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不可以快滚

    伊墨秋一觉睡到天亮,睡眠质量超好,她整个人元气满满!

    啊,床铺和枕头被子都好舒服……比她房里的不知道舒服多少倍!

    伊墨秋恋恋不舍地将床铺收拾好,被子被她叠成了方块,靠边放置。

    等什么时候脱离了伊家的掌控,她也要跟妈妈在小城市买……呃,买不起,先租一间房,然后按照她的喜好来装饰房间!

    伸手摸了摸柔软的床铺,伊墨秋叹了口气,出了房门。

    走廊上没见到佣人的影子,从二楼转了一圈,充分欣赏参观了有钱人的奢靡生活以后,伊墨秋缓缓下了楼。

    “唉,大厅里也没人?”白爷爷也不在,阿沢也不在,大家都去哪儿了?

    伊墨秋一个人兜兜转转,见窗外阳光不错,她干脆来到了庭院。

    四边皆是矮树丛,放眼望去,最远处站着一个中年男子,正在修剪枝叶形状。

    “那个……”伊墨秋走了过去,没等她把话说完,就见中年男子把头转过来,朝她和蔼一笑。

    “早上好,昨晚睡得好吗?”

    伊墨秋一愣,误以为眼前人是专门负责花花草草的工人,她点点头,笑着回道:“睡得可香了,一晚上都没有做梦,一觉睡到大天亮!”

    自从母亲生病以来,她已经很久没有睡得这么香甜了。

    没有被浑浑噩噩的梦魇缠绕,运转不停的大脑总算给了她一丝**的机会,让她不再梦到童年最阴霾的那段记忆。

    大约是少女脸上的落寞太明显了,不经意间就牵动了人心最柔软的部位。

    白运山俊挺成熟的脸上显露出慈爱与关怀,他抬手摸了摸伊墨秋的头,说:“以后你想来,随时都可以过来住,把这里当成你自己的家!”

    “呃,谢谢大伯……”伊墨秋低下头,吐了吐舌头。

    这个大伯人真好,不过,他说的话一点都不顶用吧,又不是这座房子的主人!

    “早上想吃什么?中餐还是西餐?”白运山对伊墨秋很有好感,这么漂亮水灵的小姑娘,加上自己儿子的颜值,将来这俩人生出的宝宝该有多可爱啊?

    已然开始幻想未来当爷爷时的模样,白运山脸上的笑容愈发慈祥了:“不管想吃什么,吩咐佣人去做就行!白沐聘请的厨师手艺还是不错的,就是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

    “……谢谢大伯!”伊墨秋心里有些犯嘀咕,这个大叔看起来蛮帅的,但为什么总用一种主人口吻在说话?

    他是不是……患有妄想症啊?

    伊墨秋觉得继续待在这里没啥好事,于是,她弯腰向白运山一鞠躬:“那个……大伯,我先走啦,再见!”

    “唉,那边……阿沢来了,是来找你的吧?”白运山眼尖,一下子就注意到庭院入口处的那抹身影,于是,他抬手摇了摇,大声道:

    “阿沢,在这边!”

    听到动静,白弥沢走进了庭院,他微微一怔:“爸,您怎么来了?”

    “啥?他、他是你爸?”伊墨秋突然惊呼出声,意识到自己声音太刺耳了,她赶忙用手捂住嘴巴,眼睛瞪得溜圆,琥珀色眼仁里写满了惊恐二字。

    白弥沢点点头,说:“嗯,他是我的父亲。”

    伊墨秋:“……”

    救命啊,她刚才竟然还把人误会成照顾花草的工人,还吐槽他是否患有妄想症……疯了,真是疯了!

    伊墨秋悔得肠子都青了,好在啊,好在她只在心里腹诽,没有表达出来。

    不然的话,她跟白弥沢的婚约,大概今天就要被取消了吧?

    “墨秋这孩子非常懂礼貌,就是容易害羞,这一点,你俩真像。”白运山一脸感慨,他朝还捂着嘴巴的伊墨秋眨了眨眼,笑容温和道:

    “墨秋,其实今天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了。”

    “唉?不对啊,我明明一点印象都没有啊……大伯,我们上次在哪里见过面?”

    白运山抬头瞥了自家儿子一眼,他一脸深藏不露:“这个嘛,等下次再告诉你,记得替我保密啊!”

    “呃,好的。”伊墨秋顶着一头问号和黑线,她转而看向身旁的白弥沢,兴冲冲问道:“阿沢,早上好啊,昨晚睡得好吗?”

    白弥沢低头凝望少女那双明澈柔和的眼眸,半晌后,他才轻轻摇摇头,说:“几乎一宿没睡。”

    “为什么啊,是不是昨晚着凉了,身子不舒服吗?”伊墨秋有些急了,围着白弥沢团团转,她表情懊恼自责:“都怪我,肯定是昨晚你来接我的时候吹了寒风,今早感觉怎么样?不行的话,你也喝一碗姜汤去去寒吧!”

    白运山轻咳几声,余光扫了一眼自家儿子,他语气幽幽道:“昨晚欲求不满,所以才失眠了吧?”

    “……”

    “……”

    伊墨秋被白弥沢拽着离开了庭院,与其说是告辞离开,倒不如说是落荒而逃。

    路上,伊墨秋抿着嘴笑不停:“喂,阿沢,你该不会真的……是因为那个原因才失眠的吧?”

    感觉到手腕处的力道收紧了一些,她脸上笑容更加绷不住了:“啧啧,看来你爸没说错!”

    “墨秋,不想被我扑倒做一些这样那样的事,就不要刺激我了。”白弥沢走在前面,他头也不回道:

    “永远不要在这方面挑战男人的忍耐力底线。”

    “‘这方面’是指哪方面啊,我怎么都听不懂啊?”伊墨秋故意逗他,用一种天真疑惑的口吻道:

    “我刚才说的失眠原因,明明是指你受了风寒……怎么就忽然拐去‘这样那样的事’上面了?‘这样那样’又指的是哪样……唔!”

    未说完的话语,被少年突如其来的激吻给堵了回去。伊墨秋被推到了墙上,下巴被捏抬了起来,这让她不得不全心感受这个充满抗议与惩罚意味的吻。

    唇齿厮磨,轻咬啃噬,处于敏感状态的唇被湿热包裹**了一遍又一遍,几乎要融化溺死在这份温柔缱绻中。

    伊墨秋被吻得双腿发软,人不自觉倚靠在白弥沢的怀里,双手像是蔓藤一样环上他的脖子,她小心翼翼的用青涩又充满羞矜的方式回应。

    两人一吻天荒地老,当终于分开时,彼此的唇都肿了。

    尤其是伊墨秋的,红肿泛着水泽光亮,她满脸可疑绯色,眼眸雾气氤氲,配上她一张精致明艳的脸蛋,眸波流转,媚眼如丝。

    “肚子……有点饿了。”伊墨秋摸了摸自己干瘪的肚子,她抬起头眼巴巴地看着白弥沢,问:

    “你呢,饿不饿?”

    “我刚刚吃饱。”白弥沢勾唇笑了,眼里满是愉悦与满足。

    “……大白天的,你、你耍什么流氓?”伊墨秋羞恼不已。

    “白天不行,那晚上可以吗?”

    “……不可以,滚!”(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都市玄门医王  神奇牧场  小农民的随身道田  神级美女召唤  傲娇女神,逆袭吧!  超级科技图书馆  荒岛生存法则  豪门新媳:高冷总裁进错房  惊鸿赤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