果当时、当时她将消息透给了伊墨秋,冷霜琬的死是不是就可以避免了?

    伊青岚陷入了无限矛盾之中,她一方面觉得不可以忤逆母亲,另一方面,她又觉得内疚自责,仿佛杀害冷霜琬的人是她自己一样。

    更让伊青岚感到害怕的是,今天伊墨秋的一番话。

    她说,她要复仇。(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梦色璃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绯色婚恋:爱你在对的时光  我的老婆是偶像  恶魔校草强势入住:丫头,躺好  韩娱之咖啡恋人  重生女棋神  重生之都市狂仙  明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