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放开学长让我约 第一百七十五章 活在当下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一百七十五章 活在当下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第一百七十五章 活在当下

    白弥沢没有回应伊墨秋的问候,他迈步直直走向橱窗,右手轻点,选了一款巧克力蛋糕。

    “请问,客人您是要这款吗?”店长见伊墨秋傻愣在原地不动,他只能亲自招待:“这款有人预约了,如果您需要的话,只需要四十分钟左右就可以帮您再做一款!”

    少年俊美如斯,他眼神淡然中透出一丝漠然,点了点头,算作回应。

    “啊,这款蛋糕售价188元,请问您是现金支付,还是支付宝、微信转账?”

    白弥沢默默从风衣口袋里摸出钱夹,抽出两张纸币放在柜台上。

    店长接过钱准备找零,却被白弥沢伸手制止了,他摇摇头,表示自己并不需要。

    “呃,客人您的意思是……”

    “他的意思是,不必找零了,毕竟不差钱。”伊墨秋终是回过神,她迈步朝这边走来,语气诚恳道:

    “店长,这个是我认识的人……能不能请您回避一下,我有话想单独对他说。”

    “你这个丫头,能不能对店长我稍微客气尊重一点?”中年大叔颇有不满,但看在这两个年轻人之间气氛诡异,他也不再多说什么:

    “我出去溜达一圈,你记得告诉师傅赶紧把这款巧克力蛋糕做出来。”

    “好的。”

    伊墨秋从另一个房间拖出两张椅子,她抬头看着白弥沢,说:“白少请坐。”

    店里只有伊墨秋一个人,白弥沢不再沉默,他抿着唇,低声道:

    “很抱歉,这段时间一直处于失踪状态……”

    “我不想听你道歉。”伊墨秋很快打断了白弥沢的话,她目光如炬,一字一句:“我只想知道,你的选择是什么?”

    气氛压抑,胸口钝疼又堵闷,让人无形中喘不上气来。

    不知沉默了多久,白弥沢缓缓闭上了眼睛,艰难道:“……对不起。”

    虽然只有三个字,可其中包含的意思,伊墨秋还是听懂了。

    她点点头,心情没有想象中那般糟糕,似乎一切都还在她的掌控范围里:

    “我尊重你的选择,虽然,这可能会带给我一些伤害。”

    理智上接受了,可是,情感上却在疯狂叫嚣着,不断撕咬着她的坚强与理智。

    望着眼前少女眼眶蓦地泛红,晶莹泪水顺着她的脸颊不断滑落,连哭泣都变得毫无声息,白弥沢垂于身体两侧的双手,不自觉攥紧了:

    “对不起,即便是你……也无法勉强我去做我所厌恶的事。”

    “别自大了,谁勉强你了?”伊墨秋吸了吸鼻子,她飞快抹去脸上的泪,说:“本来我们之间的婚约就是一场交易嘛,不夹杂什么真情实感的,虽然后来有点假戏真做的苗头……不过,现在已经被当事人亲手掐灭了。”

    伊墨秋站了起来,因为哭泣,她的声音略沙哑,可并不懦弱:

    “白弥沢,这次是你主动放弃我的,记住了?我给了你充足的时间,也无条件尊重你做出的选择,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了。”

    “墨秋……”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玩过恋爱攻略这类型的游戏,如果你是玩家,游戏目标是攻略我的话,那么,现在你已经game over了!”

    白弥沢心脏骤然一痛,他下意识抚上胸口位置,努力用平静的语气说:“……婚约不会被取消的,哪怕是交易,我也会庇护你,直到你不再需要我为止。”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伊墨秋此时的心情五味杂陈,这好像是她早就料到的结果,但又似乎不是。

    总之,她似乎高估了自己的承受力,以为不会痛的……

    “放弃了未来,只顾着眼前,这种选择真的不会后悔吗?”沉寂了仿佛一个世纪,伊墨秋才用感叹的口吻道:

    “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会后悔的。”

    白弥沢没吭声,他转过头目光直直盯着门口方向,微蹙眉头,眼底尽是浓浓的阴郁烦忧。

    “怎么可能不后悔……”少年苦笑道:“那不是普通的未来,而是与你有关的一切。”

    如果未来没有他所喜欢的人,那么,不如活在当下。

    蛋糕做好了,白弥沢提着盒子离开了店铺。

    伊墨秋没有出门送他,从今天开始,“未婚夫”三个字对她没有半点影响力和约束力了。

    同样的,“未婚妻”对于白弥沢而言,也如形同虚设,狗屁不是了。

    就像是两条越过界的平行线重回正轨,不断延伸,再无相交的可能。

    除非……奇迹发生。

    在日记上写下最后一句感言,伊墨秋对着日记本怔怔发呆,过了一会,她忽然又将写满的这一页撕了下来,揉成团丢进了垃圾桶里。

    “……我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还用这么老土的方式记录,啊,真的是!”

    伊墨秋将脸埋入臂弯,重重叹了口气,她喃喃道:“果然……我还是有点喜欢那家伙的吧,虽然,这段恋情还没怎么发展就被活活掐死了!”

    砰砰砰!

    伊青岚在房外不客气地砸门,房里人始终没有回应,她甚至拿脚踹了:“喂,伊墨秋你别在里面装死啊,赶紧给我开门!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良久,房门才开了,伊墨秋眼睛有些红肿,她神情很冷淡:“我今天心情不好,没有耐心听你瞎逼逼!”

    “瞎、瞎逼逼?”伊青岚被她欠揍的话语激怒了,整个人像是点了火的油桶,当场就炸了:

    “卧槽,伊墨秋你是不是活腻了啊,竟然敢说我瞎逼逼?好歹我也是你姐姐,你怎么跟长辈说话的?”

    “你我谁才是真正的长辈,这种常识性的问题,还用得着我再重复吗?”伊墨秋用身体抵着门,就是不让伊青岚闯进去。

    她态度强硬又明确:“伊青岚,我跟你说过了,今天我心情不好,别惹我!”

    “你很拽啊?不想听我瞎逼逼是么,好啊,那我也懒得多管闲事!让我妈继续把怀疑的种子埋下,等着它生长开花结果的那一天,有你们母女俩好看的!”

    “你说什么?”伊墨秋心中警铃大作,她下意识左顾右看,生怕有佣人躲在小角落里偷听。

    “该死的,你不早说,赶紧给我进来!”伊墨秋一把拽住了伊青岚的手腕,强行将她人带进了屋。

    “喂,伊墨秋我警告你啊对我客气一点!别抓那么紧,你今天吃菠菜了是吧力气这么大?”

    动作迅速地将门反锁,伊墨秋一把甩掉伊青岚的手,她表情严肃又冷厉,步步逼近:

    “说,你都从宋登华那里听到什么了,她怀疑了?什么时候开始怀疑的,难道,是她派人暗地里跟踪伊砷,发现他的行踪了?”

    “你不去当地下工作者真是可惜了!”伊青岚一边揉按着被抓痛的手腕,一边口气不善道:“事情还发展到那一步,我妈现在只是怨念我爸好几天晚上没回来吃饭了,怀疑他打着应酬的幌子去外面寻欢作乐!”

    观察母亲的态度,伊青岚觉得对方应该还没怀疑到那个层面上……不然,肯定不会是那种表情了,肯定会勃然大物,疯了一样。

    “喂,伊墨秋,你就不能让你妈稍微消停点么?人还躺在医院里就那么不安分,有多大野心能不能等出了院再说啊?现在作妖,对谁都没有好处吧!”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搞得好像你在暗中帮我一样?”

    “……”伊青岚被噎了个半死,她恶狠狠道:“我帮你是因为你对我还有用处!不然的话,你以为我凭什么帮你啊?”

    伊墨秋眼珠子转了转,她忽的扬唇笑了:

    “是吗,那我们不妨做一笔交易吧!”(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