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请吃大餐

    伊墨秋本来想去医院的,可一想到母亲那种宁可被天下负也不愿负天下的牺牲精神,她就有些无力,实在是不想去。

    讲真,如果冷霜琬不是她的母亲,那她绝对要把她从头到尾喷个遍!

    什么狗屁爱情观啊,大清已经亡了,现在这个社会,怎么还有女人爱得那么卑微?

    嘴上说着不想去,可伊墨秋还是坐上直达医院的公交车,典型的:口嫌体正直。

    认识的护士刚好交接班,伊墨秋没有登记,偷偷溜了上去。

    伊墨秋以一种较为诡异的姿势趴在门上,偷听里面有没有男人说话的声音。听了半天,确定里面一片安静后,她这才把门打开,走了进去。

    “嘘,你妈妈睡着了。”金雅鑫朝伊墨秋比了个噤声的动作,她转头看着病床上的柔婉女子,用气音道:

    “刚刚睡着,估计得半小时之后才会醒。”

    伊墨秋了然的点点头,蹑手蹑脚的走到病床边,望着熟睡中的母亲容颜,她眉眼不禁柔和下来。

    母亲气色不错,红润,脸上还长肉了。

    这证明金雅鑫照顾得狠好,不愧是白家找的人,太专业了!

    伊墨秋拉住金雅鑫的手,将她带出了病房,并偷偷塞给她一个红包。

    “雅鑫姐,里面钱没多少,就是一点心意!谢谢你这么用心照顾我的妈妈,真的感激不尽!”

    金雅鑫一愣,随即赶忙把红包又塞回了伊墨秋的怀里,她连连摇头说:“墨秋,你的心意我领了,可是这不符合规矩。放心吧,接下这个差事,白管家已经付给我一大笔钱了。”

    那真的是一笔不小的数目,相当于金雅鑫好几个月的工资。

    “白管家?”伊墨秋一时半会没能反应过来:“白管家是谁?”

    “白沐不仅是三少爷的管家,还是他的亲信。”

    “啊……白爷爷啊,我说呢,原来是他。”伊墨秋现在一听到白沐的名字,就不可避免的想到了白弥沢。

    再然后,什么二选一啊被放弃啊等等诸多思绪就一个个浮了上来,成功啃噬掉她本就所剩不多的好心情。

    心情骤然失落,胸口位置空空的。

    伊墨秋从楼下便利店买了水果送上来,冷霜琬还在熟睡没醒,她不想多待,直接走了。

    其实,还是有很多话想对母亲诉说的,可,她们母女有些三观不同,即便说了,对方也不会真正懂她吧。

    ……算了,憋在心里也挺好的,憋着憋着,可能忧愁与烦恼就消失了呢?

    回家途中,权绍煦打来了电话,看着屏幕上跳跃的“最帅权少”字样,伊墨秋嘴角抽个不停,差点将手机扔出去!

    ……真晦气,上次太匆忙,忘记把备注改回去了,烦死了!

    “有事就说,没事我挂了!”

    “……吃枪药了啊,凶巴巴的?”权绍煦的声音有些不满,话里话外透出一丝委屈:“你都不打电话问问我身体怎么样了,太没良心了吧?”

    “我没良心?你再说?是谁给你熬的粥,是谁在病房陪你那么久,是谁去给你买的饭、削的苹果?不对我感激涕零就算了,还敢说我没良心?权绍煦,你是不是活腻了,还想去医院住几天?”

    “……好好好,是我的不是,都是我的错,你别生气啊!”权绍煦被伊墨秋炮轰怼到无话可说,他摸了摸鼻尖,讪讪道:

    “为了向你表示感谢,今晚我请你吃大餐,如何?”

    “我要回家了,改天吧!”

    正要挂电话,就听话筒里传来权绍煦急急忙忙的声音:“喂,等一下啊,先别忙着挂断!”

    无奈,伊墨秋只好又将手机放回耳边,她语气不耐烦:“又怎么啦?”

    “我感觉你今天心情不佳啊,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

    “……你既然听出来我情绪不高,这时候难道不应该安分守己,别再惹我上火吗?”

    权绍煦沉默了一会,才低声道:“与其让你一个人生闷气,倒不如把火发到我头上,不然你憋出病怎么办?”

    “……”

    拗不过某人,加上肚子的确饿了,回到家也未必有她的饭吃……综合以上几点,伊墨秋就答应了:

    “好啊,那晚上一起吃饭吧,你打算请我吃什么大餐?”

    “你想吃什么?不用考虑钱的问题,我什么都没有,只有钱。”

    听到这种欠扁的话语,伊墨秋暗暗攥紧了拳头,咬牙切齿道:“那就吃最贵的!我让你今晚大出血!”

    电话另一头传来少年低低的笑声,略沙哑却极具磁性。权绍煦笑了一会,忽然正色提议道:

    “墨秋,今晚你要不要考虑来我家吃饭?我妈对你印象很好,她会吩咐厨房做一大桌好菜招待你的!”

    “我也对阿姨印象很好,只可惜,对她的儿子印象不怎么样!”说完,伊墨秋面无表情地挂断了电话。

    也许是她的错觉吧,有种母子联手一起对付她的即视感……

    “怎么样,她答应了么?”

    权绍煦摇摇头,看都不看身边的汪晏,叹了口气:“她说对你印象好,对我印象差,说完就挂电话了。”

    “不着急,慢慢来吧。”汪晏端起一杯香气四溢的红茶,抿了几口,她语气幽幽道:“等白家那边取消婚约后,她就是自由身了,到时候你可以追得紧一点,千万别被别人抢了先。”

    “……搞得她就跟香饽饽似的,遭人疯抢!”权绍煦有些颓败,将手机随便一扔,整个人半躺在沙发上,他眼睛直直盯着天花板,说:

    “不过,她的确是我长这么大,见过的最特别的女生了。”

    “那是你眼光狭隘,没有眼界力。”汪晏嘴角浮起一抹嘲弄的笑,她毫不留情道:“这世上比伊墨秋优秀的姑娘数不胜数,只不过她们都没能入你眼罢了!”

    “……”

    权绍煦在试衣间里呆了一个多小时,从头到脚,尝试了各种各样的搭配。最后,他勉强选出了三种搭配方案,自己有些拿不准了,就呼叫了汪晏,让她帮忙看看。

    结果,汪晏只回了他一个字:“滚!”

    虽然不是与伊墨秋第一次“约会”了,但权绍煦还是很重视,他不允许自己出半点差错,或是不完美。

    这种纠结心理,一直持续到他见到伊墨秋,看着她一点刻意打扮过的痕迹都没有,还是穿着那一套不知道见过多少次的卫衣、运动裤……

    权绍煦才恍惚意识到,先前刻意又着重打扮的他,简直像个傻逼!

    “……你这一套行头,是要准备去参加国宴吗?”伊墨秋被眼前少年这一身过于正式的装扮惊到了,她嘴巴张得老大:

    “吃顿饭而已啊大哥,又不是去拍杂志画报,你至于吗?”

    “……”权绍煦目露懊恼,他似乎理解先前汪晏为什么让他滚了,果然,是他太夸张了。

    大意了啊!(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商战教父  烈火青春  梦色璃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绯色婚恋:爱你在对的时光  我的老婆是偶像  恶魔校草强势入住:丫头,躺好  韩娱之咖啡恋人  重生女棋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