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在你眼里我这么肤浅

    清晨,一丝阳光从窗帘缝隙里透了进来,伊墨秋醒了。

    她像是小婴儿一般缩在少年怀里,枕着对方的一条手臂,一宿无梦,睡得格外香甜。

    伊墨秋伸出手指,轻轻描绘着白弥沢俊美的容颜,熟睡中的他,比平日多了一种乖萌,让人忍不住想要逗弄逗弄他。

    当指尖沿着挺直的鼻梁向下,停留在上唇时,原本闭着眼睛的少年嚯地睁开了双眼,他目光温柔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少女,音色沙哑:

    “早上好,昨晚睡得好吗?”

    伊墨秋拿脸亲昵地蹭了蹭他的胸口,半开玩笑半撒娇道:“有你这个人形抱枕,我睡得特别好!”

    感受到柔软滑腻的触感贴了上来,白弥沢的表情略微僵硬,他默默将伊墨秋搭在自己身上的腿放了回去,小声道:

    “我去给你煮粥,你再躺一会吧。”

    说完,白弥沢掀开被子下了床,快步离开了卧室。

    目送着某个落荒而逃的少年,伊墨秋唇边不禁泛起了笑容,然而很快,她像是想到了什么,笑容渐渐淡去了。

    她倚着床头,直勾勾盯着天花板,表情从茫然彷徨转为认真与坚决。

    曾经无心计较,尝试放开一切去接受积极生活的伊墨秋,已经死了。

    死于那场车祸,死于母亲的离去,死于天真与愚蠢。

    从今天起,她不要再做一个善良的人了。

    她要从那些人手里夺走属于她和母亲的一切!

    至于那些口口声声说喜欢她的人……如果不介意被利用的话,就来做她复仇的踏板吧!

    昨晚是白弥沢第一次下厨,虽然只是一碗再简单不过的白粥,他也熬得胆战心惊,生怕一不小心把厨房炸掉。

    在几个佣人的监督之下,白弥沢总算搞定了,他松了口气,端着白粥返回了卧室。

    路过走廊时,白沐正背对着他做伸展扩胸运动。

    听到动静,白沐回过头去,对白弥沢说:“少爷,伊小姐虽然精神受了很大刺激,但你也不能顿顿给她吃白粥吧?”

    白弥沢:……

    可是,其他的菜,我不会做怎么办?

    一眼就看穿白弥沢内心正在纠结苦恼什么,白沐不由得露出关爱智障儿童的眼神,语重心长道:

    “少爷,你重金聘请的厨师厨艺精湛一流,哪怕伊小姐突然提出来想吃满汉全席也没有问题。”

    更何况,此时此刻的墨秋,可能压根就没有心情吃什么大餐。

    “那……”白弥沢垂下头去,一时间有些无措:“我去问问墨秋想吃什么。”

    见白弥沢的举止有些反常,白沐脑子一抽,张口就道:“少爷,你不会是昨晚对伊小姐做了什么坏事,导致你今天不敢面对她吧?”

    白弥沢:……

    管家,你这么耿直是会被扣工资的。

    再说,昨晚他也没有对墨秋做什么……过分的坏事,咳咳,浅尝辄止罢了。

    回到卧室,伊墨秋还倚着床头,手里多了一本书。

    白弥沢看到书的封面,知道这是他放在桌上还未来得及收好的一本书,内容过于晦涩难懂,对于部分人来说,可能有些枯燥。

    “这本书是不是很无聊,我让白沐去帮你找几本言情小说看吧?”

    余光看到少年靠近了床边,在听到他的话后,伊墨秋嘴角一抽,忍不住反驳:“喂,我在你眼里就是那种只爱看言情小说的肤浅之人吗?”

    虽然这本书的内容确实让她大骂一声这都什么破玩意儿,可被白弥沢如此直白的戳穿,她还是感到羞恼的!

    白弥沢微微一怔,神情犹豫道:“唔,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

    “只是我的确像是只爱看言情小说的人,是吧?”伊墨秋朝白弥沢翻了个大白眼,她忿然地合上书,把头扭去另一边:

    “你脸上的表情太明显了,嘁,好吧,这本书确实看不进去。”

    这让她想在某人面前装逼都装不了,敢情他平时都在看这么高深难懂的书啊?

    厉害了我的沢!

    “早上想吃什么呢?白沐说,不能一直让你喝白粥,所以,想问问你有什么想吃的?”

    白弥沢缓缓蹲下身来,他像是某只巨型忠犬般守护在床边,目光专注深情地望着皱眉苦恼早上吃什么的少女。

    思索了一阵,伊墨秋歪了歪头,说:“我想喝皮蛋瘦肉粥,再来两个素馅饼就更好了。”

    “好,我让他们去准备。”

    很快,伊墨秋就坐在长方形餐桌前,吃到了香喷喷、热乎乎的早餐。

    她捧着碗喝了一口粥,唔啊,味道真好!

    白沐赶忙将餐具摆在伊墨秋的面前,他不敢冒然说一些安慰的话刺激她,只能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热情道:

    “素馅饼强力推荐啊,皮薄酥脆,我可以一口气吃五个!”

    “噗,白爷爷好厉害!”伊墨秋用筷子夹起一个素馅饼,放进了白弥沢的餐盘里,她朝他眨了眨眼睛,说:

    “看在你昨晚表现良好的份上,第一个素馅饼给你吃。”

    白沐:“……”

    白弥沢:“咳咳!”

    伊墨秋一句玩笑话,让两个人手忙脚乱、狼狈无措,尤其是白弥沢,他一张白皙的脸蓦然涨红,这种可疑的绯色迅速蔓延,连带着他的耳垂都变红了,几乎可以滴出血来。

    在白沐一种“想不到少爷你是这种人”的注视下,白弥沢强忍住逃跑的冲动,佯装淡定地吃起了素馅饼,试图将这一茬揭过去。

    然而,白沐显然不肯就这么轻易放过他。

    “少爷,等下我会吩咐厨房,让他们今晚准备牛鞭汤,给你补补身子。”

    “咳咳咳!”白弥沢险先被活活呛死。

    警方效率很高,早餐之后,伊墨秋就被通知前往警局,肇事司机被逮住了。

    伊墨秋与白弥沢、白沐三人赶过去的时候,肇事司机已经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他承认是自己开着卡车撞死了冷霜琬,并且畏罪潜逃。

    当伊墨秋双目猩红,扑过去揪住对方领子大声质问为什么要这样做时,肇事者一脸无所谓的回答:

    “我喜欢她很久了,可她一直不搭理我,于是我就对她怀恨在心……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她弄死!”

    “放屁!我妈刚刚出院,我从未在医院见过你,从何而来的‘喜欢已久’?说,是不是有人在背后指使你的?”

    “哈,你以为这是在拍电视剧吗?还有人在背后指使我?小姑娘,我知道你妈妈死了对你打击很大,但你也不能就此患上妄想症吧?”

    一个女警察上前将伊墨秋与肇事者分开,她按住了少女剧烈颤抖的肩膀,语气无奈道:

    “请你冷静!我理解你失去亲人的痛苦,但这里是警局,请你不要试图挑战人民警察的底线。”

    伊墨秋被禁锢的死死的,她眼睛因极度的愤怒与悲愤而再次泛红,大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倔强的不肯滑落下来。

    “我不知道像你这种人天生冷血还是反社会人格,你轻描淡写一笔揭过了你杀死我母亲的事实,你神色淡然依旧,脸上毫无悔过内疚……你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都不怕遭天谴的么?”

    凶手耸耸肩,他还是一脸无动于衷:“随你怎么说咯,就算我得不到她的喜爱,至少,她死在了我的手里!”

    “你个畜生!”

    见伊墨秋的情绪再度激动,隐隐有不受控制的迹象,白弥沢赶忙将她揽入怀中,他抬头朝白沐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即会意。

    白沐找到这里领头的,两人走到角落里低声谈了几句。也不知道白沐跟那人说了什么,再回来的时候,对方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经过我们彻底调查,发现凶手李某大约在三天前开始跟踪死者,我们在凶手的住所里发现了许多偷拍的照片,证明他是个跟踪狂的事实。”

    这也就对应了凶手的话,他就是因为被死者拒绝由爱生恨,心理扭曲,甚至以亲手杀害了死者而感到窃喜与满足。

    典型的反社会型人格。

    证据就摆在眼前,看着桌上十几张不同角度、不同地点、时间的偷拍照片,伊墨秋像是一下子失去了所有言语,她目光涣散,眼神黯淡无光。

    所以,并不存在什么幕后真凶,母亲的死,归根究底就因为这个变态跟踪狂?

    事到如今,就算她不想相信,也不得不信。

    离开警局的时候,伊墨秋的身子突然直直向后栽去!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也幸亏白弥沢的反应迅猛而敏捷,及时搂住了伊墨秋的腰,这才免去她轰然倒地的糟糕局面。

    “墨秋,墨秋?”白弥沢一颗心被提到了嗓子眼,他伸手轻摇着怀中少女,眼神担忧又心疼。

    “伊小姐遭受的打击太大了,哎,她还这么年轻,本该是对着课本犯愁整天想着怎么出去玩的美好年纪,却偏偏要饱受这种灾难……”

    白沐在一旁连连叹气,他眉头紧皱,脸上的皱纹仿佛一瞬间加深了不少。

    “少爷,送伊小姐回去休息吧,让她好好睡上一觉。”

    白弥沢揪心不已,他胡乱点点头,将伊墨秋打横抱了起来,她的身子很轻,轻到不会给他任何压力的程度。

    太瘦了啊……大风一吹就被刮跑了,要把她喂胖才行。

    嗯,先胖个十几斤吧,不管多沉,他都抱得动她的。

    返回的途中,昏迷的伊墨秋醒了过来,她睁开眼后的第一句话就是:

    “这一切实在太过蹊跷荒谬了,我要亲自去证实。”少女表情异常严肃,语气认真道:

    “送我去伊家。”(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梦色璃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绯色婚恋:爱你在对的时光  我的老婆是偶像  恶魔校草强势入住:丫头,躺好  韩娱之咖啡恋人  重生女棋神  重生之都市狂仙  明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