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你还有我

    冷霜琬的手术非常成功,留院观察了一周左右,医生说可以出院回家休养了。

    出院这天,冷霜琬坐在床沿边看着忙里忙外的伊墨秋,她眉头微蹙,犹豫不决道:

    “墨秋……出了院,我们去哪?”

    她们已经没有家,无处可去了。

    墨秋可以住在伊家,可她呢,是万万去不得的。

    “妈,不要担心,我早就做好充足准备了!”伊墨秋回头朝冷霜琬微微一笑,她满脸得意:

    “我从很早之前就开始关注租房价了,不过c城的房价一直都很高,租不起太贵的……”

    说到这里,伊墨秋垂下头去,不想让冷霜琬看到自己脸上的窘迫:“但、但是,妈妈您放心,以后我会努力挣大钱,让您住上大一点的房子的!”

    冷霜琬眼眶蓦地一下红了,她含泪望着自己的女儿,轻轻嗯了一声:

    “不是大房子也不要紧,只要墨秋你陪在我身边,不管住在哪里都好。”

    “妈妈……”

    伊墨秋忍不住扑进冷霜琬怀里,小声啜泣了起来:“从今天开始,我就不用回那个家住了,妈妈,我们可以像之前那样,相互依偎、陪伴了!”

    “学校那边,你打算怎么办?”冷霜琬抬手摸了摸女儿的头,她忧心忡忡:“如果可以,妈妈不希望你转校……”

    “可是,幽月的学费太贵了,一般家庭根本负担不起。”

    “学费的事情,请伊小姐不要担心。”病房里倏然响起第三个人的声音,吓了母女俩一大跳。

    伊墨秋赶忙抬起头来,发现白沐就站在门口一脸慈祥笑容,她忍不住道:“白爷爷,您怎么来了……”

    “今天是伊女士出院的重要日子,白少有要事在身无法前来,我代替他接你们出院。”

    白沐朝冷霜琬微微额首示意,他穿着打扮与言行举止,尽显优秀管家的专业素养。

    “司机就在外面等候,我们随时可以出发。”

    说完,白沐就退出了病房,留出时间给母女俩说悄悄话。

    “墨秋啊,你的那个未婚夫……”冷霜琬说到一半,似乎有些难以启口,她蹙眉凝望着伊墨秋,重重叹了口气。

    墨秋年纪还这么小,平白无故多出一个未婚夫,这一切都是因她而起。

    “墨秋,都怪妈妈不好,让你受了不少委屈吧……”

    “妈。”伊墨秋低声打断了冷霜琬的话,她低垂着脑袋,声音闷闷的:“妈,白少对我很好的,非常非常好,好到让我以为……我可以跟他有进一步发展的。”

    闻言,冷霜琬眼底划过一抹惊愕:“墨秋,你……”

    “可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让我明白,我跟他终究不是同一个世界。之所以想要转校,也是因为,幽月学院里的很多人,他们所处的世界与我的世界,相差太大了。”

    当朋友或许可以,可一旦踏出去那一步,她就觉得心里别扭。

    因受家庭教育的影响,伊墨秋内心有一块不小的阴影,虽然她表面看起来与平常人没什么不同,可那块被藏起来的区域,还是影响了她。

    偶尔会产生自卑心理,偶然会羡慕嫉妒那些家庭幸福的同龄人,偶尔,还会想要把自己藏起来,谁也不见。

    “想要转校,一方面是学费的问题,另一方面,则是我自己的问题。”

    伊墨秋把头埋得很低,她努力不让眼泪往下掉,可声音还是染上了一丝哭腔:

    “其实,挺舍不得的……可,我自己知道的,像我这种人,平平淡淡就很好了,又怎么会轰轰烈烈,过得那么幸福美满呢?”

    “墨秋!”

    冷霜琬心里一紧,她下意识攥紧了女儿冰凉的手,不满道:“你怎么能这样说自己呢?幸福是要你自己去争取的,你还这么小,为什么对生活充满了绝望?”

    “大概是因为……”一直低垂着脑袋的少女,忽然把头抬了起来,她琥珀色瞳眸里噙满了泪水,晶莹又模糊:

    “大概是因为,小时候过的太苦了,已经失去追求幸福的勇气了吧。”

    她不敢指望有多幸福,最起码,不要险阻重重了。

    这番话,像是迎面给了冷霜琬一个巴掌,打得她措手不及。

    “所以……墨秋啊,你是在怪妈妈,对吗?怪我当年太软弱,没有反抗挣扎,让你从小生活在阴影里,失去了追求幸福的勇气?”

    冷霜琬眼底涌出错愕与不敢置信,她的声音都在颤抖:“墨秋啊,当年妈妈是受害者,你爸爸他……”

    “伊砷就是个人渣!”伊墨秋打断了冷霜琬的话,她语气冷漠又坚定:“可是,直到现在,你还爱那个人渣!”

    “我……”

    “这才是问题所在!”伊墨秋挣脱了冷霜琬的手,她站了起来,视线低垂:

    “妈,我不怪当年你做出的选择,我只是恨你不争气!做不到斩断情根,又做不到憎恨伤害你的人!”

    “墨秋,别、别再说了……”

    “住院的时候,伊砷没少来找过你吧?为什么不赶他走,为什么还允许他一次又一次出现在你的面前?究竟是你赶不走他,还是你打心底也欢喜期待着他的出现?”

    伊墨秋暗暗攥紧了双拳,她咬牙切齿道:“妈,您现在的所作所为,跟当年的宋登华又有什么区别?啊,最大的区别就是,伊砷不会为了你,跟宋登华离婚吧!”

    啪!

    伊墨秋挨了一耳光,她的脸被打偏过去,脸颊处一片火辣,并迅速红肿了起来。

    “够了,不要再说下去了!”冷霜琬泫然泪泣,她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沉声道:

    “你先出去,让我自己待一会。”

    伊墨秋头也不回地出了病房,并随手将门带上。一抬头,发现白沐就站在不远处,正皱眉一脸关切地看着她,欲言又止。

    “白爷爷,我没事的,您不用担心。”

    “伊女士的身子还很虚弱,这时候说实话刺激她,是不是不太合适?”白沐在外面听到了母女俩的争吵,虽然内容听不全,但也能大概猜到。

    换位思考,他完全理解伊墨秋为何委屈,又为何愤怒。

    “我妈妈很执拗,说白了,她就是个窝里横。”伊墨秋伸手摸了摸被打痛的脸,苦笑了一下:

    “如果她能拿出对我的气势来对付宋登华,当年也就不至于被欺负到家门上。”

    白沐手机响了,他比了个抱歉的手势,走到另一头接电话。

    几分钟后,白沐回来了,低声道:“伊小姐,白少忙完了,他人一会亲自过来。”

    “好。”伊墨秋心烦意乱,她摸出手机输入了一串地址拿给白沐,说:“白爷爷,如果可以的话,等下能不能麻烦您把我妈送回家?”

    白沐一脸了然:“当然没问题,请伊小姐放心!”

    冷霜琬住院的东西很少,收拾完,连一个旅行包都装不满。

    白沐负责将冷霜琬送回母女俩暂时的住处,而伊墨秋则留在医院,等着白弥沢。

    大约一刻钟左右,一辆白色宾利停靠在医院门口。

    伊墨秋看见了迅速迎了上去,在白弥沢刚下车的瞬间,就张开双臂抱住了他。

    被猝不及防地抱了个满怀,俊美少年是既欣喜又懵逼:“墨秋?”

    “让我抱一会好吗?”伊墨秋将脸埋入白弥沢的胸前,隔着薄薄的衣料,她隐约能感受到对方的温热与强而有力的心跳声。

    鼻息间萦绕着一股淡淡的好闻气息,伊墨秋的唇紧贴了上去,随着她吸气与吐气,白弥沢的胸口明显有了炙热湿潮的触感。

    他心中微动,几乎是下意识地伸臂搂紧了怀中少女的腰,让彼此身体更加贴近。

    “我在。”白弥沢的小奶音极具分辨力,沙沙的却富有磁性:“墨秋,我一直都在。”

    你并不孤单,不管发生了什么,你还有我。(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校园逍遥高手  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神仙偷菜系统  娱乐之闪耀冰山  都市玄门医王  神奇牧场  小农民的随身道田  神级美女召唤  傲娇女神,逆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