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放开学长让我约 第一百四十一章 收藏价值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一百四十一章 收藏价值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第一百四十一章收藏价值

    白弥沢抬手轻轻替伊墨秋抹去脸上的泪痕,他目露温柔的对她说:“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这样躁动不安,但是,墨秋,我真的很喜欢你。”

    “哦,然后呢?”伊墨秋故作淡定,但脸上还是升起了可疑的绯色,她将视线移到一旁,不敢继续盯着白弥沢,语气无所谓道:

    “反正选择权在你身上,什么时候厌倦了就解除婚约好了!”

    “选择权明明在于你啊,墨秋。”白弥沢动作轻柔地捧住伊墨秋的脸颊,强迫她正视自己,他狭长的丹凤眼里仿佛蕴藏了万千思绪,复杂难辨。

    “当我说出我喜欢你这句话的时候,选择权、决定权这些东西,就统统都在你手上了,不是么?”

    “”

    “不仅是我,还有其他人也是如此,或热情或真诚的将一颗心交到你的手上,眼巴巴地盼着你能够做出选择。我应该感到开心吗,至少,你目前的选择仍然是我。”

    虽然,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与他是未婚夫妻的关系。

    “呃,什、什么意思,什么叫其他人也是这样?”伊墨秋有些糊涂了,她傻愣愣地看着眼前俊美如斯的少年,忍不住问道:“你话里指的其他人,还有谁啊?”

    “你的追求者们。”白弥沢一挑眉,似笑非笑的眼神颇为戏谑:“按照苏木然的来说,就是你拥有一个庞大的备胎男大军。”

    伊墨秋:

    “你不要听苏木然那个混蛋胡说八道啊啊啊,没有的事好吗,白少,你相信我啊我不是那么随便的女人!”

    见伊墨秋一副快要炸毛暴走的模样,白弥沢忍不住低声笑了,他继续捧着少女的脸颊,低头快速在她柔软的唇上小啄了一下:

    “嗯,不是你随便,而是那些家伙太随便了。”

    “你、你都知道多少啊白少,你能不能先跟我透透底,让我知道你目前知道多少?”

    “不多,也就三四个吧。”

    伊墨秋头皮都要炸开了,她一脸目瞪口呆:“三、三四个?”

    哪有那么多啊,喜欢追求她的人哪有三四个那么多!

    “墨秋,你不要忘了,我也在幽月上学。虽然已经很久没去学校了,可学校里一些事,我还是有办法打听清楚的。”

    白弥沢的双手下滑,轻轻按在伊墨秋的肩膀上,他语气半开玩笑半认真:“所以,你在学校可不准乱来,不许招蜂引蝶,随便放电,知道了么?”

    “敢情你之前一直都在暗中监视我?”伊墨秋不高兴了,她一巴掌拍掉某人试图揩油的手,一脸不爽:

    “反正我问心无愧,你少诈唬我!”

    包厢内,白沐与李珂颂面面相觑,等了那么久也不见白弥沢回来。

    白沐坐不住了,他起身离开包厢,没走多远就见到了白弥沢和伊墨秋。

    “白少!”

    身后方传来白沐的叫唤,白弥沢转头看了对方一眼,他语气淡淡:“你先回去。”

    白沐:??

    是我年纪太大听力出现错觉了么,我家少爷竟然当着外人面说、说话了?!

    “白、白少,你、你已经跟伊小姐坦、坦白了吗?”因为过于激动,白沐险先咬到自己的舌头,他瞪大了眼睛,满脸不敢置信。

    白弥沢点点头,算作默认了。倒是一旁的伊墨秋有些囧,她抬手挠了挠脸颊,转过身对着白沐深深一鞠躬,说:

    “白爷爷,我们再聊一会就好,很快马上!”

    “没关系,你们想聊多久都可以”白沐还是有些恍惚,他看了看白弥沢,又定睛看了看伊墨秋,默默在心里比了个加油的手势。

    然后,白沐转身就走,回了包厢。

    “怎么了,找到白少了么?”李珂颂单手撑头,她一脸无聊道:“这顿饭还吃不吃了?烦死了,如果他人不回来了,我就先走了!”

    说着,李珂颂就要起身,结果,她却被白沐又按回了座位上。

    “李小姐,白少马上就回来,请您再耐心等一下!”

    无视了一脸焦躁的李珂颂,白沐的注意力渐渐发散,思绪飘远。

    终于勇敢坦白了么,那是不是可以证明,少爷已经认定了伊小姐?

    “过去那么久了,怎么还没回来?”餐厅一楼,米雪莱思绪不宁,她时不时就要低头看几眼手机。

    似乎是在等着某人的电话。

    “不用看了,伊墨秋根本就没有拿手机,又怎么会给你打电话?”说完,米恩泽继续慢悠悠地切着牛排,他姿态优雅翩翩,举手投足间尽显贵公子气质。

    “可是她也去了太久了啊两人该不会吵架,白少那个死哑巴把墨秋给打了吧?”

    越想越恐怖,米雪莱坐不住了,她腾地一下子站了起来,急匆匆就要上楼去寻找伊墨秋。

    然而,没等她跑出去几步,胳膊就被人拉住了:

    “你现在上去,只会暴露我们的计划。”米恩泽声音很平淡,但他话语里却夹杂了一丝嘲讽:

    “当然,如果你想要坦诚自我、不计后果,你现在就可以上去了。”

    听了这话,米雪莱一颗焦躁不安的心渐渐平复,她回头瞪了米恩泽一眼,气呼呼地回到餐桌前。

    “那现在怎么办,只能苦等了?”

    “伊墨秋肯定有很多不满要发泄,你等她发泄完了,人肯定就回来了。”米恩泽咽下嘴里的食物,抽出餐巾纸抹了抹嘴角,他笑道:

    “当然,就这么一次,不要妄想伊墨秋会真的讨厌白弥沢。两人最后肯定还是会和好的,但类似的情况多来几次,伊墨秋肯定会心寒的。”

    米雪莱抬头瞥了米恩泽几眼,她忍不住用狐疑的口吻道:“哥,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很了解墨秋?你们才见了几次面啊,感觉你话里话外都是那种对她甚是了解的感觉,超有自信啊?”

    “因为她就像是一张白纸,不论在上面滴了什么颜色,都看得一清二楚。”

    “白纸?”米雪莱歪头思忖了一会,随后她笑了:“是啊,墨秋真的就像是一张白纸,干净纯粹,让人忍不住想要彻底拥有,在上面画出属于自己的色彩”

    米恩泽轻轻放下刀叉,语气淡然随性:“伊墨秋的脸确实是精品,值得收藏把玩,但你若是想要跟她长相厮守一辈子,别说父亲那边了,我第一个反对。”

    “为什么啊?”

    “因为她只有被当成古玩收藏的价值,没有与你平起平坐的资格。”男人眸光幽冷,嘴角上翘,嘲弄意味十足。(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