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我们尽力了

    四月天,空气渐渐变得热燥,烈阳当空,光线明耀的有些刺眼。

    下课时间,幽月学院一年级a班像往常一样,一堆人围凑在一起有说有笑,气氛融洽和谐。

    “喂,伊墨秋呢,外面有人找!”

    “墨秋今天请假啦,谁找她啊?”田孝慧扶着镜框走了出来,一脸疑惑问道。

    见状,负责传话的那人挠了挠头,说:“在外面呢,是谁你自己出去看吧!”

    田孝慧一脸狐疑,谁啊,搞得还挺神秘兮兮的……走出去一看,她眼睛登时亮了!

    “桓珉哥!”

    李桓珉闻声转过头来,看到是田孝慧之后,他礼貌地朝她微微额首,说:“墨秋呢,她不在?”

    “墨秋今天请假了,唔,貌似是她妈妈做手术。”

    “做手术?”李桓珉眉头皱了起来,他点点头,说:“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

    “不、不客气!”田孝慧心神**,她正准备继续跟李桓珉聊几句,一抬头就发现对方快步离开了。

    哎,男神心里装着我的女神,这种感觉……好复杂!

    权绍煦匆匆赶到医院时,一眼就看到伊墨秋坐在手术外的座位上,从背影看过去,她一动都没动过。

    “墨秋!”

    听到喊声,伊墨秋才僵硬地转回头去看了权绍煦一眼,随后,她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

    “权绍煦……我妈妈刚刚被推进手术室,你说,手术会成功吗?”

    “成功率很高的,放心吧,基本没什么问题!”权绍煦调整着因剧烈运动而紊乱的呼吸,一步步走向了伊墨秋。

    “喂,你脸色这么差,早上吃过饭了么?”

    伊墨秋摇摇头,说:“吃不下。”

    昨晚也没睡好,闭上眼就会出现母亲满身是血死在手术台上的画面,吓得她躲进被窝里抽噎哭泣。

    从未有过这般恐惧,好像随着时间的悄然流逝,她就会失去生命中唯一的亲人,与母亲阴阳两隔了。

    见到伊墨秋这般魂不守舍,权绍煦的心里也不好受。

    他坐在了伊墨秋身边,深邃眼眸直勾勾盯着她,眼底满是担忧与心疼。

    几乎是不受控制一样,权绍煦一把握住了伊墨秋的手,沉声道:

    “不要害怕,会没事的,阿姨会平平安安的!”

    伊墨秋担心手术失败,而权绍煦则考虑的更多。

    不管是什么手术都会存在一定风险,如果,这个风险是故意人为造成的呢?

    “墨秋,你之前是不是跟我说过,这家医院有……有白家的人?”

    少女注意力不集中,权绍煦耐着性子询问了多遍,她才后知后觉地点点头,说:“嗯,之前我跑来医院看我妈妈,有认识的值班护士在,我就可以不用登记直接跑上来。”

    这样一来,宋登华就不会发现了。

    “是么。”权绍煦暗暗松了口气,他攥紧了伊墨秋的手,说:“既然如此,你就更不用担心了。”

    “为什么?”伊墨秋呆愣愣的,很显然,她没有听明白。

    “医院有白家的势力,就算你后妈想要对你妈妈下毒手,也不会被她得逞的!”

    权绍煦倒不是相信那个死残废的能力,而是他相信白家显赫的实力背景与影响力。

    宋登华就算有那个贼心,也没那个贼胆。

    “是吗……”伊墨秋一颗动荡不安的心缓缓降落,她下意识回握住权绍煦的手,轻声道:

    “谢谢你,权绍煦。”

    先前赶来医院时,亲眼看着母亲被抬上担架车推向手术室。

    整个过程中,伊墨秋都是惊慌失措的,她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好像除了等待,什么都做不了。

    灵魂似乎出窍了,伊墨秋浑浑噩噩坐在门口等啊等。这时候,权绍煦打来电话,听到熟悉的声音,她才恍惚有了一丝意识。

    “等我妈妈手术成功,出了院,一定好好请你吃饭!”不知为什么,伊墨秋忽然觉得眼睛肿胀,鼻头泛酸。

    一个没忍住,她的眼泪就这么顺着脸颊滚落下来,吓得权绍煦头发都要竖起来了!

    他手忙脚乱的替伊墨秋擦去脸上的泪,语气急躁吞吐:“那、那个什么我去,你、你别哭啊,该死的,好端端的怎么就突然哭了……”

    伊墨秋有些难为情,她用胳膊肘将凑上来的少年推开,声音委屈巴巴:“我泪点就是很低,你不用管我,让我自己哭一会就好了!”

    “……”

    伊墨秋背过身去,不停抹眼泪,有时候,哭也是一种宣泄。

    既然她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等,那还不如边哭边等呢!

    权绍煦在一旁干着急,怎么劝都劝不住,最后,他忽然起身说了句:“你在这里等我,悠着点哭,别哭岔气晕过去!”

    伊墨秋连权绍煦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等他回来了轻拍自己的肩膀,她才扬起一张无辜委屈的小脸,眨着那双红通通的眼睛,问:

    “唉,你怎么……”

    “我刚才去超市买东西了!”权绍煦将背在身后的购物袋打开,里面装了不少纸巾,还有毛巾,各种饮料水。

    他一样样拿出来塞进伊墨秋的怀里,说:“你不是要哭吗,来,让你一次性哭个够!”

    “……”

    权绍煦递给伊墨秋一瓶运动饮料,朝她挑高了眉:“先补补水再哭,不然对身体不好!”

    你是不是个傻逼?这句话就憋在伊墨秋的嘴里,差点脱口而出。

    可她看着眼前少年一双明亮的瞳眸,再看看他脸上难以掩饰的关切与担心,最终,还是叹了口气,认命的接过水。

    长这么大,头一次听说要先补充水分再哭的!

    被权绍煦这么一搅合,伊墨秋倒是不怎么想哭了,她是哭笑不得了:

    “喂,你今天不去上课了吗?时间不早了,现在去上还来得及!”

    “已经迟到那么久了,不去了!”权绍煦拧开瓶盖,与伊墨秋共喝同一瓶水。

    他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窃喜,有种小偷得逞的感觉。

    嗯,运动饮料,喝起来真是甜……

    权绍煦陪伊墨秋坐了四五个小时,手术室的灯灭了。一个医生率先推门走了出来,声音透出疲惫:

    “请问,谁是冷霜琬女士的家属?”

    “我,我是她的女儿,医生!”伊墨秋一下子弹了起来冲过去,她一把抓住医生的胳膊,微微颤抖道:

    “医生,我妈妈她……”

    “我们已经尽力了。”医生开口就是这么一句话。

    咯噔,伊墨秋一颗心都沉了下去,就连身后的权绍煦脸色都一变,难道说……

    “手术非常成功,病人尚在昏迷,等她醒过来就可以探视了。”医生说话专业大喘气,在给伊墨秋吞下定心丸之后,他就大步流星地走了。

    留下伊墨秋一人愣在原地,她泪流满面,哭得泣不成声:“谢谢……谢谢医生,谢谢……”(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梦色璃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绯色婚恋:爱你在对的时光  我的老婆是偶像  恶魔校草强势入住:丫头,躺好  韩娱之咖啡恋人  重生女棋神  重生之都市狂仙  明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