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突然暴毙

    金扬染了个亚麻金,及腰的长发被烫了个弯,看似自然微卷的弧度,实际上时她花费了一个小时才卷出来的。

    她揉了揉干瘪的肚子,大步来到店里最舒服的沙发区,一坐下就嚷嚷道:“先去给我煮杯咖啡,再去做一份披萨!唔,我要吃至尊牛肉的,牛肉培根多放一些!”

    “好,这就去!”

    伊墨秋领了任务,她刚要转身去后厨,就被金扬给拦下了:“墨秋,你坐下歇一歇,让苏木然那小子去给我做!”

    苏木然:呵呵,我就知道老板一回来,我就成了后娘养的孩儿!

    再怎么不情愿,苏木然也没胆违抗老板的命令,于是,他乖乖去了。

    “墨秋啊,这么些天没见,怎么感觉你又瘦了一圈啊?”金扬双手托腮,她有些心疼地看着对面少女,说:

    “你脸上本来就没几两肉了,平时有好好吃饭么?”

    “我都快变成饭桶了,也不知道吃下去的饭都跑去了哪里,反正就是不长肉。”伊墨秋笑得有些傻气,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金扬,说:“老板,你今天头发烫的真好看,弧度超自然,美呆了!”

    这话真是戳中金扬的心坎上了,她风情万种的撩了一下头发,感动道:

    “终于有人看出来了,墨秋啊,你真是我的小棉袄!我早上出门之前,特意在我爸面前转了好几圈问他我的发型怎么样,结果,他愣是没发现我烫了头发,气死了!”

    两人许久没见,叽叽喳喳聊了好一会,等苏木然将咖啡端上桌的时候,金扬才突然想起来问:

    “墨秋啊,你跟你的小未婚夫处得怎么样了?”

    “还不错啊,我们”

    伊墨秋的话还未说完,苏木然就快速插话进来道:“她不仅跟她的小未婚夫处得不错,跟那群庞大的备胎男大军也处得相当好!”

    “苏木然,你想打架就直说!”伊墨秋撸起袖子,她眯着眼语气威胁道:“现在老板回来了,苏木然,我警告你还想欺负我就没那么容易了!”

    金扬一听这个,立马就恼了:“什么?我不在的这段时间,苏木然这个混小子还敢欺负你?反了他了,墨秋这次不用你出手,看我不狠狠教训他!”

    说完,金扬直接撸起袖子,对着苏木然的脑袋就是一顿拍:“臭小子,当初我走之前怎么嘱咐你的啊?你不帮我照顾墨秋就算了,还敢欺负她?”

    “哎呀老板我错了,别打了,救命啊!”

    大厅里,时不时就要传来苏木然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清洁工作准备完毕后,伊墨秋将门上营业中的牌子挂了起来。

    嗯,今天的天气不错,客人肯定很多!

    这样想着,没过多久,咖啡厅就迎来了今天第一位客人。

    “欢迎光权绍煦,你这家伙阴魂不散啊,这么早你跑来干嘛?”抬头看清楚来者何人,伊墨秋忍不住吐槽:

    “别告诉我你是来这里吃早饭的!”

    权绍煦顶着一双熊猫眼,哈欠连连的大步走了进来,他用一种理所应当的语气说:

    “真被你猜对了!我快饿死了,有什么吃的么?”

    “”

    见他精神萎靡不佳,伊墨秋也不再说什么埋汰的话,直接转身走了。

    “你去找地方坐着吧,披萨行么,店里好像有现成的!”

    刚才苏木然替老板做了披萨,后厨现在还有不少剩余的食材。

    权绍煦摆摆手,无所谓道:“什么都行吧,饿死了!”

    “你昨晚没少吃宵夜啊,不至于啊,今早饿成这样?”苏木然走了过来,将一杯刚煮好的咖啡放在桌上,他看似嫌弃的语气里夹杂着一丝关心:

    “是不是昨晚你吃太多,消化不良了?”

    有钱人家的少爷就是事儿多娇贵,哪像他啊,以前半夜街边撸串都没任何不良反应!

    “昨天胃疼了一宿,折腾到快天亮,这不,刚在家输完液就溜出来了!”权绍煦连司机都没通知,自己搭车过来的。

    闻言,苏木然不禁露出了错愕的表情,语气惊讶道:“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在家好好休息啊,跑来这里干嘛?”

    咖啡厅又不是医院,他没听过跑来咖啡厅休养身子的!

    “在家躺着也是难受,倒不如跑来这里坐着了。”权绍煦东张西望,到处寻找着令他魂牵梦萦的身影,然而,找了一圈也不见伊墨秋人。

    这让他不由得有些失落,整个人瘫在座位上。

    “你胃疼还是别吃披萨那类食物了,喝点粥什么的吧!”丢下这么一句,苏木然摇头晃脑的离开。

    进了后厨,苏木然先是清了清嗓子,引起了伊墨秋的注意后,他才道:

    “墨秋,权绍煦那家伙胃病犯了,刚在家输完液就跑过来了也不知道他发什么疯,我看他脸色挺差的,要不,你给他煮一碗粥吧?”

    生怕眼前少女拒绝,苏木然又加了一句:“万一他吃披萨再吃坏了肚子,到时候赖在咱们头上就不好了吧!”

    “权绍煦病了?”伊墨秋眼底闪过一抹讶然,她停下了手头工作,沉吟道:“胃病啊,那的确是不能吃披萨了。行,我给他煮完粥吧,为了以防万一,苏木然你去对面药店买一盒胃药回来!”

    “看不出来啊,你还挺关心那小子的?”

    这话透露出不少信息与暗示,伊墨秋愣了愣,说:

    “权绍煦不管怎么说都是我认识的人,嗯,勉强把他划分成我的朋友吧!他现在病了,人又赖在这里不走,我肯定不能不管他啊!”

    “啧啧,我总觉得你这丫头是刀子嘴豆腐心心肠太软了,不是什么好事!行行行,你就知道使唤人,我去药店买药!”

    伊墨秋端着一杯温水回了大厅,当看到桌上放置的咖啡时,她眉头一皱:“胃疼就不要喝这种东西了,乖乖喝水吧!”

    说完,她将水杯和咖啡替换,转身欲走。

    “喂!”

    权绍煦突然开口叫住了伊墨秋,于是,她停了下来:“又怎么了?”

    “所以,你这是在关心我么?”少年眉眼深邃,他眸色幽暗复杂的看着伊墨秋,声音不自觉压低:

    “虽然嘴上嫌弃的不行,但你心里还是很担心在乎我的,对不对?”

    伊墨秋神色坦然,她大大方方承认了:“没错,你突然生病了,我的确挺担忧的。”

    心,蓦地一下子被戳中,迅速柔软成一片。

    权绍煦努力忽略自己那不受控制砰砰加速跳动的心脏,他声音都在微颤:“为什么?”

    所以,你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我的,对么?

    不然的话,你也不会这么关心在乎我

    权绍煦心里想,哪怕伊墨秋对他只有一丝丝喜欢的情绪,也足以他欣喜若狂!这场病,来得太及时了!

    然而,伊墨秋的回答却是截然不同的画风:

    “我怕你突然暴毙在我打工的店里,那样一来,麻烦可就大了!”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都市玄门医王  神奇牧场  小农民的随身道田  神级美女召唤  傲娇女神,逆袭吧!  超级科技图书馆  荒岛生存法则  豪门新媳:高冷总裁进错房  惊鸿赤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