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请您自重

    伊墨秋眼底划过一抹暗色,转瞬即逝。她抬头朝泰采妍柔柔一笑,安抚道:“好啦,时间不早了,快回去睡吧,晚安!”

    “晚安……”泰采妍满眼歉意与内疚,她踌躇了好一会,这才转身走了。

    翌日清早,天刚灰蒙蒙亮,伊墨秋就起床了。

    趁着伊砷和宋登华还没回来,她要赶紧跑路了!

    拿上手机和钱包钥匙,伊墨秋蹑手蹑脚的溜出了家门。

    一个小时后,宋登华回来了。

    当她一开门发现家里乱成猪窝时,声音都因愤怒激动的情绪而变了调——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伊青岚,你是不是又背着我在家搞派对了?臭丫头,你想死了是不是!”

    伊青岚挨了一顿胖揍,宿醉本就头疼到爆炸,加上屁股又挨了几巴掌,她整个人摇摇欲坠,快要撑不住了。

    好在宋登华看在泰采妍等人的面子上,没有继续追究昨晚派对的事。

    “家里乱成这样,佣人收拾也没那么快的……算了,今天早餐出去吃吧!”宋登华一脸糟心,房间里不止脏乱差,还散发出一股浓浓的酒味,太熏人了。

    “李婶,你去那几套换洗的衣服!你们几个孩子,先去洗漱吧,臭死了。”

    自知犯了错,五个人齐刷刷低垂着脑袋,一副深刻忏悔自省的模样。

    宋登华朝五人摆摆手,催促着他们赶紧去洗漱,忽的,她像是想起了什么:“对了,伊墨秋呢?怎么不见她人?”

    “不知道,估计一大早就出去了吧……”泰采妍耸搭着脑袋,小声回道:“昨晚墨秋的房间被霸占了,害她只能在客厅沙发凑合睡一晚。”

    肯定没有睡好吧,所以,一大早就起床出门了?

    泰采妍心里对伊墨秋愈发愧疚自责了,哎,她这个冲动说话不经大脑的脾气,什么时候可以改一改啊?

    “沙发这么大,让她睡在上面一点都不委屈吧!”宋登华的口气淡然,她一脸无所谓道:“昨晚,伊墨秋也跟你们一起喝酒了?”

    “没有。”郑宰允抢先一步回答:“昨晚只有我们五个,墨秋回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喝多了。”

    宋登华迅速抓住了重点,她眉头紧皱,很是不满:“伊墨秋那丫头啊……每天晚上都半夜才回来,真是反了她了!”

    “对啊对啊,昨天那么晚了,我都没见到伊墨秋的影子!”伊青岚抓紧一切机会,火上浇油:“不知道她又跑去哪里疯了……啧啧,妈,今天等伊墨秋回来,你一定要好好教训她!”

    “你爸呢,他昨晚没回来么?”

    “没有……”

    闻言,宋登华的眉头蹙得更紧了:“怎么回事,不回来也不给我打电话说一声,他昨晚在哪里睡的?”

    私立医院,病房。

    伊墨秋“走后门”上来,没有登记,她拎着一篮水果和一束鲜花,大清早的赶过来想要看母亲一眼。

    推开病房门,没等伊墨秋开口,她就发现房里多了一张单人床,临时搭建的那种,上面还躺着一个男人。

    伊墨秋一颗心揪了起来,回想上次在病房里看到的情形,她攥紧了双拳,悄声走近了一些,看清楚了男人的面孔。

    好一个伊砷啊,昨晚竟然是在病房里睡的?陪了妈妈一宿?

    也不知道宋登华知道这件事后,会有什么反应呢?

    “呵,真是够了。”伊墨秋轻嘲出声,她看都不看病房里正在睡觉的二人,放下东西,转身走了。

    听到关门的声响,伊砷迷迷糊糊地坐了起来,他看到地上放着的水果和鲜花,微微一怔:

    “刚才……有什么人来过了么?”

    冷霜琬早就醒了,但她一直没吭声,这会儿听见伊砷的问话,她语气淡淡的:“天亮了,你快走吧。”

    顿了顿,冷霜琬又补充了一句:“下次……不要再来了,伊先生。”

    “霜琬,我知道你心里恨我,可你现在住院了,我来看看你都不行吗?”伊砷赤脚了下床,走到病床边,他深情凝望着冷霜琬柔美的面容,轻声道:

    “至少,至少让我这样陪伴你吧,霜琬,等你手术成功之后,我们……”

    “等我手术成功后,我会跟墨秋一起离开。”冷霜琬垂下眼帘,声音疏离又冷漠:“到了那时候,请伊先生不要再阻拦我们了,谢谢。”

    “霜琬,你一定要对我这么绝情吗?”

    “我们已经离婚十多年了,伊先生,请您自重。”

    ……

    伊墨秋出了医院,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坐在公交车站里,发了一会呆。

    她怎么都想不通,为什么事到如今,母亲还对伊砷那个渣男念念不忘?

    说句不好听的,现在的母亲若是还不迷途知返,继续下去,真就成小三了!

    伊墨秋摸出手机,拨通了冷霜琬的电话,很快,对方就接听了。

    “喂,墨秋啊,你刚才来看我了对不对?”

    “是啊,只不过好像来看的不是时候,打扰你们了,对吧?”伊墨秋唇边泛起嘲弄的笑容,她换了一只手听电话,语气幽幽道:

    “这是第二次了,妈,我上回来的时候,伊砷也在……你知道自己现在做什么吗?伊砷是背着宋登华出来见你的,对吧?你这样私底下跟他见面约会,我想问,这种行为跟当年的宋登华又有什么区别呢?别告诉我,事到如今了,你才想起来要报复?”

    “不是报复,也不是走宋登华的老路,我只想在生病的这段时间,任性一次。”

    “……厉害了我的妈。”伊墨秋忍不住嗤笑出声,她眼里泛着泪光,强忍住泪崩的冲动,直接挂断了电话。

    任性真好啊,可以全然不顾身边人的感受,做自己想做的事……

    伊墨秋觉得,她就是太在乎顾及周围人的感受和想法了,所以,一直以来她都是最憋屈的一个!

    心里空空的,像是缺了一块。

    伊墨秋的手像是不受控制了一样,拨了个号码,然后,她直愣愣盯着屏幕,直到电话接通。

    “墨秋,早上好。”

    话筒里传来独特悦耳的磁性声线,带着一点小奶音,让伊墨秋不自觉就露出真切的笑容。

    “阿沢,你起床了吗?唔,那个什么,要不要跟我一起吃早餐啊?”(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商战教父  烈火青春  梦色璃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绯色婚恋:爱你在对的时光  我的老婆是偶像  恶魔校草强势入住:丫头,躺好  韩娱之咖啡恋人  重生女棋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